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81章 謊言和威脅

第181章 謊言和威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45

女孩兒冷笑一聲,還是有備而來,從小包里拿出一張開房單據,放在了桌子上。

「小姐,每天開房的人多了,你怎麼就能證明就是我開的?而且,還是和你一起?」

周軒質疑,他對曾經那個生活不檢點的周軒不看好,但眼前這位不像是隨便的女孩子,難說不是白芮派來故意詐他的。

「就知道你會否認,這裡還有。」

女孩兒又拿出張複印件,上面赫然是周軒的身份證號,之後兩張照片便是鐵證了,周軒和女孩兒先後進了房間。

逍遙賓館308室,周軒見過這家賓館,距離臨海大學不遠,檔次中等,價格偏低,還經常有優惠活動,很像是原來周軒的消費場所。

「周軒,我手裡還有監控以及咱倆真正的資料,你如果感興趣,下次可以拿來。反正啊,我不怕丟人。」女孩兒攤手道。

害人不淺的周軒啊!之前的周軒做了這麼多混賬事兒,現在卻要他來買單,實在是窩囊。但如果這些資料傳播出去,那比學校的錄音還要可怕,全身是嘴也解釋不清楚。

周軒聲名掃地是必然,這會讓閆平川校長的心血白流,保送資格也有可能因此被取消。另外,和羅雨凝的關係便是真的結束了,她都不會原諒自己。

周軒望著桌上幾樣證據,心裡很是懊惱,而這個女孩兒來此的目的,到底是什麼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周軒直接問。

「呦,這麼快就忘了?那可是你的第一次啊,而且事後我還給了你五百塊錢,應該印象深刻才對。」

佟苗苗的話又讓周軒心生鄙夷,居然還收人家女方的錢。佟苗苗從錢包里拿出身份證,上面的名字是佟苗苗,年齡也比周軒大五歲。

在這個時代,大部分女孩子對自己的名節還是看得很重的,佟苗苗當麵攤牌,甚至不顧自身名譽,令周軒不解,問:「佟苗苗,你今天找我,到底是為了什麼?」

「**一夢,我懷孕了。」

佟苗苗淡淡道,周軒卻驚得站起身來,「什麼?不,那絕對不是我的孩子!我可以對天發誓!」

佟苗苗冷冷看著周軒,突然噗嗤笑了,壓手道:「瞧你嚇的,逗你玩兒呢。其實那次你情我願,我還大你好幾歲,不可能走在一起,何況你還那麼沒出息。再後來,因為家裡的原因,我不得已從外地一家外企單位辭職回到臨海,現在沒了工作,而你恰好發達了,這才來找你。」

「家庭原因是什麼原因?」周軒警惕問。

「年紀大了,家裡催婚唄!」

「不可能!」周軒皺眉道:「佟苗苗,你在騙我吧!你面上父母宮晦暗,不見任何凸起,幼年父母早走,從小就是個孤兒,經常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,怎麼會有家人催婚?」

當面點破佟苗苗的謊言,她也不惱羞,無所謂道:「我又沒說是父母,那家外企公司的老總一直在騷擾我,寄居的親戚還勸我就範。所以,沒法待下去了。對了,我剛從說自己懷孕了,你怎麼那麼確定自己不是孩子的父親?」

「實話實說吧,從面相上看,你不但父母宮弱,子孫運也淡薄。或許,」周軒略作停頓,如實道:「說出來,你別難過,或許這輩子你都當不了母親。」

「我知道,幾年前出車禍受了傷,我就失去了生育能力。」

佟苗苗大大方方承認,眼中清水波瀾不驚,讓周軒越發覺得她是謎一樣的存在。不管佟苗苗到底是何居心,將她穩住,確實很有必要。

「好吧,承蒙看得起,記得那一夜的往事,我這裡正在大量招業務員,收入不低。如果你願意的話,可以和銷售公司的喬經理聯繫,我給你張名片。」

周軒剛拉開抽屜,佟苗苗卻擺擺手,「我所學專業和跑業務不對口,我很看好你的相學事業,你這裡不就正在招人嗎?這是我的簡歷,我要應聘你的私人秘書,要求是提供住宿,月薪三千。」

一份簡歷又擺在面前,看工作經驗,很是豐富,在外企單位也是管理者崗位,能力和外語水平都很高。來到起名館看店打掃衛生,大材小用,而且要的工資也不高,也在周軒的承受範圍之內。

如果是別人,周軒肯定會馬上答應,但是佟苗苗來者不善,手裡還有對他極為不利的要挾工具,心裡不踏實。

「周軒,你不用多想。我這屬於過渡階段,我很需要錢,只有你這裡能提供住宿,要知道外面租房子也很貴的。」佟苗苗認真說道。

「你需要多少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三萬,賺夠這些錢我就走,以後再也不會來麻煩你。當然,那些證據我會交給你銷毀,同時我還可以寫一份保證書。」佟苗苗眨眨眼睛。

「我可以給你三萬塊錢!」周軒立刻說道。

「別逗了,現在是法治社會,你現在心裡恨著我,拿了這些錢回頭告我一個敲詐怎麼辦?」

周軒無語,他真沒這麼想,佟苗苗冷笑,起身擺擺手,留下一句話,周一她就來上班。

時代變了,求職者居然讓老闆變得這麼被動。

外企單位的管理者到起名館賺三千塊錢的工資,說出去誰信?但之前的周軒讓現在的周軒氣短,不能提出任何反對。

起名館有必要安裝監控了,周軒下定決心絕對不再和佟苗苗發生關係,以免有新的證據又被她控制在手裡。

佟苗苗十分可疑,周軒為此苦惱不已,這種事報警沒有意義,還會先搞臭自己,而且也不能說給任何人聽。

「師父啊,徒弟又要歷劫了。您老人家在天有靈,一定要保佑徒弟不再被女人害死。」周軒心中暗自祈禱。

起名館不是周軒一個人住,還得跟歐強打聲招呼,否則有重色輕友之嫌。

只是,剛說明情況,歐強立刻痛快的答應了,說是自己在起名館也幫不上什麼忙,立刻出去租房子。

掛了電話,周軒感動不已,關鍵時刻還是好哥們善解人意,回頭一想,不對啊,重色輕友的傢伙是歐強!

現在的歐強和蘇芳菲如膠似漆,還在她所在網站做了宣傳廣告,兩人整天膩在一起,迫不及待租房子多半是為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