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85章 諧音害人

第185章 諧音害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11

濮梅咯咯一笑,指了指肚皮。

「不會吧,梅姐,你想讓我給孩子取名字?」周軒問道,孩子沒出生就著急取名字的,從古至今,濮梅還是頭一份兒。

「不是告訴你了嘛,男孩!預產期在三月。」

濮梅就是閑的,孩子沒出生,預產期只是個參考值,有早有晚,而且還有出生時辰都不能確定,現在起名為時過早。

「梅姐,日子和時辰都不知道,起名有點心急了吧?」周軒試探問。

「當然急啊,我恨不得立刻給姬家添個財產繼承人。我可是聽說了,凡事有撞日一說。」濮梅振振有詞。

「可有家族字輩?」周軒又問。

濮梅感嘆不已,手指點著周軒,無奈笑道:「老弟,你這話可真是戳到了姐的心窩裡。他們姬家有族譜,到了我兒子這輩兒是吉字,多俗啊!而且,怎麼起名都不好聽。我就因為這個不願意,老姬卻不答應,男孩子必須按字輩來,將來還要入到族譜里去。」

難度有點大,其實吉這個字本身並不錯,還很符合姬家的經濟狀況,是對生活的美好祝願。

只是當代社會人口激增,這個字被頻繁使用,落俗是一方面,還帶有濃濃的鄉村氣息,再配上姬這個姓,如果不是牽扯字輩,周軒也不會選這個字。

如果依照字輩來取名,濮梅肯定第一個跳出來反對,而如果換了字,那麼濮梅的丈夫又不會同意,難題落在了周軒肩頭。

「老姬那一代是盛字輩,他乾脆就叫姬盛,我兒子總不能叫姬吉吧?」

濮梅提到這茬就起不到一處來,看來沒少跟老公商量,對方沒鬆口,唯恐兒子出生她正住院,出生證明還有戶口報備都按著不喜歡的名字添了上去。

名字是一個人的終生符號,需要朗朗上口容易讓人記住,如果父母中有一人總覺得叫著彆扭,將來也會是吵架的導火索。

濮梅又壓低聲音,「中午我把老姬叫回來一起吃飯,你一定要幫姐說服他,要不真的來不及了。」

「梅姐,吉字其實很不錯」

「哎呦,老弟,可別跟姐提這個字。聽到這個字我就肚子疼,我要流產了,就賴你!」濮梅任性道。

周軒連忙閉上嘴巴,這個責任他可付不起,還是等姬盛回來,再探探他的口風吧!

到了濮梅的休息時間,保姆掐著時間點讓她回去躺著,濮梅則安排人帶著周軒在周圍轉轉,尤其是那片私家海灘。

美景在前無欣賞,周軒滿腦子都是這個未來公子哥的名字問題,得罪任何一方都是得罪兩口子,那麼在臨海,他的容身之地可就越來越小了。

涉及兒子的起名大事,姬盛不到十一點就回來了,濮梅已經從三面落地玻璃的卧室里睡醒了一覺,正跟周軒在屋裡聊天。

是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,卻是相貌俊朗,身材筆挺,堪比當紅模特。因為家中有個小媳婦操持,衣著打扮風格趨向年輕化,如果不是頭髮稀疏有斑禿的毛病,姬盛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。

「大盛回來了?」看到老公,濮梅甜甜一笑,拄著腰迎過去,費力的從鞋櫃取出拖鞋。

「這活你就別幹了。」姬盛連忙扶住濮梅,眼中全是關切。

「老公的貼身東西,我不願意別人碰。」濮梅堅持給姬盛換好拖鞋,姬盛呵呵笑了,又摸摸妻子的肚子,「今天兒子乖不乖?」

「不乖,他說不喜歡你家的字輩兒。」濮梅撒嬌道。

「又來了。」姬盛微微皺眉,不接這個話茬,而是說道:「明天把這個鞋櫃換了吧,換一個高點兒的,不需要你彎腰。」

周軒站起身,姬盛遠遠就伸手過來,滿臉笑意,「這就是小周師父吧,我聽小梅講了,你很有才華,而且還懂得醫術,在學校也有出息。」

八面玲瓏,這是周軒對姬盛的第一感覺,越是這種人,表面越客氣,實則打動他們往往很難。

「姬總過獎了,前幾天還被校長叫到辦公室訓了一頓呢,哪有你說的那麼好。」

「哈哈,風趣幽默,不錯。」姬盛大笑。

濮梅走過來,趁機說道:「大盛,過了年,我就要生了,時間不等人,今天先把兒子的名字確定下來吧。」

姬盛沒吭聲,濮梅有些著急,又催問一句,姬盛這才皺眉開口:「急什麼,不是還有兩個多月嗎,生出來再取名也不遲。」

「怎麼不著急,肚子太大,人家飛機都不讓上,眼看著就要在香港過年,兒子卻連個名字還沒有!」濮梅拉下臉,氣哼哼的喘粗氣。

「哎呀,又生氣,這樣對孩子不好,要保持愉悅心情嘛。」姬盛安慰道。

「我能高興的了嗎?天天為了這事兒跟我吵架,你真的希望自己兒子將來被人叫小姬吉啊!」濮梅提高嗓門。

還有客人在場,姬盛臉上掛不住,「小梅,你換車要珠寶,我都依你,但是兒子這個名字必須得用吉,這是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。」

「你聽見老祖宗親口對你說了,還是託夢給你了?」

「這不成了抬杠嗎?誰說叫姬吉了,不是還有第三個字嗎?第三個字隨便你選,這是我的最大讓步。」姬盛也是絲毫不讓。

「還用我選嗎,女兒都給她弟弟取好名字了,叫bn!」濮梅很激動,幾乎是尖著嗓子在喊。

「什麼積極棒?」姬盛愣了。

「就是豬豬俠的主題曲啊!」濮梅哇的一聲哭了,「有女兒那個教訓還沒讓你警覺啊,名字能是亂起的嗎?我寧願不生下來,也不讓他叫小姬吉,上學回來就告狀同學笑話他,你怎麼就那麼狠心。」

「梅姐,千萬別激動。」周軒看她氣的臉色發白,連忙安慰。

濮梅真的動怒了,直嚷嚷肚子疼,姬盛連忙坐在她身邊,急的汗都下來了。

「你走開,我不願意看到你!老弟,姐只信你,你快過來看看,姐快疼死了。」濮梅沖周軒招手。

臉色都變了,不是裝的,周軒不敢含糊,立刻為她把脈,又用手按了按肚皮,很硬,這是宮縮的表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