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95章 女人間的唇槍舌戰

第195章 女人間的唇槍舌戰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61

柳婉君也真的累了,從準備到現在,將近三個小時,那根緊繃的弦還沒放鬆下來。

「老師,今天晚上興凱集團有個新年晚會,您跟著去熱鬧下唄?」柳婉君笑道。

「老了,這會兒腿跟灌鉛似的,都快走不動了。」柳婉君笑著擺擺手。

「沒有太嘈雜的音樂,時間也不會太長,我真的很希望您能過去。」虞江舟誠懇道。

柳婉君有些猶豫,看了看老伴兒雲傲風,兒子在外地,新年也回不來,老兩口還真動了這個心思。

佟苗苗雙手撐在膝蓋上,嘟著小嘴巴,像是撒嬌的口吻:「柳伯母,您就答應了吧,否則我去了那裡也覺得沒意思。」

柳婉君呵呵笑,架不住孩子們盛情邀請,看老伴兒也有玩心,索性答應下來,大不了明天睡一天。

虞江舟拉著臉,周軒也覺得佟苗苗說話有些不妥當,這麼說話有壓低興凱集團的新年晚會抬高別人的嫌疑,顯得魯莽。

「佟苗苗是故意的。」虞江舟冷聲道。

「她又不認識你,江舟,別想多了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周軒,從來到現在,你一直在替她說話,到底什麼把柄抓在人家手裡?」虞江舟質問。

「苗苗在我這裡最多干一年,而且,本性不壞。」

「我沒問這些。」

「好了,走吧。」

哼!虞江舟瞪著眼睛,過去在左邊攙扶起柳婉君,佟苗苗也是上了倔脾氣,右邊挽著胳膊,兩個女孩兒雙眼一對,又都迅速翻個白眼,誰也不理誰。

柳婉君一直面帶笑容,對於兩個女孩兒的小動作視若不見,虞榮夫婦熱情的將老兩口迎上加長賓利,虞江舟則低聲對周軒說道:「你跟著我走。」

「苗苗,咱們跟著虞小姐走。」周軒主動帶上了佟苗苗,自己的秘書,不能太冷落。

虞江舟沒反對,發動車子,不經意的問道:「佟小姐,在臨海都開什麼車啊?」

周軒不由皺眉,女人何必為難女人,幾個女孩兒能比得過虞江舟,輕輕鬆鬆開一二百萬的車?

佟苗苗卻表現得很淡定,「哦,我喜歡大一點的車,比如悍馬、喬治巴頓超級越野之類的。」

「呵呵,聽這口氣,你不止一輛車了?」虞江舟輕笑。

「你不會只有這輛瑪莎拉蒂吧?」佟苗苗也笑了,帶著幾分蔑視。

「不吹不會死的。」虞江舟不信,一輛超級越野價位可以和她的車媲美,佟苗苗要那麼有錢,也不會給周軒當秘書去了,她可是已經打聽到,月薪三千而已。

「沒必要騙你,我這人缺乏安全感,越野車多雄壯,萬一和你這種華而不實的車撞了,死的一定是你。」

佟苗苗語氣冰寒,讓人莫名膽顫,恰好一個行人橫穿馬路,虞江舟猛打方向盤,又差點刮擦旁邊車輛,不禁和周軒都驚出一身汗來。

而佟苗苗卻是波瀾不驚,還有些嫌棄的搓搓鼻子,大概嫌車內真皮的味道不夠檔次。

虞江舟驚魂初定,惱羞說道:「都怪你說不吉利的話,差點出車禍。別忘了,現在咱們同一輛車,要是翻了,一起死。」

「生死有命,富貴在天,死有什麼好怕的,多經歷幾次,就會習以為常。」

「那我真得好好請教你,月薪幾千塊,如何買上百萬的車?」虞江舟逼問,恨不得立刻揭穿這個討厭的女孩兒。

「以前我工資高,能夠月入萬元,每月還是能有結餘的。比如,現在在周軒那裡是三千,吃喝住宿,周軒全包了,我可以不買衣服化妝品,也沒什麼人情往來,出門能坐公交的不打車,能走著的不坐公交,工資大部分可以攢下,如果再有獎金提成什麼的,一年就能有四五萬的存款。」

佟苗苗一本正經,虞江舟卻要笑噴了,「好大一筆存款,然後呢,存幾十年?你現在才多大?」

「哪能等那麼久,我自己的四五萬,其餘的一百多萬,找親屬補上就是了。」佟苗苗呵呵一笑。

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周軒,嗅到了火藥氣息,兩個女孩兒唇槍舌戰,互相碾壓拆台,如果是周軒開車,兩人坐後面,非得打起來不可。

「哈哈,很勵志的省錢理論。」周軒乾笑兩聲,虞江舟卻翻了一記白眼兒,狗屁勵志,這就是胡攪蠻纏!

虞江舟悄悄指了指自己腦袋,周軒會意,她是覺得佟苗苗腦子有問題,其實周軒也考慮到這個問題了。

佟苗苗會不會是有什麼精神類的疾病?剛才那番話,外人聽著都是笑話,她卻說得那麼坦然,好像就是真實發生的故事,容不得懷疑。

但是,據周軒對佟苗苗的了解,這人思維十分清晰,表現出的能力和虞江舟有得一拼,但兩人的區別就像是柳婉君的評價,佟苗苗的路子很野,虞江舟比較匠氣。

虞江舟做什麼都有板有眼,佟苗苗卻經常不按常理出牌,明知周軒對她心存疑惑,但我行我素,讓疑點暴露的更多。

興凱集團的新年晚會就在興凱大廈三十二層的餐廳舉行,已經擺放好了桌椅和舞台,張燈結綵還掛滿了各色氣球。

晚會早已開始,此時已經進入到中段,現在台上正是一首美聲唱法的歌曲,贏得了滿堂彩。

因為前排音響聲音較大,虞榮那一桌便挪到了中間位置,同時給兩位老藝術家換了帶有坐墊靠背的座椅。

「雲老,步老今天怎麼沒有過來?」周軒打聽道。

「病了,剛出院。」雲傲風擺擺手。

「嚴重嗎?」周軒關切問道。

「他啊,這是心病,多年揣著,上次你給他打開了心結,心頭這麼一松,就發泄出來了。」雲傲風感嘆道。

「依我看啊,是好事兒,我們作為他的好友,這麼多年從來不知道還有這麼一檔子事兒。也難為加琢了,藏了這麼久。」柳婉君說道。

正說著話,台上主持人說道:「每次集團文藝活動,大家都有耳福傾聽虞董事的鋼琴曲。現在,就讓虞董事為我們彈奏一曲,好不好?」

大家鼓掌叫好,虞江舟卻沒了興緻,佟苗苗隨心所欲的鋼琴演奏獲得了柳婉君的高度認可,打擊了她的自信,起身道:「剛才主持人也說了,每次都聽我彈琴,可能都有些煩了。」

「沒有!」大家笑道。

「不過,今年我倒是有個更好的建議,讓我們興凱集團駐臨海大學科研基地的周軒先生彈奏古琴一曲,大家說好不好?」虞江舟笑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