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22章 看出了玄機

第222章 看出了玄機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524

暗中擦了把汗,周軒將事情的前因後果,以及去白芮醫院看望等經過說了個遍。閆平川從新聞里也了解更多,但還是聽得很仔細。

當然,略過了替白芮媽媽占卜畫符的事情,閆平川如果聽到這些,非得馬上把他清出家門不可。

「不是告訴過你,不要再跟白家有任何聯繫了嗎?」閆平川嗓門立刻提高了。

「平川,又上火,有沒有喝菊花枸杞茶?」帶著圍裙的靜從廚房探出頭,嗔怪道。

「就是爸,這麼吵,讓我怎麼學習?」閆嘉佳也開了條門縫。

「你們兩個啊,耳朵真靈。周軒,跟我去房。」

調高了音量,兩人來到房,閆平川還讓周軒把門給帶上了。

「是不是白家給了你什麼承諾,就忘了我的話?」閆平川黑著臉,在家還是不減高校校長的威嚴,周軒深吸一口氣,才小心解釋:「閆校長,不是那樣的,什麼好處也沒有。白雄起父子都快要恨死我,我只是,只是看白芮母親劉雲太可憐,也是想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。」

婦人之仁,周軒說完,猜測閆平川會這麼說。

「婦人之仁!」果不其然,閆平川使勁拍了下桌子,周軒一直低頭站著,像是犯了錯的小學生。

「閆校長,是我處置不當。」

「去過醫院之後,又有什麼麻煩沒有?」閆平川問道。

「這個真沒有,我向您保證!」

哼,閆平川瞪了周軒一眼,保證不如行動。「周軒,你能反思下這次問題的原因嗎?」

「是我放鬆了警惕,認為能對付白芮,另外也沒有及時處理那把假槍。」周軒想了想說道。

閆平川皺眉,這些都不是他想要聽到的,看來周軒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本質,「知道這次為何把你叫到家裡來嗎?」

周軒一愣,這跟在哪裡吃飯有什麼關係嗎?

「看來還是沒開悟。」閆平川抬下巴指指門外,「覺得我的家庭怎樣?」

「妻子賢能,兒子聰明,當然是幸福美滿家庭。」周軒脫口而出。

「所以,該放手的就要放手。」閆平川意味深長的看著周軒。

這回懂了,閆平川把一切的根源歸結在周軒的感情上,指的當然是羅雨凝。周軒不否認,認識羅雨凝之後,才加大與白芮的摩擦,但這並不是她的錯。

這麼推理的話,太過無情。

「說說你的看法吧。」閆平川又說道。

「閆校長,雨凝跟此事無關,而且當初她也是反對我跟白芮結怨,提醒過多次,就是我沒聽心裡去而已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閆平川擺擺手,「我沒說你那位品行有問題,與其花葉不相見的苦苦等待,為何非要錯過其他的風景呢?」

「您倒是看得開,不是也沒有放下裴阿姨嗎?」周軒悶聲道。

「胡鬧!」

閆平川又拍了下桌子,外面電視聲音很大,但靜還是聽到了,在門外敲了兩下進來,埋怨道:「平川,周軒是咱家的客人,這裡也不是你的辦公室,我跟兒子坐好幾個小時火車來跟你團聚,就不能開開心心吃頓飯嗎?」

「好,我注意下態度。」閆平川說道。

「周軒,飯快好了,一會兒洗洗手咱們就吃飯。」靜柔聲道。

「好的,師母。」

唉!

閆平川一聲長嘆,仰坐在座椅上,剛要說話,又提醒周軒關好門,也不想讓妻子聽去這些陳年往事。

「周軒,我跟亞茹確實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,純真美好令人懷念。如果我至今未婚的話,只要她願意,依然是我第一選擇。」閆平川感嘆道:「命運喜歡捉弄人,讓我與她重逢。」

「閆校長,其實您和裴阿姨重逢,也是因為我的存在。如果按照您恨屋及烏的說法,我也是個不祥之人。」周軒賭氣道。

「你懂什麼!我這是沒辦法,想徹底斷開,可是命運偏偏跟我開了個很大很大的玩笑!」

閆平川急了,周軒不解,他很想知道這個很大很大的玩笑到底是什麼,但閆平川欲言又止,到底沒說出來。

飯菜的香氣傳來,閆平川招呼出去吃,不用提醒,周軒也知道,飯桌上不能提及陳年往事。

「呵呵,還有紅燒肉,我最愛吃的。」周軒搓手高興道。

「別自作多情了,那是我最喜歡吃的。」閆平川開了句玩笑。

「喜好都相同,私生子傳聞不會是真的吧?」

靜突然問道,閆平川和周軒都愣住了,她卻吃吃笑起來,「瞧你們嚇得,開始我還挺生氣的,不過看周軒這麼優秀,我倒是遺憾不是真的。」

「師母,就算是真的,您也比我大不了多少。」周軒尷尬道。

「我不介意。」靜說完又笑了,「不過平川真的挺欣賞你,可惜他沒有女兒,否則肯定招你做上門女婿。」

「咳咳,快去盛飯吧。」閆平川催促道。

「不是要喝點酒嗎?」靜問道。

「哦,對了,那就去拿酒。」

閆平川一臉不自在,周軒也變得不自在,兩個人愣愣的坐在餐椅上,看著面前一桌豐盛的晚餐發獃。

「嘿嘿,你倆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?」閆嘉佳問道。

「沒大沒小,吃你的吧!」閆平川瞪了兒子一眼。

「沒筷子!」

閆嘉佳伸開小巴掌,周軒有意識的看了看,頭皮一陣陣發麻。他最近研究了手相學,這孩子的小指下方,有一道清晰的短紋,斜著指向了下方的坤宮,閆嘉佳應該還有個,姐姐!

好像能對上了,周軒斜眼兒看看閆平川,閆平川一雙筷子遞到跟前,差點戳眼睛,沒好氣道:「你也吃吧!」

嗯!周軒傻愣愣接過筷子,姜還是老的辣,他能看出來的問題,閆平川或許早就看出來了。

有些事不需要明說,大家都是聰明人,又都受過高等教育,心裡明白就是了。

至於還不知情的,日子久了也能感受到不同,慢慢也就知道了。

「想什麼呢,快吃啊!」閆平川敲敲盤子。

哦!周軒連忙夾起一塊紅燒肉,整個塞嘴裡,閆嘉佳問道:「好吃不?」

好吃!

周軒立刻點頭,閆平川也得意的說道:「靜是事業家庭兩不誤,我幾輩子修來的好福氣。」

這話是說給周軒聽的,撒手吧,還有更好的等在後面。

然而,人的緣分不是那麼簡單,如果都期待更好的,就會錯失眼前。比如靜的廚藝,在閆平川看來已經很好了,但在周軒看來,還不如佟苗苗七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