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18章 多了個紋身

第218章 多了個紋身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40

紋身,周軒連忙放下筷子,豎起耳朵聽後面的。

歐強卻不以為然,「年輕人有紋身很正常的,大黃紅毛不都有嗎,還是那種大片大片的。」

「歐強,你做具體工作還行,但是創造發現能力太差,你這人指定做不了媒體人。你看人家周軒,一說這事,眼睛立刻亮了,哪像你!」蘇芳菲埋怨。

「芳菲,繼續說。」周軒看似平靜,心中卻隱隱覺察到了什麼。

「因為白芮是光著出來的,他母親一眼就發現兒子肩膀頭多出個紋身來,還靠近特意看了看。又跟警察說了,還有人專門拍了照的。」蘇芳菲解釋。

「可能是新紋的,白芮他媽也不知道。」歐強又說。

「外行就別插嘴了好嗎?他新紋的紋身啊,呸呸,被歐強帶溝里了,那個紋身啊,很新,但我敢打賭絕對不是白芮自己去做的。」蘇芳菲信誓旦旦。

「什麼樣子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形狀很幼稚,是一顆小樹苗,還有嫩嫩的葉子,就是那種綠綠潤潤的那種。我說不清楚,反正看上去挺卡通。你們想,以白芮的個性,會有這樣的紋身嗎?」蘇芳菲得意道。

不會有,周軒做出了判斷。

不會,歐強也否定了。

只是,一顆小樹苗代表什麼意思,劫持者胸有成竹的炫耀,還是特意做個某些人看的?

「芳菲,你以前聽說過這樣的事情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沒有,做這種事兒的,一般都有極強的心理素質,跟警察玩貓捉老鼠的遊戲,信心很足。我懷疑,是新的國際連環劫持案。都小心點兒吧,不一定下一個就輪到誰。」蘇芳菲又變成疑神疑鬼的神經病。

歐強嗤之以鼻,還國際連環案,就白芮那小子也配?

周軒臉色很不好看,悶聲吃完了飯,話也不多,歐強一直給蘇芳菲使眼色,別再亂說話,飯後將周軒送回起名館後,也回到了租房中。

劫持白芮的這個人,將一切都做的天衣無縫,只留下了小樹苗這一條線索,還很含糊。但這恰恰是關鍵。

極強的報復,過硬的心理素質,還有這麼令人啼笑皆非的紋身,說明作案人具有雙重性格,起碼也有可愛的一面。

躺在沙發上,周軒想起來那天夜裡發高燒,有人替自己濕毛巾降溫,再聯繫前因後果,他逐漸鎖定了之前懷疑過的那個人,正是佟苗苗。

來歷不明,本身就十分可疑,有功夫,心思縝密,具備作案的能力。周軒猜測,那天白芮到起名館找事,被佟苗苗盯上,然後對他實施了報復。

只是,把人塞到雞糞堆中去,手段過於粗暴,還有惡意戲弄的嫌疑。

周軒早就看出佟苗苗不同尋常,但她的處事風格還是出人意料,想到跟這樣的女孩子共處這麼長時間,周軒不寒而慄,甚至還有些後悔。

自身安全也就罷了,周軒還帶著佟苗苗去過首陽,接觸過虞江舟一家還有雲傲風夫婦。尤其是虞江舟,和佟苗苗唇舌相譏,明爭暗鬥,想到這裡,他打了個寒顫,僥倖心理害死人,這是對他人人身安全極其不負責任。

「終於記得給領導打電話了。」虞江舟電話里咯咯笑。

「聽到你的聲音太好了。」周軒放鬆下來。

虞江舟笑了,對這句話的含義顯然誤會了,聊天聲音很溫柔,倒讓周軒很不適應。

「最近挺不太平的,出門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另外不要爭強好勝,特別是在陌生人面前,要懂得收斂。」

「周軒,你怎麼變這麼囉嗦了?」虞江舟想了想,笑道:「我知道了,是你們臨海富二代的事吧?離首陽遠著呢,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天子腳下作惡?」

周軒沒多說,如果告知虞江舟心中顧慮,她訓斥自己事還會選擇立即報警,那麼一顆小樹苗就要栽種在牢房裡了。安裝監控不能再拖拉,周軒立刻找人在起名館布置,全方位無死角。

佟苗苗再沒露面,然而喬三帶來的消息卻一次次震撼到了周軒。

白芮被緊急送到醫院,病情不大也不身體多處發炎,雙肺感染,高燒反覆就是不退,而且精神也受到一定的刺激。

「這些不會有生命危險,尤其現在醫術這麼發達,用不了半個月,白芮就能康復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兄弟,這些當然沒問題。也是白芮的福享過了,這次得罪了道上的人,給強行注射了毒品。」喬三直吸涼氣,他以前收取保護費也得打著加盟費的旗號,這人膽子夠肥。

什麼?周軒錯愕不已,「能確定嗎?」

「都出檢測結果了,陽性!而且,至少有三個針眼,想不染毒癮都難。」喬三唏噓道:「這種方式,一次就有可能上癮,白芮快廢了。」

周軒腦袋嗡的一聲響了,以至於喬三後面一些話,都沒有聽清楚。

「三哥,有句話,我不知道能不能問。」周軒遲疑道。

「你我是兄弟,有什麼不能問的,說吧!」喬三大咧咧道。

「三哥,以你看,在臨海誰能有這麼大能力去報復白家?特別是,道上的人。」

電話那頭喬三沉默了,好久才說道:「兄弟,我知道你想打聽辰爺的問題。不是我向著他說話,這事兒不可能是他乾的。」

「就那麼確定?」

「當然,辰爺這個人手腕確實很硬,真要得罪他出手也狠,我們沒有一個不怕他的。但是有一點你不太清楚,辰爺這人心思太細了,絕不會輕易給別人留下把柄。再說了,他又不缺錢,犯得著干那些掉腦袋的事情嗎?」喬三否認了,畢竟白芮這事兒做得很招搖,這是挑戰法律。

「辰爺和白雄起關係怎樣?」

「沒什麼關係,辰爺不是太把白雄起放眼裡,白雄起也挺謹慎的,一般情況下不聯繫辰爺。只是兩家的勢力在臨海都不有些禮節性的聯繫很正常。我很了解辰爺,如果白芮真的惹了他,一般會發出正式警告,不會暗中綁架。」

「那麼,有可能是辰爺手下乾的嗎?」

「不可能!」喬三又否決了,「下面的人,敢不聽辰爺的話,那就是活膩歪了。辰爺皺皺眉頭,都能把我們給嚇尿褲子,嘿嘿。」

喬三是辰爺管理層的末端,或許知道的詳情不多,在臨海,除了辰爺,周軒想不到還有誰有這樣的膽子和勢力。

「辰爺有沒有女兒,或者是女手下?二十六七歲那樣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