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15章 錯得離譜

第215章 錯得離譜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78

周軒對蘇芳菲以誠相待,甚至透露案情的線索,但是,換來的結果卻並不如意,白眼狼果然是喂不熟。

《臨大高材生再陷輿論風波,富二代離奇失蹤魂歸幾何!》

蘇芳菲不地道的又寫了篇文章,發布在探秘一號網站上,題目具有一定傾向性,把周軒的鼻子都給氣歪了。

朋友妻,不知道可不可以打。

本想低調處理此事,又讓蘇芳菲的給推到風口浪尖上,這女人還是真是唯恐天下不亂。

「喂,喂?又關機了!」

歐強被周軒找來了,知道這件事,也非常生氣,立刻給蘇芳菲打電話,但怎麼也打不通。蘇芳菲有意躲避,時不時還關機,一直躲著男朋友,分明就是做賊心虛。

「連我的電話也不接!」歐強火大了。

「芳菲用詞也很注意,裡面也沒說什麼。」周軒擺擺手,也有些認了,別為了自己的事情,讓小兩口恩愛打折扣。

「這題目還不夠刺激啊?就差明說你是殺人兇手了!」歐強氣哼哼道。

「她是新聞工作者,整天就想著博眼球,丁點兒的事都會無限放大。如果不是牽扯和你的關係,可能說得更過分。」周軒苦笑。

「正是因為和我有關係,就更得分清主次。周軒,不瞞你說,有時我發覺這個蘇芳菲就跟神經病似的,一有這種新聞,全身打雞血,鬥雞,記者中的戰鬥雞!」歐強把女朋友一通罵。

歐強罵蘇芳菲,正是另一種方式的替女朋友說情,周軒當然聽得出來,不能背後說人家女朋友壞話,被窩裡還是他們小兩口近乎。

「有職業敏感,是好事兒,芳菲倒是有做記者的天賦。」

「都什麼時候了,還誇!不行,我再給她打電話,直到打通為止。」

歐強一遍遍撥蘇芳菲的手機號碼,每次都是關機,難為他這麼有耐心不停打。隨他吧,就算撥通又怎樣,蘇芳菲一定能找到說辭搪塞過去。

打不通就去找,歐強離開起名館,非要去把蘇芳菲拉來,給周軒寫個保證書不可。

周軒為了平靜心情,拿起一本書認真觀看,名字叫做《你不知道的手相秘密》,還是彤苗苗買的,走的時候也沒帶走。

裡面關於手相,講解的很詳細,生命線、頭腦線,感情線為主,構成這本書的總脈絡。

對比自己的手紋,周軒在書上圈圈點點,還做了一些標註,很快,他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,一本這樣的書,只有一半的參考率,有些錯得非常離譜,內行人一眼就能看出來。

所以,這樣的書都賣的很便宜,不值上面標註的價格。

周軒認為,書中感情、頭腦、生命三條主線,跟三才對應,稱作天紋、人紋、地紋更妥當。

正看得津津有味,三個小青年表情怪異的走了進來。

腰板不直,眼神閃爍,進門總是溜著邊走,一看就不是正路上的。周軒心裡正煩著,也不怕他們找事兒,坐直身體,猛地把書拍在桌子上,嚇得三個傢伙臉色都變了。

「膽子這麼小?」周軒冷笑。

「哪有您的大!」一名小青年訕笑。

「到這裡來幹什麼?」周軒冷臉質問。

三個小青年互相看了一眼,突然,齊齊屈膝跪了下來,砰砰磕頭,很快腦門便是紅通通一片。

周軒反而被搞得一愣,這又是唱的哪齣戲,皺著眉來到三人跟前,三個小青年瑟瑟發抖,連頭都不敢抬。

「你們三個,看起來有些面熟啊。抬起頭來,讓我看看。」

三個小青年哭喪著臉抬起頭,每張臉上寫了一個大大的苦字,五官變形,周軒一時想不起來,到底在哪裡見到過他們。

「軒爺,我們該死,上次受了白芮的攛掇,這才找您的麻煩,還差點弄瞎您的眼睛。您老人家大人大量,就放了我們吧!」其中一人可憐巴巴的說道。

「是啊軒爺,我們哥仨是不願意的,都是白芮逼的!」

「軒爺,我們真的後悔了,再也不敢了。」

說完,三個人又開始磕頭,門外有人探頭看了眼,一看屋內這陣勢,嚇得扭頭就跑,周軒可真是個厲害角色。

白芮?周軒蹙眉思索,終於想起來了,剛開學的時候,有一次,被白芮堵在校門口,圍著他打的就是這三個人,要不是恰好喬三及時出現,還真要被他們打傷。

「哦,就是你們三個,粉末、鉛球,搞的我眼睛腫得都看不清東西。」周軒點頭,這幾人也是臨海大學的學生,那次事情後,總是躲著周軒。

念在同一個學校,周軒也沒想真跟他們計較,此後沒找過他們的麻煩,時間久了,也就忘了。

稍微分析下,周軒就明白了,這三人突然到來,一定是看到了蘇芳菲的新聞後,認定白芮被殺人滅口。想到曾經也得罪過周軒,前車之鑒,所以才嚇成這副樣子。

哎,周軒嘆了口氣,他們把自己想成殺人不留痕迹的兇手,心情非常不高興,索性不理他們,回來坐下繼續看書。

「軒爺,您法力無邊,連白芮都不是您的對手,我們真的害怕!求您放了我們吧,我們仨回去後天天給您老人家燒香!」

哇!其中一個頂不住壓力,哭了出來,其餘兩個人跟著抹眼淚,看起來真是被嚇壞了,很快三人前面就是一小灘淚水。

「這個好。」周軒一邊看書一邊說道。

「嘿嘿,軒爺,其實我本性不壞的。」一人咧嘴道。

周軒兀自看書,把書中有價值的東西重點標註出來,如果師父看到後世人對於相術的延伸之廣,也會感到欣慰的。

「這個不好,該剔除。」周軒又說道。

又一個小青年心虛了,直接嚇尿了,結結巴巴說話,把舌頭都給咬破了,「軒爺,您看得真准,我是他們兩個的大哥。但是,當初我跟白芮也不全是為了錢,我就想著畢業後他能把我的工作給安排了,到國貿大廈當個司機什麼的。軒爺,誰願意整天這麼混啊,大學生就業艱難啊!」

周軒被噁心得夠嗆,「又不是小孩子,怎麼還隨地大小便呢?趕緊清理了!」

是,是!

三個人連忙起來,跑著取來拖把拖了好幾遍,還順帶著把周軒屋裡的垃圾都給清理出去,可憐兮兮的又跪倒在地上等候發落。

看完書,周軒伸了個攔腰,呵呵笑道:「體格真不錯,一般人跪這麼久,都起不來。」

「軒爺,我們已經起不來了。」一人帶著哭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