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78章 半年的約定

第178章 半年的約定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88

羅雨凝的臉更紅了,一直低著頭,周軒拉著她來到涼亭,怕太涼,又脫下自己的外套鋪在上面,這才讓她坐下。

「我只是不想你被人誤會。」羅雨凝解釋道。

「可是你卻用自己的名譽為我開脫。」周軒嘆息道。

「這有什麼,我又沒說別的,不過你放心,同學們是不會去找我爸爸證明的。」羅雨凝呵呵一笑,看到周軒火辣辣的目光,連忙又低下頭。

「雨凝,做我女朋友好嗎?」周軒直言道。

羅雨凝嬌軀一顫,低著頭不吭聲,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下來,讓周軒心疼的真想立刻抱住她。

「除非你有其他的男朋友,否則,我不會輕言放棄的。」周軒信誓旦旦,羅雨凝輕聲啜泣,瘦弱的肩頭一直在抖動,讓人的心都碎了。周軒自認口若懸河,但此時此刻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,只是拉緊她的手,決不放鬆。

好久,羅雨凝才抬起頭,淚水沖刷小臉,委屈的哽咽道:「周軒,你好壞,我等這句話,已經,已經很久了!」

雨凝!

周軒張開雙臂將羅雨凝摟在懷裡,眼眶潮濕,這一刻,他何嘗不是等了好久。什麼世人眼光,什麼流言蜚語,他們全然不怕,只想時間靜止,永遠在一起。

「周軒,我知道,你一直在為白芮的事跟我生氣。」羅雨凝流淚道。

「唉,不說他了。」周軒搖搖頭。

「我偏要說。」羅雨凝坐起身,擦擦淚痕,「這回你知道了吧,當初我不讓你參選學生會主席,就是怕白芮暗中給你使絆子。後來,你和他的矛盾越來越大,直到白芮被開除,我真的要擔心死了,白芮的性格,瑕疵必報,最後吃虧的還不是你?」

「雨凝,我懂了,原來你都是為我考慮。」

周軒感動道,事實證明,羅雨凝的擔心是對的,自從競選學生會主席,他和白芮的仇恨越來越大。而他遇到的一系列障礙,無一不是白芮參與,即便是被拘留,白芮也沒放棄打擊報復。

「我本來打算再也不理你了,可是這次又要鬧事,你要是被搞臭,可能會丟了科研基地的工作。如果白芮還能顧忌我的感受,他」

「雨凝,別說了。」

周軒按耐不住心頭的火熱,將嘴唇壓了過去,羅雨凝慌張張躲開,俏臉都紅透了,「幹什麼,路過這麼多同學呢!」

「嘿嘿,情不自禁。」周軒笑了。

「周軒,你如果真的喜歡我,我可以不可提個要求,如果覺得過分可以不答應。」羅雨凝坐直身體,一本正經。

「一百個都會答應的!」

羅雨凝猶豫再三,還是小聲說出心裡的感受,讓周軒再等她半年。因為到了畢業那個時候,她就可以進入工作單位了,有了經濟收入,便可以做到獨立。

羅雨凝希望,通過兩人共同的努力,奠定經濟基礎,以後有能力償還房貸。羅雨凝說的很含蓄,有些話沒有明說,周軒明白,她還是擔心過不了家人這一關,羅吉野是不會同意兩人的事情。

而羅雨凝願意放棄家中現有資源,願意跟周軒一起打拚奮鬥,只是這一席話就讓他感動不已,「雨凝,我早就說過,賺錢養家是男人的事情,我不會讓你受一點苦的。」

「可是白芮的話也好可怕,等我變成黃臉婆,你會不會還像現在這樣對我?」羅雨凝寒著小臉問。

單純可愛,把周軒逗樂了,「別聽那小子胡說,到了那個時候,我也成老頭了,咱們就做一對快樂的老夫婦,攜手看夕陽。」

羅雨凝一怔,嘴角露出甜甜的笑意,兩人四目相對,眼波含情,儼然一對戀人。

周軒和羅雨凝的關係朦朧又明朗,但是兩個人彼此心裡有對方,就是時間問題。畢業前,彼此忠誠,耐心等待。

半年有什麼,而且還可以經常看到羅雨凝,甚至還能一起看電影吃飯,周軒心滿意足。

高校出緋聞,掀不起大風浪,但有學生要跳樓,不得不說是大新聞。或許是跳樓未遂,又或者是學校出面參與,各大媒體對此保持忽略態度,總之是,風平浪靜。

那是對外,自從出了這些事情,周軒個人卻比較忙碌,常常是顧了這頭,顧不了那頭。

首先打來電話的是虞江舟的母親陳曉玲,「小軒,好久不來首陽,阿姨都想你了。」

「阿姨,等有機會,我一定去首陽看你。現在我也有工資了,阿姨想要什麼禮物,儘管告訴我。」周軒客氣道。

「說這話就對了,小軒,我看你啊,就跟親兒子一樣。以後,我有什麼要求就告訴你,你呢,有什麼困難,也別跟阿姨見外。一定要記住了啊!」陳曉玲熱情道。

「知道了。」

「還有啊,聽你虞叔叔講,興凱集團對你挺滿意的,將來一定能留在首陽。」陳曉玲又說道。

「是嗎?」周軒疑惑,基地正在建設,而且上次去遇到兩個老總,也沒看出多滿意來。

「那可不!阿姨的意思啊,臨海啊,快裝不下你了,還得是首陽,這裡才有發展空間。」

陳曉玲東拉西扯,周軒聽得雲里霧裡,但她強調的重點聽懂了,那就是以後不會留在臨海,少在這裡有瓜葛。

正在通話,便有電話打進來,周軒連忙跟陳曉玲說再見,看號碼,竟然是閆平川打來的,接通後說了一句話,到我辦公室來一趟。

周軒直咧嘴,不用問,一定是校園緋聞風波驚動了校長,硬著頭皮來到辦公室,果然看到一張陰沉的臉。

「閆校長,您找我是為了那段錄音的事吧,已經解釋清楚了。」一進來,周軒就連忙說道。

「還搞出跳樓事件來,說說看,你是怎麼解釋清楚的?」閆平川皺著眉頭,十指交叉,面無表情的看著周軒。

「那個,就是,我當時有不在場的證明,而且」

「去了工商局局長羅吉野的家裡?」閆平川問。

知道了還問,周軒低著頭不說話,閆平川很不高興,「荒唐!本來很簡單的一件事,又被你們搞複雜了!不過是一段錄音,又不是錄像,只要找你們身邊熟識的朋友仔細辨別,就會發現漏洞。」

「閆校長,事發突然,是我處理不當。」

「你這個學生會主席別幹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