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34章 不要忘記我

第234章 不要忘記我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81

裴勝男氣壞了,什麼人都有,敢拿著假學歷來矇騙。周軒也覺得很憋悶,或許有些人認為他年輕,資歷不夠好糊弄。

幸虧也沒收下什麼購物卡,金項鏈,難說都是假的。購物刷卡裡面餘額是個位數,金項鏈帶脖子上掉顏色,找誰說理去!

上課、工作、每天周軒都忙忙碌碌,為了裴勝男方便下班,補課也都在空隙時間完成。通常回到起名館時,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。

有姜靚打理店鋪生意,客戶檔案也做的有模有樣,預約的客人可以晚上來或者是周末。從早到晚的時間都被排滿,但閑暇時,依然還會心痛的想起羅雨凝。

滴滴,這天剛要回家,簡訊響了,「周軒,我是雨凝。育新街興隆賓館501室,我等你。」

這是一個新號碼,和上次羅雨凝聯繫的又不一樣。雨凝為何突然約自己出來,周軒坐立不安,回撥過去,卻是關機狀態。

上當受騙次數多了,周軒對此打了個大大的問號,難說不是白芮又打著羅雨凝的旗號設計陷害。

考慮了很久,周軒還是決定前往,只要有一成的可能性,他就要去見羅雨凝一面。

再說了,白芮要被強制戒毒,還有官司纏身,也未必敢出來惹事兒。

顧不上全身的疲勞,周軒打車立刻趕往興隆賓館,計程車司機還不太清楚這個地方,沿著擁堵狹窄的育新街找了兩遍,才終於發現一個五層舊樓,上面掛著個興隆賓館的斑駁牌子。

附近不少居民樓,屬於居民區的小型賓館。裡面光線很暗,還有些潮濕,前台一個胖乎乎大媽正在無聊地打著哈欠。來人都不需要身份證,隨便登記個名字,提前交上錢,然後領鑰匙就可以進房間了。

「開房啊?」大媽懶洋洋問。

「找人。」周軒說道。

哦,大媽抬起來的半個屁股又坐下來,乾脆不理他,繼續打瞌睡。

沒有電梯,站在樓梯口,看到兩個搞對象的小年輕相擁著走下來,時不時再膩歪著貼個面,親個嘴,好像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。

越往上走,周軒越發遲疑,羅雨凝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。

周軒摸了摸兜里的一把水果刀,來時在街邊買的,悄悄揣起來以防不測。五層樓,每層只有三個房間,501室在走廊盡頭。

謹慎的小步走過去,周軒來到501室門口,先觀看了四周環境,又從走廊正對的窗口往下看了看,直接到三樓平台。

如果有人從裡面衝出來,或許樓梯口也會有人堵住,周軒把窗戶輕輕拉開,緊急情況下,可以從這裡跳出去。

想好了退路,周軒側身敲了敲門,豎起耳朵認真傾聽。很快,裡面傳來走動的聲音,一個熟悉而又柔弱的聲音差點讓周軒落淚。

「誰啊?」

「是我,周軒。」

門被打開,露出一張消瘦的臉蛋,哭過,淚痕未乾,卻還是帶著甜甜的笑容。

「進來吧。」

窗帘都是拉著的,室內光線有點暗,一張大床,一個衛生間,非常簡陋。床上鋪著粉紅色床單,周軒猜測,這是羅雨凝從家裡帶來的。

「雨凝,怎麼?」周軒剛轉過身,看到一張揚起的小臉,還在倔強的微笑。周軒莫名心疼,猛地將可人兒拉入懷中,羅雨凝環住周軒的腰,嬌小的身軀明顯在顫抖。

一肚子話不知道從何說起,周軒心潮澎湃,只是緊緊摟住她。好久,羅雨凝才紅著臉鬆開手,低頭道:「瞧你,一身汗味兒。」

周軒難為情的撓撓頭,羅雨凝指指衛生間,「去洗個澡吧。」

好,周軒滿口答應下來,羅雨凝遞過來一套男士真絲睡衣,羞的連頭都抬不起來,「這是我給你買的,不知道合不合身。」

「你買的,我都喜歡。」

周軒心花怒放,把換下來的衣服扔在外面,被羅雨凝撿起來疊好。裡面的毛巾也是新的,馬桶上還鋪了一次性坐墊。

周軒完全放鬆下來,這是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,羅雨凝是避開了父母,特意選擇此地。在她出國之前,還能暢聊一番,內心充滿了幸福和感動。

等洗完澡,卻發現羅雨凝坐在床邊發獃,手裡還拿著一個東西,正是周軒帶來的水果刀。周軒大喊一聲別動,幾個健步上前,把水果刀搶過來,緊張的問道:「雨凝,你想幹什麼!」

羅雨凝輕笑,「看把你緊張的,剛才從你褲兜里掉出來的。你怎麼出門,還帶著這個東西啊?」

「唉,還不是被騙怕了嘛,以為是白芮故意給我設的套。」周軒嘆口氣。

白芮的事情,羅雨凝很清楚,嗔怪道:「既然懷疑是套,為何還要往裡鑽呢?」

「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,雨凝,我都想來見你。」

周軒深情道,清澈的淚水從羅雨凝臉上滑落,周軒連忙用手去擦,卻是越擦越多。張開臂膀,羅雨凝立刻撲進這個寬闊的懷抱,哽咽流淚不止。

「雨凝,我知道,這些日子你受苦了。可以跟我說說,不要什麼都憋在心裡。」周軒輕輕撫摸那頭秀髮道。

「有什麼好說的,還不是那些事兒。」羅雨凝垂下濃長的睫毛。

淚水把周軒胸前衣服都給打濕了,周軒低下頭,吻去羅雨凝臉上的淚痕,她乖巧的閉著眼睛躺在懷裡接受親密舉動。

佳人在懷,難以把持,周軒深吸一口氣,貼上嫣紅的櫻唇。

氣血上涌,周軒已經忘乎所以,兩個人雙雙倒在床上,只覺一雙小手解開了睡衣扣子,周軒迷糊糊中找到一絲理智,連忙坐起身搓著臉說道:「對不起雨凝,我不該這樣的。」

羅雨凝沒有說話,將周軒衣服兜里的手機取出關了機,又將玉臂環繞在他的脖子上。

「雨凝,不能這樣,或許以後相見無期,這樣做不負責任。」

「這麼快就下了定義了,你還是我認識的周軒嗎?」羅雨凝無限哀怨,主動貼上紅唇,喃喃道:「我要你記住我,永遠,永遠,直到等到我回來。」

「雨凝,我等你!」

簡陋房間里春光旖旎,嬌鶯婉轉,外面卻是翻了天。羅吉野聯繫不上女兒,異常的焦慮不安,又連忙撥打周軒的電話,也是關機狀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