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21章 說話不算數

第221章 說話不算數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23

米飯是夾生的,周軒還是吃了兩大碗。

「軒哥,那個,我晚上留在這裡陪你吧?」姜靚試探問道。

周軒還在想著心事,姜靚的話沒入心。

「網店生意挺好的,在學校上網不方便,而且來了貨也沒地方存。」姜靚噘著嘴巴。

「好吧。」

周軒一口答應下來,姜靚喜出望外,高興的跳了起來。其實周軒也很需要有人陪著,這一階段,他始終有著強烈的孤獨感,倍感落寞,和姜靚彼此熟悉,有她在心裡也會踏實許多。

關於白芮的事情,姜靚根本沒放在心上,反正又不是周軒吃虧,白芮死了她才高興呢。她堅信一定不是周軒乾的,再說了,就算是他乾的又怎樣,跟喜歡他沒關係啊!

新一屆的學生會競選通知張貼各處,走在校園裡,周軒無限感慨,就為了這麼一個職務,牽扯出太多的風波。現在周軒已經基本退出學生會工作,而白芮行動也受到了限制,一場紛爭落幕,雙方都是得不償失。

而奇怪的是,羅雨凝一直沒來上課,有一次歐強給周軒當卧底,現羅雨凝到校了,立刻給周軒簡訊。

等周軒趕到時,羅雨凝卻又離開了,讓周軒越不安起來,回復歐強簡訊,下次早說,現影子就報告。

「周軒,放學後什麼安排?」一看是閆平川的號碼,周軒就頭大了,知道他是為了震驚臨海的失蹤案找來。

「補,補課吧。」周軒硬著頭皮找了個很牽強的理由。

「補課不是改為每天晚上九點嗎,如果提前了,那就先推掉,我找你有點事情。」閆平川強調。

「這都知道,溝通也太及時了吧。」

周軒小聲嘟囔,裴亞茹什麼都跟閆平川說,兩人私底下聯繫還是不少。兩人談論的焦點居然還是裴勝男和周軒,真不知道兩個人打的什麼算盤。

「什麼?」閆平川沒聽清。

「哦,沒什麼,閆校長,放學後我去辦公室找您。」

「不用,直接到我校區住所吧。」

等於閆平川在臨海的家,這是要長談。周軒有點遲疑,閆平川又說道:「下午我愛人也從陽過來了,她手藝不錯,就在家吃吧。」

閆平川替周軒做了決定,學生天生怕老師,就像是小雞怕老鷹。既然閆平川對裴勝男的母親很熟悉,叫上裴勝男一起也說得過去。

「裴老師,晚上請你吃飯,不知道能否賞臉?」周軒笑呵呵道。

「賞了!」裴勝男痛快答應,「去哪兒啊?」

「就在,學校附近吧。」周軒含糊道。

「附近什麼地方?」

「校內。」

「周軒,你是不是在跟我耍什麼心眼兒?說,到底怎麼回事?」

在裴勝男一再逼問之下,周軒只好招了,晚上閆平川請客,他心裡虛,想讓裴勝男一起跟著。

「不行,不行,校長又沒請我,去了看二臉,才不要!」

「說話不算數!」周軒激將。

「你罵我小人也不行。」裴勝男不上當。

「裴老師,其實我也是為你著想,閆校長跟裴阿姨那麼熟悉,再一個,你多露露臉,爭取更多的機會嘛。」

「謝謝,再見!」

嘟嘟嘟,裴勝男不地道的拜拜了,周軒仰天長嘆,還是自己去吧。

師母今天也在場,周軒先去花店選了一個鮮花禮盒,這才慢吞吞的趕往閆平川的住所。由於地址就在校區裡面,周軒又是個名人,不少人看到他都打招呼,也包括幾位校領導。

看方向,周軒這是要去校長閆平川住所。閆平川為人低調,一般的宴會邀請都不去,更何況是請人到私人住所去。

周軒是閆平川鍾愛學生,別人也只有羨慕的份兒。

看著周圍的笑臉和問候,周軒也覺得閆平川這麼做很高調,但從另外一方面講,閆平川君子坦蕩蕩,不怕別人議論。

三樓,敲了兩下,是名中年女人開的門,周軒在起名館見過一面,是閆平川的愛人,陽師範大學的教授。

帶著一副金絲眼鏡,嘴角總是帶著微笑,看上去很有氣質,可想而知,年輕的時候也是個漂亮的知識女性。

「師母好,這是送您的。」周軒把手裡的鮮花送過去。

「謝謝,這花我很喜歡,快進來吧。」

「周軒來了啊,我愛人,靜。」穿著拖鞋出來的閆平川介紹道。

人如其名,靜呵呵笑道:「見過的,難怪平川喜歡你,每次都有很大的進步。」

「師母過獎了。」周軒連忙說道。

「怎麼不介紹我啊?」

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從裡屋探出頭來,周軒一看嚇了一跳,愣在當場,男孩不悅道,「怎麼,我長得很嚇人嗎?」

「沒有,就是你長得很像,父母。」周軒含糊道。

「是啊,都說兒子隨媽媽多點,可是寶寶像爸爸像的厲害。」靜笑道。

「都這麼大了,還叫寶寶。」

「再大也是我的寶寶啊。」靜眨眨眼睛,閆平川笑了,「準備飯菜吧。」

「我知道你叫周軒,我叫閆嘉佳,今年讀初二了!」小男孩坐在周軒身邊坐了自我介紹。

閆嘉佳,聽這名字就知道母親參與的成分多一些,周軒讚許道:「不錯,落落大方,還以為你會認生。」

「什麼啊,來個客人都會問,你叫什麼啊,多大了啊,煩死了!」閆嘉佳直言道。

哦?周軒好笑道:「大家看你可愛,當然都會問這些問題。」

「那是你們大人一直把我們當孩子,小的時候總是問,你爸爸叫什麼呀,你媽媽叫什麼。周軒哥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