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19章 死不悔改

第219章 死不悔改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88

「只有一個女秘書,跟了辰爺十多年,長得挺著急,看上去像是五十多歲的人。其餘的女孩子還真沒有,辰爺那人啊,不沾葷腥,幾乎是無懈可擊。」喬三說完,又提醒道:「兄弟,你要有什麼疑問,儘管來問我,可千萬別出去打聽。辰爺耳目太多了,讓他知道你在研究他,可真沒有好果子吃。」

「我知道了,三哥,就是隨口問問。」周軒說道。

喬三信誓旦旦,辰爺不近女色,只有個半老徐娘的忠心秘書兼生活助理。那麼佟苗苗的身份就更難猜測了,如果是外省其它勢力培養的,上哪裡查去!

之後警察又來找過兩次,白芮一口咬死就是周軒打擊報復,但卻提供不出任何有利證據來。

據白芮講,那天和母親劉雲逛街採購年貨,東西較多,提前到地下停車場送了一趟,就在這個時候,後面有人用黑頭套蒙住他的頭臉,塞到車裡便是一頓胖揍。

再後來的事情,便不記得了。

「警官,我能見見白芮本人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這個,原則上你還沒有完全解除嫌疑,而且,以受害者對你的態度,他也不願意見你。」警察客觀道。

「醫院肯定還有你們的特殊保護,白芮身邊也會有專人看護。如果方便的話,可以和劉雲女士溝通下。」周軒誠懇道:「或許,通過我跟白芮的詳談,能出現新的轉機。」

來的警察碰頭商量了下,他們也希望案件有所突破,很快便答應了周軒的要求。警方拿白芮也很無奈,這個時候就該配合多提供線索,他倒好,翻來覆去就一句話,都是周軒害的。

而有利證據證明,周軒才是第一受害人,找茬的是白芮,後來,周軒還承受了輿論的重壓。

第二天,劉雲便打來了電話,「周軒,現在有時間嗎?」

「我現在有空。」周軒道。

「那太好了,我讓司機去接你,到醫院來一趟吧。」劉雲哽咽道:「這孩子魔怔了,聽不進去話。我想給讓你給他看看相,看小芮的災難到底到頭沒有。如果沒有該怎麼破解,白雄起這人挺倔,不肯為兒子舍臉,但我還有個人積蓄和房產,錢不是問題。」

不是所有東西都可以用錢買到,如果是那樣,世界上長生不老的只有富翁。禍福相依,得失參半,不到蓋棺時刻,誰能說災難全無?

「白芮恢復怎樣了,神志清楚嗎?」

「還可以,就是開始嚇著了,該做的檢查都做了,大腦沒什麼問題。」劉雲又說道:「這次來一定要給小芮好好看看,多少錢都行。」

又是錢,但他家的錢太燙手,要不是周軒想弄清事情始末,才不會跟他們家走動太近,強調道:「阿姨,我不是去給他看相的,希望能好好談談,看能否發現線索,然後將兇手繩之以法。」

「來了再說吧。」

劉雲還是不肯放棄給兒子看相的機會,把周軒的話當做耳旁風。之後派出司機,把周軒給接到了醫院。

路過醫院內小賣部,看到有鮮花銷售,周軒想了想還是沒買,白芮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,買不買都會說難聽的。

臨海市人民醫院位於繁華路段,姜靚曾在這裡住過院,周軒還是差點迷路,在司機的帶領之下才來到白芮病房前。

路上,等不及的劉雲已經打了兩個電話催促,就在門口張望,見到周軒連忙走過來,「周軒,你可算來了。」

「阿姨,注意休息和飲食營養,這兩天應該有眩暈氣短癥狀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可不是,餓了還吃不下,強吃了就吐,我都擔心自己得了厭食症。」劉雲嘆息。

「可以先吃點鮮艷的水果,最重要的是,要把心態放平,白芮已經回來了,就別再胡思亂想,自己嚇唬自己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周軒,以前阿姨真是誤會你了。」劉雲眼圈一紅微微搖頭,看了看房門,拉住周軒的手:「好孩子,待會兒見了小芮,他要是說話難聽,你可要多擔待。」

周軒點點頭,推門而去。

白芮正打著點滴,還有名護士給他消毒換藥,還沒碰到身體,就誇張的大呼小叫:「你輕點兒啊,小心我讓院長開除你!」

護士沒理他,處理完之後,扔下一根溫度計,「五分鐘後我再來。」

「你倒是給我夾上啊,你他媽就是這麼伺候病人的?狂個屁啊,要沒有病人,你們都得喝西北風去!醫院就得倒閉!」白芮惱羞嚷嚷。

「小芮,別叫了!」劉雲歉意的沖護士一笑,上前去,「我給你夾上。」

「不,我就讓她夾。什麼態度,我要投訴她,你叫什麼,護士長在哪裡?」白芮堅持道。

「護士小姐,那就請你給我兒子夾好溫度計吧。」看到兒子的模樣,劉雲又改變了態度。

唉,周軒嘆了口氣,慈母敗兒,劉雲一次次向兒子妥協,讓他所有心愿達成。不得不說,白芮走到今天,也跟劉雲的教育方式有很大關係。

「又不是重症病人,連溫度計都需要別人來,要不要我幫你啊?」周軒冷聲問,護士也翻了白芮一個白眼扭著腰肢走了。

「周軒,你,你怎麼來了?」白芮驚得立刻坐起身。

「兒子,周軒看得可准了,說是七天找到你,真就找到了。」劉雲連忙按著兒子躺下。

「媽,你有沒有搞錯,找他給我算?」白芮一驚一乍的又坐起來,拍著腿樂,「快,快點報警,告訴警察這件事。」

「小芮,你想要幹什麼!」劉雲不悅問道。

「媽,我看你真是老糊塗了。現在都什麼時代了,這些都是封建迷信,周軒說七天,就真的七天找到了,媽,你不覺得裡面有鬼嗎?」白芮興奮的眼睛都瞪圓了。

「人家周軒沒要錢,媽都覺得過意不去。」劉雲連忙打斷兒子的話。

「不要錢?那是欲擒故縱,放長線釣大魚,這你也信。」白芮鄙夷道,又嚷嚷著翻手機。

「周軒,小芮的話,你可別往心裡去。」

劉雲說不過兒子,又來勸周軒,全都是兒子不懂事,現在又是恢復時期之類。

周軒無奈,劉雲的做法真讓人擔心,這麼下去,白芮依舊不會有任何改進。周軒先扶著劉雲在沙發上坐下休息,來到白芮跟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