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00章 悄然離開

第200章 悄然離開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9 09:50  字數:2440

鐵證如山!

佟苗苗在騙自己,不,周軒甚至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。為何這麼做,有什麼目的,能得到什麼好處?

周軒重重嘆息,這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,從他本意,希望和佟苗苗做朋友。可是現在,謊言被揭穿,又該如何面對。

管她是誰,只要是打開心扉,告知實情,周軒可以既往不咎,還可以繼續維持現在的狀況。打定主意後,周軒蹭蹭上樓,在樓梯拐角處輕聲喊道:「苗苗,起來了嗎?」

沒有回應。

苗苗?

還是沒有,屋裡很安靜,周軒心懷疑惑,上樓一看,懊惱的直拍腦門,佟苗苗,不見了!

小床打理的整整齊齊,上前摸摸溫度,冰涼,離開已經一段時間了。是啊,佟苗苗那麼聰明,暴露出那麼多優點,肯定要有防範措施。

窗戶沒有鎖,可以斷定,她是從這裡走的,為的就是不驚動周軒。

掏出手機給佟苗苗打電話,無人接聽,周軒猜想,大概這個號,她再也不會用了。至於這個號登記的主人是誰,也沒有必要去查證,佟苗苗都能做出開房的單據以及視頻證明,手機號應該沒有實名認證或者是用的假身份證。

佟苗苗,你在哪裡,還沒有給你工資。周軒很鬱悶,發現疊好的被子上還有一張字條,上面娟秀整齊的字體,

周軒,我走了,你是個君子,我也不是小人。

周軒苦笑,佟苗苗這是在傳達一個信息,不要害怕,她不會害人的。

天知道!周軒清楚記得,佟苗苗跟他說過這樣一句話,周軒帶給她的驚喜,已經超過三萬塊錢。所以,佟苗苗一定是從這裡探知到重要情報,然後將它賣給什麼人。

周軒愣愣的坐在小床上想了很久,最後確定這個假佟苗苗就是來打探他是否失憶的。不管和真的佟苗苗是否開過房,但她這麼確信周軒會認錯人,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?

想來想去,還是那場新聞發布會,字體對比差異巨大,總會有細心人對此起疑心。想到這裡,周軒一驚,不會是穿越的秘密被人發現了吧?

但是轉念一想,這在科學上無法成立的事情,只要周軒咬死不對外說,別人也只會猜測他失憶,神經錯亂,或者是激發了異能。

將整個二樓搜索一遍,又在滑鼠墊下發現了一張開房單據,是原始單據。佟苗苗這是把證據給他了,說明以後不會再拿著這張單據威脅。

「周軒,問清楚了嗎?」虞江舟有些著急,再次打過來電話。

「沒有,她已經走了。」周軒沮喪道。

「走了?不會是出門買東西什麼的吧,說不定還會回來。周軒,這回不能再心軟了,一定要控制住她,然後報警。」虞江舟建議。

「是真的走了,都留了字條了。」

周軒將字條上的字念了一遍,虞江舟很意外,這麼快就溜了,說明這個假佟苗苗的反偵查意識很強。

關於假佟苗苗的真實身份,虞江舟有好幾種猜測,汪洋大盜或者是剛從監獄裡出來的通緝犯,又或者精神病醫院跑出來的,都被周軒否了。

佟苗苗的真實身份,都隨著她的突然離開,成為一個解不開的謎。要想打開,只有等到下次見面,再去問清楚。

「走了更好,不結仇。其實,要不是她有點神經質,我還真是挺喜歡她的。」虞江舟說了句心裡話。

「同感。」周軒嘆息。

哼!虞江舟掛了電話,周軒坐在空蕩蕩的屋子裡,卻覺得很冷清,確切說,是心裡感覺空蕩蕩的,好像是丟了魂一般。

姜靚也曾在這裡住過,她不在時周軒反而覺得更清凈,和佟苗苗相處時間不長,但她的音容笑貌就活靈活現的出現眼前,令人印象極為深刻。

來到樓下廚房,剛買的小冰箱,還有各類廚具,打開鍋蓋,裡面空無一物,如果佟苗苗在,這時候都已經吃完早餐了。

唉,周軒拿出手機,再次撥打那個號碼,沒人接聽,於是發過去一個簡訊,苗苗,不管你在哪裡,你是誰,我都希望你平安幸福。

新年的腳步近了,臨海市卻冷清了,很多外地務工人員返回老家,還有不少家庭趕去和父母團聚,街道行人少了,公交車也不擁擠了。

周軒每日還是大部分時間在起名館,陪伴他時間最長的是書籍,在浩瀚的書海中遨遊,可以忘記煩惱和憂慮。

沒有佟苗苗的回復簡訊,也不知道她到底看到了沒有,周軒再打那個號碼,卻顯示是空號,已經被註銷了。

聯繫不上的,還有另外一個女孩子,那就是羅雨凝。原來的那個號碼,周軒打過很多次,從關機狀態到停機,再也沒有聯繫上。

羅雨凝被家人嚴密監視,沒有機會與周軒相見,甚至換了號碼也不能通知,周軒幾次想要去羅雨凝所住小區,又擔心魯莽的行為讓她更加為難,便壓住了內心的想法。

總會開學的,羅吉野管得住女兒一個假期,周軒就不信,他會不讓羅雨凝去上學。但是周軒又懼怕開學,唯恐那個時候羅雨凝已經妥協,哭著宣判兩人感情的死刑。

「小軒啊,回家過年吧。」母親孔玉慧打來電話。

「媽,我還得打工賺錢呢,就不回去了。」周軒沒答應。

「還差多少錢,媽給你。」

「媽,以後兒子再也不跟家裡要一分錢。待會,我給你再打一萬塊錢,想吃什麼想買什麼,別捨不得。」周軒勸說。

「一萬塊?呦,兒子,你怎麼賺那麼多錢,不得沒日沒夜的忙乎,可別累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