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02章 不共戴天之仇

第202章 不共戴天之仇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9 09:50  字數:2387

項雷迫不及待的就要去女朋友家裡,繼續展開公關行動,從包里拿出一萬塊錢,「要是這段姻緣能成,我再來好好謝謝老弟。」

「太多了!」周軒擺手道。

「井德善那麼小氣的人都掏錢,我不能讓他比下去。他跟我打賭,說周老弟一定會想到好辦法,我輸了還得請他喝酒呢!」

項雷嘿嘿一笑,用力塞進周軒的懷裡,出門開車就走,等周軒追出去,早已消失在街口拐角。

望著有些空曠的街道,周軒一時悵然若失,別人的婚姻成了,自己的幸福又在哪裡?

男人臉皮厚頭髮密,為了心愛的女孩子和終生的幸福,打兩下罵兩句算什麼。與其說周軒幫助了項雷,倒不如說是項雷給了周軒一些提示。

周軒深吸一口氣,等開學後見到羅雨凝,為了她,也可以像項雷那樣投其所好,努力爭取羅吉野的觀念轉變。為了愛情!

「大哥哥,看什麼呢?」一個甜美的聲音傳來,周軒看去,是歐倩倩來了。

歐強收入提高,給妹妹的零花錢也多了,但是,周軒卻發現乖巧內斂的歐倩倩展露了本性另外一面,很是前衛。

化了淡妝,塗著銀色指甲,頭髮還有幾道漂染,再配上短款羽絨服和小細跟皮鞋,和之前判若兩人,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好幾歲。

「倩倩,打扮成這樣,學校能同意嗎?」周軒皺眉問道。

歐倩倩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,擺擺小手,「我這樣打扮又不誇張,只不過不是你們心目中的乖乖女而已。再說了,老師看重的是成績,在他們面前表現安靜一點兒,誰都不會說什麼。」

周軒苦笑,都學會對付老師了。歐倩倩還得意的把頭髮紮成馬尾,那幾縷漂染的彩色頭髮還真就被藏起來,從外面看不到。

多年來,歐倩倩承受家境的貧困,現在經濟寬鬆了,隨意打扮其實也沒什麼,周軒招呼她進去,又從那摞錢里抽出一千塊錢。

「倩倩,拿著,這是今年的壓歲錢。」

「謝謝大哥哥。」歐倩倩開心的收下了,眨著眼睛問道:「大哥哥,以後能不能每年都給我發壓歲錢。」

「呵呵,沒問題。在我眼裡,你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小妹妹。」周軒隨口答應下來,每個女孩兒都渴望被疼愛。

「哼,我都快成年了。」歐倩倩嘟起小嘴,又認真問道:「大哥哥,今天我請你去舞廳跳舞吧?」

周軒被嚇了一跳,連忙說道:「倩倩,那個地方可不是你這個年齡的女孩子去的。記住,以後不許去了啊,再讓我發現,一定告訴你哥哥還有你媽,不是嚇唬人。」

歌舞廳人雜,上次歐倩倩差點就被秦富欺負,這孩子怎麼不長教訓呢?

「不讓我去,那你怎麼喜歡去啊?」歐倩倩歪頭不滿的問,眼神依舊清澈,還是個孩子。

「我?」周軒一怔,他只去過一次,還是被喬三帶去的,恰好遇到歐倩倩而已,談不上喜歡,沒好氣道:「我喜歡的事情多了,還喜歡吃紅燒肉呢!」

「好肥啊。」歐倩倩捂著小嘴巴,喃喃道:「好吧,回去我也多吃點兒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哦,沒什麼。」

歐倩倩非要留下,說是等周軒忙的時候,可以替他看店,周軒不答應。看什麼店,馬上就要上高三了,正是衝刺高考的時候,周軒才不會拖她後腿,歐強也不會答應的。

「大哥哥,我們老師說了,我考一類大學沒問題的,今年就讓我嘗試考一次。」歐倩倩扒著門框不肯走。

「那就考上大學再說!」周軒掰開她的手指,不客氣道。

「說話算數!」

「我還可以發你工資呢!」

歐倩倩氣哼哼走了,不太適應小細跟皮鞋,還拐了一下,惱羞的使勁剁幾下地面。周軒看到這一幕,好氣又好笑,歐強現在忙,顧不上她了,小丫頭遲來的叛逆期到了。

「苗苗,今天晚上吃什麼?」

周軒朝著樓上喊了一句,冷不丁才想起來,佟苗苗已經走了,這輩子能不能再見很難說,至於再吃她做的飯,那便是遙遙無期了。

將一個紅包鎖進抽屜里,那是周軒準備給佟苗苗發的工資獎金,如果有緣再見,一定親手給她。

還有兩天過年,女人街很多商店都關了門,並在門口張貼開業時間通知,只有周軒的店鋪還開著,在女人街上格外顯眼。

雖然每天諮詢的人增多,但起名館不是菜市場,清閑的時候周軒還是看書練拳習字,時間過得很充實。

「看相!」

下午,來了一名特殊的顧客,開著寶馬車,一身名牌,晃著膀子走進來,一隻腳踩在凳子上,不懷好意的看著周軒。

「白芮?你怎麼來了?」周軒不動聲色。

「你耳朵聾了嗎?老子剛才說了,看相!」白芮拍拍桌子,兩隻手都帶了手套。

「周師父嗎?我的朋友介紹我來……」一名中年男人笑著走進來,還沒做完自我介紹,白芮一腳把凳子踹翻,斜楞著眼睛,嘴裡冷冷蹦出一個字來,滾!

中年男人嚇得掉頭就跑,被門檻絆了一下,從台階上滾下去,疼的哎呦慘叫。

「白芮,該賠醫療費了。」周軒冷笑。

「老子又不是沒賠過!」

白芮從懷裡掏出一把錢來扔到外面的地上,那名中年男人愣是沒敢要,連說沒傷著,一瘸一拐的跑遠了。

一樁買賣被白芮給攪合了,周軒心裡很不痛快,忍住不跟他發生衝突,繼續看書,就當做是他不存在。

白芮晃晃悠悠在屋裡四處看,還把沙發搬開仔細尋找,周軒抬頭看了一眼,鄙夷道:「沒有監控,在這裡不管是你打了我,還是我打了你,都不會有證據。」

白芮嘿嘿一笑,走過來趴在桌子上,面對周軒嘲諷道,「我知道你有兩下子拳腳功夫,在我眼裡,就是個屁,實話告訴你,我可是沒少給雨凝的爸爸打電話,讓他很煩。哈哈!」

「滾蛋!」

周軒忍無可忍,猛地往前一推桌子,白芮不提防被撞到了肚子,整個人飛離出去,蹲在門口,很是狼狽。

「周軒,我是來看相的,別給臉不要臉!」白芮惱羞站起來,捂著屁股罵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