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03章 自作孽

第203章 自作孽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9 09:50  字數:2524

「我只給人看相,男女老幼皆可,請問,你屬於哪一類?」周軒眼皮都不抬一下。

「嘴硬沒用!」

白芮突然從腰間摸出一個東西,拿在手裡逼近周軒,「從小到大,老子還沒吃過那麼大的虧。今天,你的死期到了。」

一個黑漆漆的洞口對著自己,周軒心頭一沉,竟然是槍!

白芮喪心病狂,竟然拿出這種東西來對付自己。槍這種東西,周軒在網上研究過,小小一枚子彈,高速旋轉射出,除非是打中四肢貫穿而出還有可能截肢保命,打在其他地方,都會造成大量失血,尤其是心臟脖頸頭部等要害位置,必死無疑。

難怪帶了手套,這是不想留下痕迹。

刀劍箭支還可以躲避,周軒可沒信心能和子彈賽跑,起身想要衝出起名館,就算是死,也要讓人看到是白芮開的槍。白芮似乎早就預料到這一塊,嘿嘿笑著擋在出口位置。

「怎麼,周全才,慫了?」

「白芮,殺人償命,我不信你真的會為了一些個人摩擦而自毀前程。」周軒努力淡定下來。

「摩擦?你真是太逗了!我競選學生會主席慘敗,又被學校開除,甚至連青梅竹馬的羅雨凝也被你勾去了魂。我們白家的臉面都讓你丟盡了,這是不共戴天之仇!」白芮惱羞,聲音提高。

「臉皮比命還重要?白芮,有件事你得弄清楚,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。」周軒冷冷道。

「我呸!就知道你會這麼說!」白芮唾棄一口,「大不了魚死網破!」

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周軒質問道。

「很簡單,磕三個響頭,再叫我一聲爺爺,從今往後,你就是我好孫子,爺爺我罩著你!」白芮陰陰的壞笑,始終舉著手裡的槍。

不可能!

周軒不悅的轉過身,卻趁機在腹部按動幾下。

&bsp「不磕頭喊爺爺,那就去死!來吧,孫子,轉過身來,讓爺爺看看你嚇尿褲子的模樣!」

哈哈哈!白芮大笑,還拿出了手機拍照,不可一世的周軒被他控制,槍口之下,哪還有英雄,只有草包!

咔嚓!

一張照片拍下來,周軒轉過身,鄙夷道:「拍什麼拍,自作孽,不可活!」

「讓雨凝看看你變成廢物的樣子,嘿嘿,最好還有磕頭的。」白芮眼中帶著濃濃的興奮,仇人就要被踩在腳下。

「白芮,你並不是真的愛雨凝,見到漂亮女人就把她給忘了,何必再去強求呢?」周軒皺眉。

「老子的女人誰都別想碰,哦,對了,現在雨凝好像背叛了我。對待叛徒最好的辦法就是先奸後拋棄,你只配得到我吃剩……哎呀!」

一道黑色閃電抽過,打在白芮臉上,鑽心地疼痛,白芮用手摸了一把,居然摸到了一把血,鼻子破了。

對面的周軒手裡拿著一條黑色腰帶,面無表情的看著他。

白芮暴跳如雷,花在這張臉上的保養費都夠貧困大學生念完大學的,竟然被皮腰帶給抽了!

「你敢抽老子臉!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?」

「信不信老子下次用這頭?」周軒晃著腰帶扣冷笑,衝動之下,生死已經拋在腦後,白芮不配侮辱羅雨凝,哪怕是口頭。

白芮認得這款腰帶,愛馬仕字母元素的,價格高,材質當然好,那可是合金鍍k金的,這一下子抽過來,腦袋都要開花。

「去死吧!」白芮大叫一聲,舉起槍並扣動了扳機,周軒側身躲避,卻沒有聽到槍響,手中腰帶已經甩出,腰帶扣打在白芮臉上,落下來又纏住了他的手腕。

向回一拉,槍落在地上,白芮朝著地上吐了口血,血水裡面兩顆潔白的牙齒。

「周軒,你真狠!」白芮紅腫著臉怒道,說話漏風,不太清楚。

「對待惡人,只能用這種方式。」周軒眯著的眼睛猛然睜開,滾!

啊!白芮嚇得哆嗦一下,喪家犬一般轉身離開,連罵一句都不敢,開著他的寶馬車倉皇離去。

周軒撿起那把槍,在掌心裡墊了墊,分量比較輕,擺弄兩下才看出來了,這是假的。就說嘛,白家勢力再大,也不敢擁有槍支。

一把假槍,周軒沒在意,隨便擱置在書架上。地上還有些血跡,扔張紙在地上,隨便用腳蹭了兩下,基本清理乾淨。

白芮受了傷,還有可能破相,一定不會在背後說自己壞話,周軒在起名館一直等到關門時分,白家也沒人出面,包括那個囂張的秘書。

夜間周軒並沒有入睡,而且盤膝練功,等到次日天色大亮,白芮也沒有再出現。

白雄起怎麼說也是本市的商業巨頭,基本的判斷力應該有的,周軒猜測應該是白芮回去後惡人先告狀,他老子並沒有相信,再加上他的傷勢需要治療,沒心思談報仇。

該來的總會來,周軒暫時把這件事放下。

「兄弟,過年不回家啊?」上午,喬三開著他的二手桑塔納來了,精神煥發的樣子,可見鎖具生意做得不錯。

「不回去了,假期看相看風水賺了些學費,回家也做不了什麼。」周軒呵呵笑。

你啊你!喬三點指周軒,從包里拿出五萬塊錢來,放在桌子上,「兄弟,咱們公司又分紅了,這次我十萬,歐強三萬,我倆一致商量,給你五萬,別嫌少啊。」

「三哥,這是幹什麼!說好的我不參與的,快拿走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好哥們白給的錢不要,非得大冷天開著門起名看相,讓你哥心裡怎麼想?」喬三有些急了。

「三哥和歐強的好意我心領了,時代變了,商人是最講信用的,否則就得砸牌子。你這裡有一幫兄弟需要養活,歐強家裡還有母親和妹妹,就我沒什麼負擔,要那麼多錢幹嘛,再說我的也足夠用。」

周軒斷然不收,過年了,都給大家分了,當做是過節費,物資獎勵到位,才能有更高的工作積極性。

拗不過喬三,周軒只能推說,等三哥賺夠了一百萬,到時候再拿錢來。

喬三感慨不已,以前帶著一幫小弟,靠的是兩肋插刀,現在從周軒這裡又學到一手,做人得大氣,千萬不能摳唆計較。

「兄弟,走,咱們先去吃飯,晚上唱歌去,狂歡夜!」喬三盛情邀請。

「那種嘈雜的環境還是免了吧。」周軒直擺手。

「不行,這回我說了算。兄弟,做人得學會享受,開始我也嫌鬧哄,去的次數多了,還上癮呢。沒別的,就你我還有大黃瘦虎,好好扯嗓子唱幾首歌,一年的晦氣全都甩出去!」

喬三不由分說,拉扯著周軒關上店門,就給塞到了車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