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04章 喧囂的新年

第204章 喧囂的新年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9 09:50  字數:2331

「哈哈,三哥,怎麼感覺我像是被綁架了啊?」周軒笑道。

「再強塞兩個小姐給你,保證這年過的讓你終生難忘。」喬三一踩油門,快速駛離。

「可別,這個我堅決不要,否則我跳車了啊。」

「哈哈,開玩笑,哥還不知道你啊,不近女色。兄弟,這可不行啊,這女人抓住機會就要上,身體給了你,心才有可能跟著你。」喬三嘿嘿講述經驗。

「不敢苟同。」

「要不說你呆板,我原來覺得咱們軍師歐強挺呆的,沒想到下手也是穩准狠,和那個女記者搞一起了。反倒是你,圍著轉的女人不少,沒一個留下的,真不讓人省心啊。」喬三一邊開車一邊數落。

「三哥,你不也沒結婚嗎,可饒了我吧,咱們換個話題。」

周軒求饒,喬三大笑不已,給黃毛紅毛打過去電話,約好吃飯地點,直奔而去。路上,周軒好幾次想要把白芮的事情告訴喬三,讓他派個小兄弟過來盯著點,卻一直沒開口。

畢竟白芮已經被趕走了,何況現在還是假期,也該讓黃毛紅毛好好休息一番。

年關不停業的,也就那些大飯店了,點了一桌子菜,還要了瓶白酒,喬三舉起杯,感慨道:「兄弟,感謝的話不多說,說多了顯得虛偽,以後,親兄弟!我先干為敬!」

呲溜,喬三一飲而盡,周軒剛適應啤酒,「我隨意。」

「不能隨意,必須幹了!」喬三不答應,紅毛和黃毛起鬨,「軒哥,幹了!」

第一次喝白酒是在雲傲風家裡,深知其中的厲害,周軒仰脖喝完,辣的眼淚都出來了,還是雲老的茅台更好喝些。

「滿上!大黃,懶得說你,越來越沒眼色,給你軒哥倒上啊。」喬三埋怨。

「哥哥們,我錯了,酒來嘍。」黃毛喜滋滋的給周軒添酒,「都是哥哥們罩著,小弟才有今天,咱也是經理人了!哈哈!」

「我哪有什麼功勞,還是三哥護犢子,兩位兄弟,別忘了在秦富那裡,三哥為了你們的所作所為。」周軒感嘆道。

哇!紅毛哭出聲,黃毛眼圈也是紅紅的,三哥那是真爺們兒,為了兄弟給那畜生秦富跪下了!

「還不是你兩個兔崽子蠢,讓人家給帶走?好了,大過年的,都哭個屁啊,喝酒!」喬三鄙夷,眼中也是淚光盈盈。

不吃不喝不熱鬧,喬三帶著兩位小弟輪番轟炸,很快周軒就要招架不住。得知喬三和周軒正在喝酒,歐強也急匆匆打車過來了,進屋就嚷嚷。

「好啊,鐵三角組合竟然把我給甩開了。」

「哈哈,你現在是有媳婦的人了,哪敢叫著你啊。」喬三大笑。

「不還沒結婚嗎,就算是結婚,那也得是男人掌握主動權,不能讓女人牽著鼻子走。」歐強正在吹牛,電話響了,一看號碼立刻跑出去接聽,回來後笑道:「芳菲聽說大家都在,也要過來湊熱鬧。」

「歐強,敢不敢守著芳菲把剛才的話重複一遍?」周軒笑道。

「不敢。好哥們兒,不拆台啊。」歐強拍拍周軒的肩膀,笑著坐下,「為了咱們圓滿的今年和美好的明年,乾杯!」

酒杯碰在一起,盡情吃喝,笑聲不斷。

「周軒,倩倩這孩子聽你的話,抽空你替我訓訓她。」歐強對周軒說道。

「挺好的,訓人家幹嘛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我也說不明白,就是自從家境好了以後,這孩子突然像是腦袋抽了筋,有點不正常。你也看見了,那頭髮染的,一縷一縷的,跟雞毛撣子似的,像什麼樣子!」歐強無奈道。

「有錢了,多花點也沒什麼。」

「也不是亂花錢,還跟以前一樣,挺知道節儉的,給家裡的錢都是她替我媽管著,從來不出差錯。怎麼形容呢,就是審美突然變了,喜歡盯著那些時尚雜誌看。那些衣服,是正常人穿的嗎?」

「是不是學校里發生什麼事情?我也覺得倩倩怪怪的,開始見她以為會變成個小淑女,現在看來,像是時尚女郎。」周軒皺眉道。

「沒時間找她班主任,但看成績還行,一直是年級前幾十名,一類大學沒大問題。」歐強晃晃腦袋,「也可能是我想多了,原來日子太苦了,猛一解放,這孩子就爆發了。大學我準備讓她讀工商企業管理,好找工作,也學點真正的管理經驗。」

「這可不是你說了算的,得看倩倩自己的興趣愛好。」

「這正是我擔心的,不能由著她的性子來。周軒,我可就只有這一個妹妹,你可幫我想著點,明年考大學前多提醒她。」

歐強和周軒談論的話題都是歐倩倩,喬三都有些等不及,催促他們繼續喝酒,一醉方休。一頓飯用了三個多小時,哥幾個才勾肩搭背的走向附近的卡拉k廳,紫色經典。

要了一個大包間,哥幾個進去就躺在沙發上打起呼嚕,快要成了宿舍,只有紅毛和黃毛唱著幾首沒滋沒味的歌曲。

隨後趕到的蘇芳菲看到沙發上幾個大男人,納悶問道:「這都什麼情況啊,怎麼在這裡睡覺?」

「芳菲姐,他們高興,都喝醉了。」紅毛呲牙一笑。

「開玩笑,睡覺回家睡去,在這裡不是浪費嘛。叫起來,都叫起來!」蘇芳菲不見外的張羅。

紅毛黃毛得令,生拉硬扯,沒人起來,蘇芳菲又讓他們揪耳朵捏鼻孔,紅毛不敢,黃毛裝著膽子剛拍拍喬三,喬三不耐煩的把黃毛推一邊,「別煩老子,讓老子再睡會兒!」

「芳菲姐,他們不聽我的啊,要不你來?」黃毛為難道。

「把音量開最大,就不信叫不醒!」

蘇芳菲哼聲道,黃毛立刻設置,扯著喇叭嗓子唱了一首大河向東流,周軒他們三個只是翻了個身,捂著耳朵蜷縮著身體繼續睡。

「喝的真不少。」蘇芳菲嘆了口氣,紅毛賠笑,「姐,時候還早呢,要不就讓他們多睡會兒。」

「他們在這裡睡覺,咱們幹什麼啊?」蘇芳菲反問。

「唱歌唄!」

「能盡興嗎?」蘇芳菲眼珠咕嚕嚕一轉,壞笑道:「不,我要放出殺手鐧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