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20章 久違的飯菜香

第220章 久違的飯菜香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75

拿著體溫計比劃兩下,白芮臉色都嚇綠了,踩了狗尾巴似的尖叫,「媽,快報警,殺人兇手來了。」

劉雲很擔心兒子的狀況,剛剛救出來,不想他這麼激動,周軒壓壓手,示意她坐著別動,有些話,他要跟白芮聊清楚。

「白芮,是不是我做的,你心知肚明。現在,請你仔細回憶過去的細節,或許我還能幫你找到些線索。」周軒認真道。

「你當警察了?」白芮斜眼兒問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呸,那你有什麼權利問我?黃鼠狼給雞拜年,沒安好心,要殺我的就是你!不是你,也是你同夥!」白芮呸聲道。

「小芮,好好說話!」劉雲皺眉。

「你給我閉嘴!」白芮不耐煩沖母親後,劉雲居然不生氣,「好好,你說怎樣就怎樣,我管不了你了。」

「其實我這幾天也想了很多,動手的可能不是你,你沒那麼傻。但是我剛從你店裡出來,沒多久就倒霉了,你讓我怎麼想?」白芮惱恨的問道。

「那就說說你心裡想的吧。」周軒一本正經。

「真會裝。」

白芮又把經過回憶一遍,語言流暢,就像是背書,應該是家人和警方反覆詢問的結果。這些情況周軒都知道,等白芮說完,周軒又問道:「你的車被人推到了河裡,當時你在哪裡?」

「說過了,我當時已經暈了,醒來就在那個……」白芮乾嘔了兩下,說的是雞糞堆,「而且車膜是新的,就是你的人給我貼的。我原來那個是半透明,監控是能拍到大致模樣的,你不做汪洋大盜虧了。」

問了很多,白芮回答大多是不知道。

白來一趟,周軒有些失望,其實一個很關鍵的問題,他還沒有問到,如鯁在喉。等快離開時,周軒故作隨意的問道:「襲擊你的,是男,還是女的?」

「當然是……」白芮怔住了,一提到綁架者,大家想當然的都認為是男的,周軒這麼一問,倒是把白芮給問愣了,「我沒想過這個問題,當時被蒙住了頭臉,看不到,但是我的感覺,也不好說。」

「到底是男是女?」周軒又問。

「你跑題了好嗎,我他娘怎麼知道公母?反正拳頭挺厲害的,好傢夥,我總算知道什麼叫鐵拳了。」

白芮想不起來,但周軒心中已經有了答案,那就是地下車庫的背後襲擊者不是男性特徵明顯的人,所以白芮才會在判斷上遲疑。

更加證實心中猜測,九成就是佟苗苗乾的,周軒面色凝重,低著頭良久不語,連劉雲都看不下去了,「周軒,你已經儘力了。」

「胳膊肘往外拐。」白芮哼道。

「再跟我犟嘴,我就告訴你爸去!」劉雲憤憤埋怨一句,又對周軒說道:「現在給小芮看看吧,錢已經準備好了。」

劉雲拿出一個大袋子,裡面至少有十萬,白芮一聽這個卻很惱,轉過身就是不給周軒看正臉。

「憑什麼還給他錢!」

「兒子,轉過身來,讓周軒看幾分鐘就行。」劉雲商量道。

「要看就看屁股吧!」

白芮當真就撅起屁股,而劉雲好話說盡,他就是不聽。

周軒才不稀罕給他看相,人善天自佑,命運其實是掌控在自己手中,天堂有路,他非得往地獄裡跳,哪個術士也救不了他。

「阿姨,我得回去了。」周軒告辭。

「等等。」白芮在後面喊道,沖周軒招招手。

還以為他有什麼重磅消息,周軒走到病床邊,白芮壞笑著用口型說道:「我非要說,就是你害我。」

周軒微微一笑,用口型回了一句:「下次你會死在露天廁所的糞池裡。」

白芮臉色陡變,連忙拉過被子,不敢看周軒。劉雲一直把周軒送出住院大樓,一再道歉兒子的不懂事,如果有機會,還是希望再給兒子畫個平安符。

周軒沒吭聲,平安符也解決不了白芮的問題。

白芮最近挺忙的,先要住院治療,然後又要接受假槍恐嚇的懲罰,判刑不至於,但拘留是必不可少。

另外,他還要被送去戒毒,肯定要吃不少苦頭。

白芮慘到了家,神秘的綁架者似乎是替周軒出了氣,其實是多餘的,因為他一點都不感覺開心,反而心裡壓了塊巨石。

關於佟苗苗這條線索,周軒並沒有告知警方,而是深深藏在了心裡。

元宵節,周軒婉拒了喬三和歐強的邀請,一個人關在起名館裡喝悶酒,很快便喝醉了,在屋裡又唱又跳,還隨手畫了一棵小樹苗,只是在上面加了一朵雲,很大一朵雲,把樹苗遮擋住。

喝到半夜,周軒將這張畫貼在門外,喃喃道:「苗苗,如果你能看到,應該知道我的意思。住手吧,其實你也是需要保護的。」

回屋後倒頭大睡,等天亮醒來,發現那張畫不見了,至於被人揭走還是被風颳走,不知道。

富二代被綁架的新聞又逐漸被淡化,喬三那邊也很少再有消息傳來。周軒也曾在側面打聽辰爺方面的消息,喬三說是什麼動靜都沒有,辰爺還派手下送醫院一個果籃。

假期結束後,學生們返回校園,周軒迫不及待的就去找羅雨凝,卻沒有在教室外面等到她。

見到歐強,周軒連忙問道:「雨凝怎麼沒來上課?」

「是嗎?」歐強和羅雨凝是同班同學,並沒有注意這個現象,關注點不一樣,隨口道:「雨凝身體那麼弱,經常發燒感冒的,不來也很正常。」

「第一天報道就要缺席?」周軒想不明白。

「當然是巧合,周軒,你不要想太多了,雨凝成績很優異,當然不會輟學的。」

「對,她有可能躲著我,但不會不上課。」

周軒自我安慰,但心裡總是不踏實,無精打採的回到起名館,卻發現店門開著,還有飯菜的香氣,心頭一動,連忙往廚房走去,卻看到了被嗆得淚眼蒙蒙還在咳嗽的姜靚。

「靚妹,你怎麼來了?」

「我怎麼不能來?」姜靚笑嘻嘻道:「我看著有廚具,便從網上找了幾個做飯的方法,應該還不錯。等著啊,馬上上桌。」

等飯菜上桌,可以打六十分以上,但色香味距佟苗苗做的,差很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