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84章 冥冥中的定數

第184章 冥冥中的定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52

劉強表示不清楚,梅姐的命令他只管負責下達,哪有他打聽的份兒。

「周師父,雖然我不清楚梅姐的意圖,但我猜多半是好事兒,看梅姐心情挺好的。」劉強解釋道。

之前聽劉強說過,濮梅的老公是臨海市最有錢的人,各種路子都走得通。後來濮梅來求保胎之法,並留下了聯繫方式,周軒一直沒有打過電話,只是把號碼存在了手機里。

算日子,濮梅也應該有六個多月的身孕,應該是和胎兒有關係。

周軒只是遲疑了一下,便答應了下來,在臨海他該建立自己的朋友圈了,簡單收拾下就要動身。

「哼,看人家有錢上門巴結臉。」佟苗苗小聲嘀咕。

「梅姐最初的時候胎像不穩,於情於理,我也該去看看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哦?佟苗苗一愣,又呵呵一笑:「周軒,我發覺你這人挺有意思。該記住的忘了,以前不會的,現在激發了。」

周軒沒做解釋,隨口問:「要不要一起去?」

「沒興趣,還得看店。」

佟苗苗具體工作做得不錯,但賺錢的敏感度卻不如姜靚,換做是她,早就恨不得替周軒答應下來,有錢不賺是傻瓜。

門外等候的是一輛房車,周軒並不意外,姬家有錢,想必家中也是豪華獨棟大別墅。

然而,濮梅家的所在還是超出了周軒的想像,竟然是海邊別墅!這是臨海得天獨厚的優勢所在,依山而建,面朝大海,早起看日出觀海潮,夜晚海濤隱隱伴隨入眠。

去首陽虞江舟家,周軒只是震撼,有錢人的生活過成這樣,然而濮梅的家卻讓周軒心動,這才是理想的生活環境。

據說這裡的房價最低得四萬塊錢一平,一棟別墅動則上千萬,已經把小康生活水平以下的群體擋在了外面。

「梅姐現在就跟老佛爺似的,專門有兩個保姆照顧她,走路都得用攙扶的,嘿嘿。」劉強笑道。

「既然有錢,在意點好,畢竟梅姐的體質不是太強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就是這個理兒,有錢!唉,我媳婦晚上生孩子,白天還在幹活呢,真是沒法比啊。」劉強無比感慨。

「你們三個一直都跟著梅姐嗎?」周軒問。

「哪三個啊?哦,你說上次那倆傢伙?嘿嘿,我們也是姬家外環的工作人員,有零活就干,平時也是各忙各的。」

正說著,周軒看到別墅延伸出來的封閉玻璃走廊中,濮梅正興高采烈的跟周軒擺手打招呼。

濮梅失手打死了原來的周軒,卻把現在的周軒給激活了,從個人角度,周軒還是很感謝她的。

「嘿嘿,梅姐笑了,周師父,這回你可要發財了。」

劉強羨慕的退了下去,周軒則走向濮梅。玻璃擋住了海風卻灑滿了陽光,裡面只有兩張躺椅,濮梅撐著大肚子站起來,周軒連忙上前,擺手道:「梅姐,行動不方便,就別亂動了。」

「可不是,最近都要悶死了,除了吃就是睡,什麼事兒都沒有。」濮梅嘟囔道。

「梅姐叫我來,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?」周軒關切問。

「沒有,我好得很!老弟,你這法子可真靈,從那以後,我再也沒有出現異常,六個月的時候去照彩超,孩子比標準還大了一周呢,醫生說是養得好,這得感謝你啊。」濮梅由衷道。

「那是梅姐自己修來的福氣,我只不過是盡到告知義務而已。」周軒客氣道。

唉,濮梅嘆口氣,輕輕摸著肚子,小聲道:「什麼福氣,都要靠自己爭取。你以為豪門闊太太這麼好當?那時候我家老姬剛離婚,多少女孩兒削尖了腦袋往他床上鑽,也就我鑽得快點兒。」

周軒不由笑了,濮梅說話挺有意思,她又擺擺手:「開始我也是樂得合不攏嘴,但後來就笑不出來了,頭胎是個女孩兒,後來又懷不上,老姬那臉別提有多難看,常常晚上不回家。」

「商場嘛,可以理解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濮梅眼睛紅了,「你別哄我了,老姬不是個安分男人。」

接下來的話,濮梅沒再說,但周軒明白,看清丈夫的本質,得不到他所有的真心,那就要得到財產。兒子,便是豪門太太最好的保障。

「不說這些,其實那天姐真的挺對不住你的,壓不住心裡的火,叫去三個人把你打了一頓。」濮梅道歉。

「都過去的事兒了,而且我也沒有什麼後遺症。」周軒不以為然。

「頭天我跟老姬吵了一架,去你那裡之前又遇到一個討厭的孩子弄我車裡好多血。說起來真是後怕,要不是遇到你,我又是經期拖延又是嘔吐的,還以為是感冒了,非得吃感冒藥不可。」

濮梅絮絮叨叨,周軒卻打住她,問道:「梅姐,什麼討厭孩子,什麼血?」

哦!濮梅這才講起那天的經歷,帶著人去起名館找茬,路邊看到一個媽媽帶著個孩子,糖葫蘆簽子就扎在脖子上,看著也挺著急的,卻站在路邊等公交!

濮梅善念一動,立刻停車帶著他們火速趕往醫院,情況很危險,差一點就扎到大動脈,稍微移動耽擱,那就是生命危險。

臨走之時,濮梅還留下兩千塊錢,還把那個母親給埋怨了一通。

「想起來就生氣,孩子都這樣了,不說趕緊叫救護車,或者打個車去醫院,還去擠公交!腦袋讓門縫夾扁了吧,怎麼想的啊!唉,對待孩子可千萬不能存在僥倖心理,更不能圖省錢。你都不知道那傻娘們,連個謝謝都不會說,瞪著倆憨眼就知道發獃,我本來想等等結果呢,看到她就煩,所以就離開了醫院。」濮梅很惱火,現在提起那個不負責任的母親,還恨得牙根癢。

嚇得一個保姆連忙端來水果和溫水,勸說濮梅不要上火,以免動了胎氣。

當然不會這麼嚴重,不過周軒此時倒是想明白一個道理,濮梅雖然任性張揚,但不失良善。冥冥之中自有定數,濮梅無意間救了別人的孩子,周軒死而復生,讓她免於民事賠償和刑事責任,同時又保住了她肚中的孩子,不能不讓人稱奇。

「梅姐功德無量。」周軒豎起大拇指稱讚,又問:「那麼,今天叫我來,又是為了什麼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