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87章 身邊的危險

第187章 身邊的危險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533

第一次見面,姬盛還有事情求自己,周軒有些意外。

「姐夫,有什麼能幫忙的,我一定儘力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還是你梅姐,太閑了,我這麼忙,不可能每天都陪著她。以後你勸著她點,沒事兒多看書,旅遊什麼的,找點興趣愛好。另外,我也可以給她一部分投資基金,做做生意找點自身的成就感。」

說了這麼多,姬盛想要表達的意思很簡單,讓周軒沒事兒多帶著濮梅玩兒。在他這個年齡段看來,周軒確實就是個小輩。

「知道了,讓梅姐保持心情愉悅。」

「對,對,就是這個意思。」姬盛高興的用手梳頭,露出來的斑禿部位就更多了。

「姐夫,脫髮有些嚴重啊。」周軒道。

「是啊,什麼法子都用了,還是這樣。人老了就是這樣,抵擋不住衰老的腳步。」姬盛不無感慨。

姬盛風度翩翩,也是個少有的美男子,斑禿確實會給他的外在形象打折扣。

「看其他部位還是挺濃密的,如果沒錯的話,脫髮現象應該是兩年前就有,今年尤其嚴重吧?」周軒說道。

姬盛連連點頭,「不錯,去年是洗頭還有梳頭的時候掉落得多,當時沒在意。今年是一把把的掉,有時在浴缸里飄著一層,看著就觸目驚心啊。」

「姐夫,來,我給你把把脈。」周軒招手道,姬盛主動坐到他身邊,解開紐扣,將手腕露了出來。

脈象平穩有力,姬盛身體素質還是不錯的,脫髮的問題解決起來不難。

周軒給出了方法,每天臨睡前梳頭一百下,鳴天鼓一百次。所謂鳴天鼓,就是用掌心捂住耳朵,拇指除外,用其餘四指勻速緩慢敲擊後腦,如此一來,腦海中就能聽到鼓聲。

「你開的方子很簡單啊。」姬盛很高興,沒有全信,但總歸是新的希望,畢竟操作起來不複雜,也容易堅持下來。

「健身房可以把身體鍛煉強壯,但心理壓力也要及時釋放,這才是你脫髮的關鍵。姐夫,按著這個堅持三個月,就會有效果,只是不會再達到年輕時的濃密程度,但不至於露出頭皮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,我就按你說的做。」

姬盛開懷大笑,又讓周軒給他看相,客觀講,姬盛有能力又有運氣,為人聰明又能面面俱到,是個商業人才。晚年運勢也不錯,後代能夠子承父業,將祖業發揚光大。

「哈哈,周軒,你的意思是我那未出生的兒子將來還很有出息?你啊,還真是知道維護娘家人。」姬盛笑問。

「姐夫,我只是實事求是。我師父說過,術士之道即為天道,妄言當遭天譴。」周軒一臉認真。

「你師父是個高人,他的本事應該比你還強吧?是不是很會養生,可以長壽?」人越有錢有地位,越是對生命健康注重,姬盛也不例外。

這個,師父英年早逝,在術士界,壽元低的拿不出手,周軒岔開話題:「師父已經去世多年了,不過他說我能活兩千歲。」

姬盛又是一陣大笑,當做了笑談,別說是兩千歲,他就是能活一百歲也心滿意足了。兩人聊的很愉快,姬盛執意要給那一萬塊錢,周軒還是只抽了一百,象徵性收費。

周軒不會刻意恭維,姬盛面相確實很不錯,只是有一樣他還是保留沒說,姬盛在生活作風上不夠檢點,身邊從來不缺女人。

在車上,姬盛和周軒繼續聊天,邀請他沒事兒也可以多來家裡陪陪濮梅,畢業後如果有興趣,可以到他的集團去上班等等。

一直送到女人街起名館,姬盛才開車離開,佟苗苗在門口看到這一幕,笑道:「行啊,跟老姬關係到這種地步了?」

「頭一次見面而已,談不上多深的交情。」周軒客觀道。

「老姬這人滑頭得很,表面誰也不得罪,其實原則性很強。能讓他親自送來,說明老姬對你沒有太大的戒備心。」

一口一個老姬,好像對他特別了解似的,周軒納悶問道:「你不是一直在外地嗎,怎麼也認識姬盛?」

「臨海首富,誰不知道?」佟苗苗很冷靜,又問:「車接車送的,姬家這回應該給你不少報酬費吧?」

「哦,對了,總共兩百。給,入賬。」

周軒將錢遞給佟苗苗,她滿臉不可思議,「不可能,肯定不是這麼點兒。」

「給的不少,但我只收了二百。」周軒淡淡道。

佟苗苗微微一笑,大有深意的說道:「周軒,你這人很難對付啊。」

「你又不想對付我,怕什麼?」

兩人相視一笑,都不解釋。這些天來,佟苗苗工作毫無瑕疵,每天翻看相關書籍,也在風水相術等方面提升自己的水平。

周軒不在店裡時,佟苗苗也能說出一二,引起顧客的興趣,所以,預約率很高,收入比較穩定。

生活上也有人照顧,每天變著花樣的吃喝,周軒都感覺自己有些胖了。

但是,周軒還是發現了問題所在,佟苗苗總是有意無意的提到過往,想要對他深入了解,都被他含糊遮蓋,不做正面回答。

之所以還把佟苗苗這樣看似危險的人留在身邊,是因為周軒對她也很有興趣,誰的人?想做什麼?想要得到什麼?

另外,周軒看得出,佟苗苗沒有害人之心,不會趁機害了他。

臨海進入一年中最冷的時期,但周軒心頭卻始終燃燒著一把溫暖的火,因為假期可以經常和羅雨凝見面。

「雨凝,怎麼又吃那麼少?」

一天中午,周軒請羅雨凝吃飯,還是她愛吃的鐵板米飯,卻吃了不到三分之一,便放下了勺子。

「今天太冷了,吸進去不少冷空氣,所以胃口就有點疼。」羅雨凝說道。

周軒沉默,沒有自己的轎車,大冷的天,心愛的人跟著他換乘公交,羅雨凝這種體質確實受不了。

「沒關係啦,喝點熱飲就好了。」羅雨凝體貼的安慰道,「還是我太懶,平時媽媽又寵著我,鍛煉太少。」

「雨凝,相信我,畢業的時候,我先給你買車,再也不怕風吹雨淋。」周軒將一雙還沒是冰涼的小手握在掌心中。

「不,咱們先交首付買房子。冬天很快就會過去,我也會慢慢適應的。」羅雨凝柔聲道。

「好,以後我也給你買海邊別墅。」

「我才不要,聽說那裡可潮濕了,衣服一周都晾不幹呢。」

「你不喜歡?」

「我,喜歡,只是才不要為了房子車子,讓你太累。」

這一刻,周軒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他暗中發誓,也要讓羅雨凝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