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14章 某種暗示

第214章 某種暗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12

喚子符尤其特殊,不是畫在符紙上,而是手心裡,是否寓意孩子是父母手心裡的肉,不得而知。

符籙完成,周軒長舒了一口氣,鄭重的說道:「阿姨,這道符籙,三天內不可洗去,也不可觸碰別的東西,還要保持好心情,如果出汗弄沒了,也會失效的。」

「其他都好說,可是我的心情怎麼能好呢?」劉雲搖頭道。

「實在不行,就吃點葯,好好睡一覺吧。」周軒建議。

「好,就這麼辦。」劉雲小心呵護著手心裡的符籙,那樣子,這就是白芮,她的寶貝兒子。

「阿姨,回去吧,說句真心話,我也同樣希望,白芮他不會有事兒,我們之間的恩怨,也不再持續。」

劉雲點頭,「周軒,你是個善良孩子。如果他能活著回來,我一定好好勸導,再也不做傻事。」

說著,劉雲用右手拿過坤包,「周軒,需要多少錢,你自己拿。」

相不走空,卦不走空,符籙也不可走空,否則影響靈驗的程度,這是對術士職業的一種保障。

周軒拉開了坤包,取出了二十塊錢,劉雲連忙說道:「周軒,這不行,太少了。」

「阿姨,錢不重要,就是個形式,快回去歇著吧!」周軒堅決的擺手,今天屢次破例,收一萬也不多,卻有乘人之危的嫌疑。

劉雲左手不敢動,也沒再堅持,右手托著左手,離開了起名館,早有司機一直等在外面,扶著她上了車,漸漸遠去。

「旱澇保豐收,行啊。」蘇芳菲來了。

「不要開一個絕望母親的玩笑。」周軒不悅。

「好,不說別人。周軒,我問你,你跟歐強是不是最好的哥們兒?」

蘇芳菲隨身帶著相機和錄音筆,一看就不是私底下的朋友來往,是採訪爆料新聞來了。

「是啊。」周軒點點頭。

「是不是比親兄弟還親?」蘇芳菲笑嘻嘻又問。

「當然,再說我也沒有兄弟。」周軒又點頭。

「那麼,驗證友誼的時刻到了,告訴你好兄弟的女朋友一些爆料新聞吧。」

咔嚓嚓,蘇芳菲先是拍了幾張照,又眼巴眼望的看著周軒。

「芳菲,你就別鬧了,我的麻煩還少嗎?又想把我鼓搗上頭條!」周軒嘆口氣,正煩著,蘇芳菲又來添亂。

「嘿嘿,職業習慣,好吧,我不拍了,也不錄音。」蘇芳菲收起了採訪工具。

「芳菲,我知道你想要問什麼,實在是無可奉告。」

「你跟白芮有仇,而且在他失蹤前,和你發生了衝突。現在兩個指向,要麼是你消除了一切不利痕迹,另外就是有人想要借刀殺人。哇,好複雜啊,一場血案引發的深層次問題。」

蘇芳菲展開豐富的想像力,慷慨陳詞好像是在演講,周軒苦笑,給歐強打了個電話,「好哥們,你媳婦來騷擾我,你到底管不管了?」

蘇芳菲一聽便急了,搶下周軒的電話,哭喪著臉說道:「周軒,上次因為你的新聞,我已經順利渡過了實習期,成為了見習記者。我們頭兒說了,只要我考取了記者證,再發表幾篇轟動性文章,就把我提拔成助理記者。」

原來記者也有這麼多等級之分,當然也是和工資掛鉤的,「你們單位不是沒多少人嗎,再熬上幾年,就該你升職了。」

「哪有那麼容易!就算只有我自己,資歷不夠也提不了的,這裡面有年限還有學術成果的硬體要求,而且隨著我們探秘一號知名度的提高,將來肯定會壯大隊伍,還會進人的。唉,我只是專科學歷,還不知道哪輩子能熬上去,壓力山大啊!」

蘇芳菲狂倒苦水,周軒擺弄桌上的硬幣,一個耳朵聽,一個耳朵冒。世事就是這麼奇妙,周軒刻意將硬幣立起,好幾次都沒有成功,而剛才就直接立在桌子上,方向,應該是東西方。

這或許是某種暗示!

已經立春了,一陽來複,東方屬木,正值草木初生,視為漸旺,生機勃勃,跟白芮的現象無法契合。

白芮在西部?

倒是和東部對應。當然不能這麼去揣測,無論是術士還是相師,講究有理有據,不可信口開河。

周軒背著手來到門口,望著西邊方向,久久不語,蘇芳菲抗議,「喂,你看什麼呢,有沒有聽我說話?」

「芳菲,北部郊區那邊,都有些什麼?」

蘇芳菲一愣,覺得周軒莫名其妙,「那邊是最落後的一個區了,郊區沒什麼大型工廠,哦,野外有些養殖場。因為去年發生了禽流感,好幾萬隻家禽被撲了,後來疫情被控制住,但不少養殖大戶血本無歸,荒廢了好幾個。」

養殖場?周軒眼前不禁一亮,四方的五行劃分,東方木,南方火,西方金,北方水,中央為土。而西方金,從地支上劃分,又可以歸於申酉,申猴酉雞。

「周軒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?」蘇芳菲打聽,賠笑道:「一手資料可得給我啊,你不知道你那好兄弟,大男子主義,還不是因為賺得比我多,我也得奮鬥不是?」

周軒呵呵笑,倒是挺上進的,是個好記者,退回室內,低聲道:「芳菲,我有種直覺,如果你想得到一手資料,建議這幾天多在養雞場那邊盯著。」

蘇芳菲眨巴著眼睛,打量周軒好久,周軒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,嚇得她往後仰,低聲道:「周軒,你不會真的在那裡藏了什麼東西吧?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白芮啊,到底是不是你?好怕怕啊!」蘇芳菲誇張的揮舞著小手。

「好心當做驢肝肺。」周軒翻翻白眼,「不信就走,以後再也別來了。」

「嘿嘿,我差點忘了,你可是神運算元,連我出生時的事情都知道。好吧,信你一回。」

蘇芳菲嬉皮笑臉賠不是,當真就回去做準備,爭取再搞出個爆料的大新聞,升職加薪!至於白芮的死活,跟她倒是沒多大關係。

周軒的推斷也不是憑空猜測,發現車子的地方在城北,那邊就有蘇芳菲說的養雞場,跟銅錢的外應,有一種巧妙的契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