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12章 小河裡的沉車

第212章 小河裡的沉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01

將認識的人在腦中過濾一遍,又看見門窗都關得好好的,周軒最終確定是自己做夢,燒糊塗了。至於熱水嘛,應該是半夜渴了,自己燒的,現在卻忘了。

不能消極頹廢,唯有自身強大,才能迎接接下來的挑戰,周軒打起精神,自己泡了一碗面,又靜下心盤膝練功一個小時,感覺身體好得差不多了,這才打電話給喬三。

「喂?」電話那頭是懶洋洋的聲音,喬三還沒起床。

「三哥,今天凌晨我遇到點麻煩,還得請你幫個忙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哦,什麼?」喬三立刻清醒了,問道:「兄弟,就這屁大點功夫,誰又找你茬了?」

周軒將白雄起和警察來到起名館的經過簡單敘述一遍,連喬三都聽糊塗了,這都什麼跟什麼,簡直邪門了!

「兄弟,你讓我先捋捋啊,白芮來找你事兒,自己卻連人帶車丟了。有個盯梢你的人,又錄了視頻救了你?」喬三愣愣問:「我這麼理解對嗎,邏輯很混亂啊!」

「三哥,你不用理會細節。我希望你能幫我聯繫下警局的朋友,多關注下白芮的動向,我也做好將來應對的準備。」

「兄弟,你放心吧,我這就給范警官打電話。」

周軒一直坐到天色變黑,還沒有白芮找到的消息,距離他失蹤已經超過三十個小時。將前因後果仔細分析,再加上那個神秘的錄像人,周軒有個大膽的揣測,白芮的失蹤,很可能和錄像人有關係。

想了想,周軒還是沒有向警方提供這一線索,收到視頻時,警方就在現場,還記錄了手機號,因此警方對於來源一定會重點追查的。周軒再去提醒,就顯得畫蛇添足了,還有做賊心虛的嫌疑。

對於看相一說,白雄起當然不會全信,通過媒體發布了尋人啟事,懸賞非常豐厚,但凡提供有價值線索酬金五萬,能找到白芮一百萬!

大年初一,電視台發布白芮的尋人啟事,幾乎震動了整個臨海市!

百萬懸賞刺激到很多人,認真研究白芮的照片特徵,記在心裡,走路都瞪大眼睛,希望一百萬從天而降,落在自己的懷抱里。

兩天後,喬三反饋消息,警局的朋友說,提供線索的人還真不少,但都沒什麼太大價值,白芮就像是憑空消失。

「兄弟,小說里有那種化骨水,你說白芮是不是已經被毀屍滅跡了啊?」喬三地痞出身,說話中也帶著膽怯,這麼大的臨海市,無數的監控探頭,白芮憑空消失,太詭異了。

「三哥,現在只是失蹤而已,不一定人就死了。」周軒提醒。

「這可不是我說的,你出去聽聽吧,大家都議論開了,說是白家公子遭遇綁架撕票。這小子,心術不正,活該他有報應。」喬三罵道。

周軒心情很沉重,還是之前的觀點,白芮罪不至死。距離白芮失蹤,已經過去了三天,白芮一次次惹麻煩,白雄起早就沒收了他的銀行卡,最後一次又被痛批,身上沒有多少錢。

如果說是白芮故意用苦肉計,是他自己離家出走,搞出這麼大的動靜,也該是回來的時候了,像他這樣的享受習慣的富二代,怎麼受得了飄零之苦?

當天傍晚,還真就有了消息,備受關注的富二代失蹤一案,終於有了進展,警方通過大量走訪,調取交通錄像等,確認白芮的車子駛向了北部郊區。

而後,又在野外一條十米寬的河邊,發現了車痕,方向正是河水中。

正在街上唯一一家開著的麵館吃飯的周軒,看到電視上的這一幕,坐不住了,立刻打車趕往現場。

此時,橋邊已經拉起警戒線,到處都是圍觀者,包括河邊大樹上面。

白雄起夫婦都在場,白芮的母親劉雲哭得泣不成聲,幾度暈厥,讓不少婦女跟著她一起落淚。相關部門已經開始在河中打撈,很快便有消息傳來,說是在河中發現了一輛轎車。

人群炸開了鍋,劉雲癱坐在地,怎麼都拉不起來,白雄起也是滿臉焦慮,極力安撫著妻子。

潛水員入水,出水後報告說,車型和顏色以及牌照號都與白芮轎車相符合,車門是開著的,裡面並沒有人。

駕駛員位置的附近車窗上,汽車貼膜不透明,監控探頭無法拍攝清楚駕駛者,是不是白芮在開車,無法斷定。

眼下的情況,存在三種可能。第一,白芮離開了車子,順水飄走了,在很遠的地方上了岸;第二,白芮沒能上岸,溺斃在河裡,不知道何時才能浮上來;最後,也可能車內本就沒有人,是空車開到水裡的。

相關部門開始派人順著河流的走向沿著岸邊尋找,希望能有所發現。

白芮沒有輕聲傾向,也不會無緣無故離家出走,開車來到這種偏僻的地方,還把幾十萬的愛車開進水裡,警方基本可以斷定,他就是被劫持了。

在場的每個人都覺得,白芮凶多吉少,多半已經被淹死在河裡。

劉雲承受不住,已經徹底暈厥,白雄起也是搖搖晃晃,幾天不見,雙鬢出現了白髮,看上去蒼老很多。

打撈工作繼續,但從這麼大水域找到一具屍體顯然不易,劉雲和白雄起先後被送上救護車離開。

周軒一直等到天黑,打撈毫無進展,內心也是焦慮不安。到底是一條人命,白芮雖然可惡至極,但從本意講,他並不希望他出事,尤其是看到為白芮擔心的白雄起夫婦,可憐天下父母心。

「周軒,起名館來沒來過可疑的人?」一名去過起名館的警察,看周軒沒走,過來詢問道。

「都有檔案記錄,我不覺得有誰可疑。」周軒道。

「不瞞你說,我們很懷疑,那個發來視頻的人物,跟此案有關。」

「警官,我真不知道他是誰,當時白芮跟我糾纏,也沒有看窗外。」周軒攤手道:「如果他真的和我是同夥,在發現白芮威脅我時,就該挺身而出。說實話,我也很困惑。」

「那個手機號的登記者,死了兩年了,此人具有很強的反偵察能力。周軒,他不會無緣無故的幫你,你是臨海大學的高材生,應該明辨是非,如果想起來什麼,一定要跟警方彙報。」警察認真的說道。

「您放心,我跟白芮談不到深仇大恨,我也希望他不會出事。」周軒點頭道。

「回去吧!別在這裡礙事。」警察擺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