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23章 相愛珍惜

第223章 相愛珍惜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67

不是貶低靜,而是佟苗苗實在是太突出,各方面的才華,已經到了常人難以企及的程度。

「聽說現在也有人給你做飯?」閆平川突然問道。

啊?周軒一呆,壞了,佟苗苗的事情已經暴露了,閆平川的消息來源也很廣泛。

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閆平川又說道:「上次跳樓鬧得沸沸揚揚,現在又住在一起,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都不會發生,但也要維護女孩子的名譽。」

呼,周軒鬆口氣,閆平川只知道有姜靚,還不清楚佟苗苗。

「平川,你管得也太寬了。年輕人嘛,正是談戀愛的時候,幾個像你那樣,三十多歲才開竅,一點經驗都沒有,差點成為老光棍。」靜笑道。

周軒只能佩服閆平川隱藏秘密的本事很厲害,這麼多年,媳婦居然一絲一毫都沒發覺。

靜坐下,給大家倒上啤酒,給兒子閆嘉佳倒了一杯果汁。

「我要是早早結婚了,你上哪裡找我這麼好的男人?」閆平川笑著打趣,靜翻了他一個白眼,滿眼也是甜蜜的笑意。

好心理素質,周軒暗中給閆平川打了一百分。

話已經說開,又守著未成年的兒子,吃飯期間的談話相對融洽。看著眼前這個美滿家庭,周軒讀懂了閆校長的良苦用心,言傳身教,讓他看清今天的來之不易,才知道如何選擇幸福。

但周軒固執的認為,他會和羅雨凝牽手走到最後。

靜是法學系的教授,言談舉止十分得體,而且思維縝密,看似隨和,其實三言兩語就能探到對方的底。

難為閆平川,在這樣敏銳的妻子面前,長期隱瞞了一段難以割捨的初戀。

「周軒,有沒有出國深造的打算?」靜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哦,我想起來了,你保送了碩博連讀。其實以你的才華,真應該去國外闖蕩幾年,把國外最好的一面帶回來,惠及國人。」靜認真道。

「要說歷史專業,咱們國家的教育也是名列前茅的。這需要有悠久的歷史化和獨特的人環境,當前具備條件的國家除去戰亂和歷史變遷等因素,可選的目標屈指可數。至於歐美國家的強項在於近代歷史的研究,跟周軒所學,並不對口。」閆平川分析道。

「還是晚了些,現在流行大二學期結束後出國,原校保留學籍,在國外讀大三大四,可以獲得雙學歷。另外也省了預科班等費用,經濟上也最划算。」靜說道。

「我這都大四了,而且家裡條件很普通,哪有錢去國外讀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是啊,家境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。不過,大四去國外讀的也不少,多花些錢把銜接做好就是。今年臨海大學就有一批,哦,中系也有一個,還是個女同學,申請的是英國大學。」閆平川平靜的點頭,說完看了周軒一眼。

嗡!周軒腦袋一片空白,閆平川不會說的是羅雨凝吧?

「中系?呵呵,國人去國外學中,理解起來,有時連我們也覺得很難。」靜笑道。

「中是個廣義的概念,不是說話寫字做章那麼簡單,還有對於化的研究,融合傳播很重要,各國分析視角不同嘛。再者說,以大四為跳板,還可以考取其他專業的研究生,更為方便快捷。」

哦!靜看了丈夫一眼,他可是鐵杆保皇派,極力支持本國教育事業的。靜早有打算讓兒子早早出國深造,一提這事兒,閆平川就翻臉。

「周軒哥哥,你怎麼不說話啊?」閆嘉佳歪頭問道。

「我不太懂出國的事情,沒什麼好說的。」周軒黯然道。

紅燒肉吃不下去了,飯後又簡單聊了幾句,周軒起身告辭,閆平川送他一盒綠茶。靜有夜跑鍛煉的習慣,說是要去操場跑步,一家三口順道出來送周軒。

分別時,閆平川也沒多說,只是重重拍了拍周軒肩膀,無聲勝有聲。隨後,他背著手在操場散步,眼光追隨著妻子的身影,兒子閆嘉佳則在單杠上練習引體向上。

多麼和睦平靜的一家人,在路上,周軒眼前一直浮現這幅美好的畫面。不是偽裝,而是真真正正的彼此相愛珍惜。

鬼使神差,周軒騎自行車來到羅雨凝所在小區,多看了一會兒,就引起保安警覺,從窗戶探頭出來,大聲質問:「找誰啊?」

周軒沒說話,騎車離開,出入這個小區的都是豪華轎車,自己騎著一輛自行車,能否娶走美麗的新娘?

羅雨凝或許願意,羅吉野夫婦能否同意?親人鄰居又會怎麼看待羅雨凝?給不了與她身份相符的物質生活,周軒是否又能心安?

一系列問題追問自己,周軒居然一個都答不上來,心底生出卑微和渺小。出國深造,多少大學生的夢想,周軒在歌廳遇到的安娜,是用自己的身體和良知才換來機會,而對於羅雨凝就是這麼輕而易舉。

周軒也曾下定決心,為了幸福,放下臉面去求羅吉野接受自己,但經過閆平川的一番開導,此刻卻動搖了。

承諾,有時是種枷鎖,讓雙方都痛苦。放手,或許還能留下美好的回憶。

回到起名館時,已經快夜間十二點,姜靚等著急了,給周軒打了好幾個電話,又聯繫喬三和歐強。

「軒哥,你可回來了。怎麼光有鈴音沒人接聽啊?」姜靚問道。

周軒沒說話,默默走進衛生間洗澡,姜靚偷偷拿起他的手機,設置了靜音,難怪聽不到。給歐強打過去電話:「歐強,軒哥已經回來了,你跟三哥也說聲吧。」

「我跟三哥在一起,正沿著馬路找他呢。怎樣,周軒沒受傷什麼的吧?」歐強關切道。

「沒有,就是沒大精神,可能是困了。」

「那就好,嚇死我了。」

洗完澡,周軒躺在沙發上就睡了,姜靚問了幾句他也沒答話,只好給他蓋上被子,自己也去樓上休息。

第二天早上,姜靚下樓嚇了一跳,周軒直挺挺睜著眼睛,連忙貓腰湊近看,胸口是起伏的。

「軒哥,你是剛醒,還是沒睡啊?」姜靚問道。

周軒不說話,閉上眼睛,很快發出呼嚕聲。這種狀態沒法營業了,姜靚出門掛上停業的牌子,想不通周軒到底是因何變成現在的樣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