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80章 招聘打下手的

第180章 招聘打下手的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31

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,把辰爺自己也給嚇了一跳。但是通過資料比對,他越發覺得事情可疑。

首先是字體,上次的新聞發布會,周軒說考試試卷上的字體不是毛筆字,而且態度散漫沒有認真對待,這個猛一聽能解釋的通。

但是,兩份字體放在一起,天壤之別,沒聽說哪個書法家硬筆字也很差,起碼不會差距這麼大。

再有一點,通過辰爺的調查,以前的周軒不出眾,還很頑劣,似乎一夜之間突然開竅了,有如神助。

難道周軒,還有個孿生兄弟?如果不是,周軒身上一定發生過什麼,這個,必須查清楚。

「辰爺,我們調查過了,假期時候,濮梅帶著人去起名館打過周軒。」一名手下說道。

「濮梅親自帶人去的?可靠嗎?」

「錯不了,這是其中一名打人者親口說的,下手很重,一度把周軒打昏迷。當時還害怕,把人再給打死了,後來周軒醒來幾句話就被濮梅給鎮住了,之後再也沒找茬。」

「好,你把這個人給我叫來,我要親自問問他什麼情況。注意,多給點錢,不要讓濮梅發現,老姬跟我關係不錯。」辰爺說道。

「這個您放心,只是詢問,濮梅就算知道了也沒什麼。」手下說道。

「還是小心些好,我倒是想看看,挨打前後的周軒有什麼變化。另外,打聽下,那個錄音里的女學生和周軒之前到底有沒有男女關係。」辰爺想了想,又說道,「對了,再去醫院查查,周軒挨打那個時間段的病歷。骨科外科,對,還有神經科,查仔細點兒。」

「是!辰爺,您是不是發現什麼?」

辰爺並沒回答,只是用手輕輕摩挲拐杖上的銀色蛇頭,嚇得手下立刻打自己嘴巴,不該打聽的別問。

等手下出去,辰爺呵呵一笑,好像,有點意思了。

現在周軒仍然任學生會主席,但學生會發現,他參與的事情越來越少,有時遇到比較重要的事情,周軒也不露面,相當於掛名。

而且,周軒也公開表示,自己會把主要精力放在學業上,新年度的換屆會提前通知,大約時間在開學後。

因為學校的緣故,周軒那一屆學生會換屆向後拖延數月,而下一年度又要提前,周軒因在職時間短,也會被同學們津津樂道。

雖然目前周軒還沒有跟羅雨凝正式建立戀愛關係,但兩人私底下簡訊頻繁,有時一天能發上百條,感情日益升溫。

羅雨凝挺身而出,令周軒感動不已。但姜靚跳樓以證清白,也很義氣,自從上次跳樓風波後,姜靚就再也沒有出現在起名館,這天下課,蔫頭巴腦的剛出教室,突然發現外面有個熟悉的身影正在等著她。

鼻頭一酸,姜靚眼眶潮濕,使勁吸吸鼻子,走過去強作笑顏:「軒哥,什麼風把你吹來了?是不是我這段時間銷售業務沒提上去,你要開除我?」

「呵呵,怎麼會,咱們可是老搭檔。靚妹,我為上次的事情感到抱歉,一些話重了些。」周軒誠懇道。

「唉,我皮糙肉厚的又不怕。倒是你軒哥,整天被別人算計,現在我有心想去起名館幫你也做不到。」姜靚嘆息。

周軒拍拍姜靚的肩頭,安慰道:「沒關係,這些我都能搞定,只要咱們之間沒有誤會就好。」

「嗯,別這樣,讓人家誤會。」

姜靚撇撇嘴,往旁邊站了站,周軒果然縮回手,姜靚心裡那個失落,這個男人,已經不是她能掌控的了。

姜靚想起一件事就無比後悔,當時周軒被打壞了腦子,她就該堅稱自己是他的女朋友,以他的認真負責,說不定現在兩人早就住一起了,哪有現在的遺憾。

周軒的遺憾也有,起名館的生意還要照顧,起碼要把房租給賺回來,失去姜靚這個得力助手,一時間還真有些手足無措。

歐強建議,周末和假期的時候讓妹妹歐倩倩過來看著店,周軒沒同意。首先周軒本人周末就有相對充裕的時間,再說小姑娘是高中生,還有一年多就要考大學,正是關鍵時期,怎麼能讓她分心呢。

思來想去,周軒還是寫了個招聘啟事,性別學歷不限,最好能保證長白班,一周可提供累計三天的休息時間,工資面議。

招聘啟事張貼後,還真有不少人來諮詢,但能留下的卻沒有。周軒這裡不忙,就是兩樣活,看店和打掃衛生,但休息時間太零散,以半天為單位,這樣還是什麼都幹不成。

也有部分閑散人員對此感興趣,周軒卻對他們不夠滿意,有的面相姦猾,有的愚鈍,還有的邋遢是非多。

還有的各個條件都具備,但要求的工資價格過高,周軒難以承受。

周六上午,周軒剛送走一位客人,一名女孩子走了進來,直短髮,傾斜的劉海蓋住了一條修長的眉毛,長相清秀,薄薄的嘴唇晶瑩剔透像是粉色的果凍。

身穿米白色長款風衣,過膝長靴,很是精明幹練。

「這位小姐,看相還是起名?」周軒習慣性的問。

女孩兒往對面椅子上一座,一條胳膊放在桌子上,淡淡一笑,「周軒,翻臉不認人啊?」

周軒心頭咯噔一下,還是個熟人,真不認識,看年齡應該和虞江舟差不多大,不該是同學關係,而周軒在臨海市除了一個逃跑的叔叔也沒聽說有什麼親戚。

大腦飛速旋轉,周軒大致猜測,或許是位顧客,含糊道:「真不好意思,生意來往太多了,失禮。」

「鬼話連篇,跟你上過床的女人多到數不清嗎?」女孩兒語出驚人。

周軒冷汗狂流,罵死了曾經那個周軒,這又是哪一筆風流債?如果這個女孩兒說的是真的,那麼應該在姜靚之前。

但周軒是看相出身,這位女孩站坐有姿,目光清澈,不像是作風不正派的人,怎麼會跟曾經的周軒走在一起?

周軒冷靜下來,笑道:「小姐,這話什麼意思,我怎麼聽不懂?」

「沒良心,幾個月不聯繫,就真的把我忘了。」女孩兒嗔道。

「哦,時間太長了,可能真想不起來。」周軒敲敲腦袋,心裡叫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