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17章 選擇性忽略

第217章 選擇性忽略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558

白雄起讓妻子去車裡休息,劉雲卻不同意,周軒知道,兒子受難,母親也要陪著一起。

從鏡頭裡看著荒廢的養雞場,可以說是一覽無餘,別說是藏個大活人,就是一隻雞也能輕易看到。

警方開始考慮是否有地下密窖,但這可能性不大,因為養雞場都有自動控溫控濕的儀器,飼料也不需要去地下儲藏。

看了一會兒,周軒發現牆角堆著個小山,不像是土,也不像是建築垃圾。警犬幾次靠近那裡,但又離開,警察起了疑心,但礙於味道不佳,看兩眼就走了。

「芳菲,西北角牆邊那座小山是什麼東西?」周軒給蘇芳菲打去了電話,這傢伙為了及時向單位彙報工作,終於開機了。

「什麼小山?」蘇芳菲看了看,嘲諷道:「周軒,你鼻子可真靈,隔著電視就聞到味兒了?那不是山,是糞堆,雞糞堆!」

周軒扶額,太慘了,白芮真要是被塞到裡面,嫌疑犯那是夠狠的。

「芳菲,想不想得到更爆料的新聞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想啊,天,不會是雞糞吧?!」

「聰明。」

「周軒,我是認真的,你真的好可怕。要麼你真的是神運算元,要麼就是吃牢飯的。」蘇芳菲咋舌道。

「知道就好。以後你要是對不起我好哥們,哼哼……」

「不敢,不敢!我發誓這輩子只忠於歐強一個人!而且,我保證,歐強心裡也只有你,歐強也是你的死黨!」蘇芳菲急忙替自己和歐強表決心。

「在那裡別大呼小叫的,注意隱蔽。只要是按照我說的做……」

「嗯嗯,懂,順你者昌,逆你者死。」

沒聽她說完,臉色欠佳的周軒掛了電話,其實蘇芳菲剛才就是在跟自己開玩笑。但現在,周軒卻沒有跟她開玩笑,事情已經很嚴重了。

蘇芳菲效率很高,現場編撰一篇文章發回單位,主編一看眼睛便亮了,趕緊編輯,上頭條!

《雞糞小山疑點重重,警方選擇性忽略,背後可有隱情。》

蘇芳菲的文章驚動了在場所有同行,當然還有警方,恨不得馬上把蘇芳菲給抓起來,警方如何破案,用得著你媒體來指導嗎?

但是,這條即時新聞,還是讓目光焦點全部對準了那個雞糞堆,佔據半面牆,足有三米之高,散發著令人窒息的臭氣。

「警察同志,什麼意思,你們是說我兒子有可能在這裡?」白雄起惱羞成怒。

「我們並不確定,但是警犬幾次過來,但受到各種氣味干擾,沒有確定。」

警方再度引來警犬,縮小了範圍後,立刻展開清理工作。其實沒用多久,五分鐘後,有了實質性的發現,檢測到了生命特徵。

不會吧?

在雞糞堆里,發現了一個洞,確切說是狹小的空間,入口很小,塞滿了雞糞。

很快,警方把一個全身污垢的人脫了出來,鏡頭立刻全部對準了他。白雄起看了一眼,便認出那就是自己的兒子,愕然愣在當場。

而劉雲當即就撲了過去,大哭著用雙手清除兒子身邊的雞糞。

沒人看白家的笑話,人們噤若寒蟬,警方也是面色凝重,如此充滿羞辱的手段,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才能幹出來。

「我,我一定要讓害白芮的人碎屍萬段!」白雄起惱怒異常,紅著眼睛發狠道。

「白總,不要激動。」警方連忙制止他,這種話可不能隨便亂說的,一切都要根據現有法律依據。

白雄起擺擺手,氣的直砸胸口,肖秘書連忙給他遞過去降壓藥。

蘇芳菲被記者們包圍住了,沒錯,就是蘇芳菲。

她名下兩篇文章都有極強針對性,是不是提前知道了什麼消息?蘇芳菲矢口否認,再有人逼問,就湊近對方說話,沒有沒有就是沒有!

幾天不刷牙,熱烘烘的濃郁口氣令人不敢恭維,擊退一幫同行。

白芮赤身裸-體的被綁成了粽子,鬆開後,只有頭能動,眼睛還沒適應光線,被蒙上了布。七天七夜的折磨,讓他有些神志不清,搖頭晃腦的張著嘴找吃的。

「讓我過去!」蘇芳菲傲氣喊了一句,記者們聽話的給她讓開一條道,儼然把她當成了本行業大姐大,瑕不掩瑜,雖然有點臟臭,但大家還是看到了媒體新星的耀眼光芒。

「白芮,你是被誰劫持到這裡來的?」蘇芳菲問。

白芮被人抬著,手腳已經被鬆開,但還沒有行動能力,傻乎乎的舔著嘴唇,「餓,要吃,要吃!」

「白芮,你的失蹤是否和周軒有關?」

蘇芳菲問到敏感問題,周軒看到卻微微一笑,蘇芳菲這樣做是正確的,能夠當場撇清一些關係。

白芮連爹娘都不認識了,哪裡還能回答這麼複雜的問題,蘇芳菲湊近問:「你想吃什麼?」

「臭糞好吃,好吃!」

「你這幾天都在吃雞糞?」蘇芳菲忍住噁心又問。

白芮露出神秘笑容,「硬的不好吃,半干半軟的才好吃。」

哇,記者們都吐了。肖秘書一行人把記者們推開,白雄起臉色陰沉要下大暴雨,鐵青著臉一個字不說。

劉雲卻不顧臟臭跟在兒子身邊,白芮卻一直伸長脖子說蘇芳菲身上味道好,比雞糞好吃。

「有那麼好聞嗎?」蘇芳菲拉起領子聞了聞,那叫一個酸爽,自己也快受不了了。

「求你們別問了,放過我兒子吧。」劉雲流淚將記者擋住,護送著兒子坐到車裡。

白芮事件告一段落,當天晚上,梳洗一新的蘇芳菲帶著歐強一起過來,請周軒吃飯。

「芳菲,臉色有點白啊。」見面後,周軒笑道。

「別提了,洗澡搓掉一層皮,能不白嘛!」蘇芳菲擺擺小手。

「在白芮鼻子里,你就是最美味兒的雞糞。」歐強鄙夷道。

「我那是為了工作,革命烈士拋頭顱灑熱血都不怕,我能在乎幾天不洗澡嗎?」

蘇芳菲嘻嘻哈哈,心情很好,期間還想問些其他問題,都被歐強擋住,沒看到周軒心情不好嗎?

「周軒,白芮他可真慘,綁著不能動,聽說前三天硬撐著,之後只能轉頭找糞吃。」蘇芳菲嘖嘖道。

「那是白芮聰明,人在極端情況下,能吃的都得吃。」周軒感嘆道。

「反正我寧願餓死,也不會吃的。」蘇芳菲連忙搖搖頭。

「芳菲,吃飯別說這些了。」歐強打斷。

「這可是一線資料,或許是個線索。」蘇芳菲低聲道:「告訴你們啊,警方都沒有公布,但我們都看到了。白芮被抬出來時,多了個紋身,記不記得以前有個動畫片,主角做完好事,都會留下特有痕迹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