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75章 別忘來時路

第175章 別忘來時路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522

周軒猛地回頭,卻發現是位道人。

看不出具體年紀,清風道骨,道袍浮沉,尤其一雙眼睛在晨光中格外有神,清澈無比卻又深邃不見底。

「道長。」周軒微微施禮。

「踏破虛空雖可貴,白玉蒙塵卻傷懷,終有日出夢醒之時,別忘了來時的路。」

道人的話莫名其妙,但周軒卻認為有所指,連忙問道:「道長,可是說的我?」

「山不是山,雲不是雲,你不是你,我也不是我,都是紅塵的過客。哈哈,竹官看似淡泊名利,卻早有安排,也不老實啊!」道長哈哈一笑。

周軒似懂非懂,此時人群開始沸騰起來,轉身看去,一輪紅日正在掙脫地平線冉冉升起,輝映雲海,四周歡呼震耳。

等周軒再回頭,卻發現那位道人已經下山去了,腳不沾塵,速度飛快。

「道長,如何稱呼?」周軒大喊。

「法號清月,有緣必定再見。」

清月道長頭也不回,只是揮揮袍袖,定睛一看,人已經不見了。周軒深吸一口氣,清月道長?從沒聽說過,為何對自己說出那番話來,竹官是誰?什麼叫早有安排?

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這位道長一定是位高人。

周軒遙遙作揖,清月不見,紅日噴薄而出,年輕人們高興的跳了起來,為見證一天的開始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興奮。

「周軒,你在哪裡?」裴勝男的電話打來。

「玉皇頂。」周軒淡淡道。

「我去找你!」

一直思索清月道長的話,周軒無心再徒步下山,在南天門乘坐最早班的纜車下山,然後又坐上了旅遊大巴直接到達山下,路上話也很少。

「怎麼,累了嗎?」裴勝男關切問道。

「怎麼可能呢,怕你累。」周軒嘴硬道。

「好,回去後,以泰山為題,寫一篇英文日記,明天輔導時交給我。」

「裴老師,這是旅遊,不能布置作業的。」

周軒立刻提出抗議,裴勝男則表示抗議無效,商議的最後結果就是陪她在當地逛街,購買特色產品,回去帶給老媽裴亞茹。

選了些紀念品,午飯過後,二人打車去火車站,購買了下午返回臨海的火車票,軟卧。

不是裴勝男想開了,而是假期只有站票,卧鋪也都有長途乘客,軟卧還有剩餘。與硬卧的區別就是多了道門,每間四張床,活動空間依然有限,還是不如自家舒服。

在火車上,裴亞茹就打來了電話,詢問回家的時間,讓他們直接回服裝廠家屬院,讓周軒吃了晚飯再回去。

「裴老師,跟阿姨說不必麻煩了。」周軒連忙制止。

「已經同意了,你要不去,我媽會罵死我的。」裴勝男不以為然。

吃頓飯沒什麼,周軒還在惦記生意,幾天假期,歐強一個電話都沒有打過,平時哪天不是好幾個?

周軒擔心住在起名館的歐強遇到麻煩,昨天晚上倒是打過一個電話,卻被他不小心掛斷了,然後一直沒有回撥過來。

轉念一想,一個大男人不會有問題的,而且還有喬三整天和他聯繫,不必太緊張。

等來到裴勝男家,桌上已經擺好了四個菜,和上次吃飯截然不同,全都是硬菜,唯一一盤炒豆芽,肉絲也比豆芽多。

空調已經打開,室內溫度很舒服,裴勝男張羅著兩個孩子洗手吃飯。

「周軒,家裡父母都挺好的吧?」吃飯時,裴亞茹問道。

「都挺好,我媽就是感冒後遺症沒注意,恢復差不多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見到兒子高興的吧?」裴亞茹擺擺手,嘆息道:「我理解一個母親的心思,一顆心全部放在兒女身上,每天都盼著你們快快長大。結果呢,都二十多歲了,還不讓家裡省心。」

「媽,可讓你說對了,周家阿姨看到周軒眼睛立刻亮了,當時就從床上坐了起來。」裴勝男啃著排骨說道。

「你去了沒有添亂吧?」裴亞茹問道。

「怎麼可能呢?周家叔叔跟阿姨可喜歡我了,還給了六百紅包。」

裴勝男倒是對母親毫不掩蓋,什麼話都說。

「這紅包也是胡亂要的?」裴亞茹嗔怪,她心裡明白,這錢不在乎多少,意義卻很重大。

「是周家阿姨硬塞給我的,不要不高興。媽,現在什麼時代了,六百塊不算多,又不是祖傳玉鐲子什麼的。」

裴勝男挺遺憾,裴亞茹嗔了一聲死丫頭,也沒再糾纏這個話題,還顯得挺高興,這事兒早就該預料到的。

裴勝男又繪聲繪色的講述了遷墳的事情,可想而知,裴亞茹對之類事件不感興趣。

「周軒,這是六千塊錢,你拿著。本該早點還你的,這不剛發了工資嘛。」裴亞茹將一個信封推到周軒跟前。

「媽,你幹什麼啊,周軒要是給咱家換了別墅,你怎麼還錢?」裴勝男不樂意了,六千塊,其中也有她的血汗錢。

「瞎說,人家周軒憑什麼給咱買別墅。」裴亞茹白了女兒一眼,認真道:「周軒,阿姨那時候條件雖然艱苦,但就靠志氣活著,寧可帶著口罩打掃衛生也不求人。你還是個學生,這錢不能要。」

「阿姨,這是幹什麼啊,說好了這是補課費。」周軒堅決不收,「如果讓我去外面請家教,比這花的錢還多。」

周軒說的是實情,他已經掌握了學習英語的基本技巧,其餘就是日常應用和單詞的積累。現在英文水平可以說是突飛猛進,而且記憶力也逐漸變好,周軒懷疑過目不忘的本領正在恢復。

目前,裴勝男的輔導課程已經進入高中階段,而實際上,周軒已經把高中階段所有的單詞量已經掌握熟練。

從這方面計算,六千輔導費真的不多。

「媽,這是我跟周軒之間的事情,你要自己的志氣去吧。」裴勝男將信封做主收回去,「現在條件好容易強了些,就別亂花了,多攢點錢以後給外孫買奶粉發壓歲錢什麼的。」

「是啊,你們能是獨生子女,可以生兩個,真得不少花錢呢。」裴亞茹立刻想通了,把信封搶走回屋裡放好了,再也不提還錢的事兒。

暈死,周軒猛翻白眼,這一招對老人真是百試百靈,都急切盼著抱孫子外孫。

陪著裴亞茹聊天一個多小時,裴勝男爬山累了,還沒洗澡躺在客廳小床上就睡著了,周軒連忙道別離開,趕回起名館。

登山是個體力活,現在兩條腿也跟注鉛似的,回去後沖個熱水澡,好好睡一覺。

然而,回到起名館,周軒卻發現,自己進不去了,裡面被鎖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