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74章 泰山之巔

第174章 泰山之巔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540

兩人興沖沖的乘坐一輛直達泰山的大巴車,在路上早就商量好了路線,晚上全靠兩腿來爬,在山頂過夜,然後第二天清晨觀看日出,之後步行下山,再乘坐火車回臨海。

等來到泰山腳下,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,今夜月光明亮,對於夜間攀登十分有利。而且又是假期,上山下山的人們還不少,不會太清冷。令周軒比較意外的是,其中不乏五六十歲的大叔大媽,可見泰山人氣之旺。

找地方先吃了點飯,周軒和裴勝男休息片刻,晚上八點便開始準備登山。

「周軒,咱們在這裡租兩個軍大衣吧,據說上面死貴死貴的。」裴勝男建議。

「那還不如不玩兒,背著兩個笨重的軍大衣,很快就累了,哪還有心情。」周軒表示反對,倒是一人買了個登山桿,多個支撐,這樣會有效減少疲勞感。

裴勝男和周軒都是體力旺盛,很快就把同行的人遠遠甩在後面。

走了十幾分鐘,聽到上面傳來咔噠咔噠的高跟鞋聲音,還是由遠及近。正以為聽錯了,只見一名長發時髦女子挽著名禿頂肥胖男人從上面不緊不慢的下來,而那名女子腳下的高跟鞋足有七公分高,神態優雅的就像是在走時裝秀。

看他們神態悠閑,步伐從容,實在想不出這麼高的山是如何上下的。

「不用看,他們可能就在附近散步,否則還不得把腳脖子累斷?」裴勝男這樣解釋。

「有道理,我還以為他們兩個是神仙。」周軒笑了。

「路燈開的不多,不知道的情況的還以為遇到了鬼。」裴勝男咯咯笑,「周軒,咱們來比賽,看誰先到中天門如何?」

那可是半山腰位置,一般情況下,走走歇歇上去需要兩個多小時,周軒正在遲疑,裴勝男已經撒腿跑上去,很快就變成月光下的小點,越發模糊。

夜間登山,最大的隱患是安全,周軒不敢大意,連忙也追了過去。裴勝男有意逞強,一直與周軒保持著距離,這樣的下場便是沿途一些景緻就顧不上了。

半個小時過後,裴勝男就慫了,全身大汗的坐在台階上直喘。

「不行,太累了。」裴勝男直擺手。

「開始就用猛勁當然會累,休息夠了再爬吧。」

周軒這才藉助月光觀賞夜間的泰山,連綿起伏的山峰與遠處天際連為一體,四處都是茂密的叢林大樹,猶如忠心耿耿的士兵在此站崗,十年,百年,千年。

月亮平緩的移動,最後在至高處停了下來,忽暗忽明突然消失不見,周軒猛然一驚,不對,那不是月亮,此時它正安靜的掛在夜空,照亮了山路。

「請問,那個位置是哪裡?」周軒匆忙問擺路攤的人。

「玉皇頂啊!」擺攤人隨口道,「要不要手電筒,便宜點賣給你們,很快天就黑透了,上面賣的可貴。」

「在玉皇頂看月亮是不是最好的位置?」周軒又問。

「人家都來看日出,你怎麼來看月亮?買兩個手電筒吧,算你們便宜點。還有頭燈,這個更方便。」

也沒還價,周軒買了兩個頭燈和兩個手電筒,裴勝男一直埋怨他大手大腳,但周軒眼神一直看著玉皇頂的位置。

剛才另外一個月亮,或者說是莫名的亮光,到底是怎麼回事?

追著那個消失的月亮,周軒蹭蹭往上攀登,裴勝男轉頭看不到周軒的影子,以為他想要暗中超越自己,連忙爬起來也追了上去。

泰山最為險要的位置當屬十八盤,裴勝男大呼過癮,距離玉皇頂越來越近,周軒心頭的疑惑卻越來越重。

那道奇怪的亮光再也沒有出現,周軒卻堅定自己絕對沒有看錯,在泰山之巔,一定有秘密等待他去挖掘。

從紅門到天街,包括期間的休息時間,兩個年輕人只用了三個半小時,終於看到了開闊之地。懸崖峭壁之上,居然還有店鋪林立,不得不說是另外一大景觀。

和想像一樣,這裡的東西貴的離譜,但也可以理解,畢竟老百姓把商品運送到這裡很不容易。另外遊客如織,不愁賣。

步伐放鬆下來,身上出的汗很快變涼,有錢租不到房間帳篷,只能無奈高價租用軍大衣,周軒和裴勝男披在身上,但上面的味道和油漬兩人實在是接受不了。乾脆又買了兩件雨衣套在裡面,擋風保溫還能隔離軍大衣的難聞氣息。

至於食物,裴勝男只讓買了兩桶泡麵,拿出腌雞蛋和鹹菜津津有味吃了起來。這東西背著是累贅,早吃完早卸貨。

「這手藝不錯,周軒,不如以後把你爸媽也接到臨海來,在學校里開個小賣鋪,也挺賺錢的。」裴勝男邊吃邊建議,這已經是第五個咸雞蛋了。

「再說吧。」

周軒含糊其辭,有時愛也是種負擔,如果這裡的父母在身邊,整天催促他結婚生三個孩子,那就真要成人紅塵中的凡夫俗子了。

飯後休息片刻,周軒提議去玉皇頂看看,反正離此處也不遠。裴勝男卻不同意,「這時候去,明天還有什麼新鮮感?看,那邊挺平坦的,咱們可以躺著看星星看月亮。」

「我想去看看玉皇頂的月亮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笨蛋,都一樣,快去吧,否則又被人佔了。」

不一樣,周軒暗嘆,看時間已經凌晨一點鐘了,再有幾個小時就要看日出,另外還得攢足精力下山,周軒躺了下來,以胳膊當枕頭,閉上眼睛就累得睡著了。

山上溫度低,凍醒了彼此抱團取暖的事情也有。

周軒睡得正香,便聽裴勝男急急催促,「快起來,大家都去看日出了。」

「還不到四點,再睡一會兒。」周軒翻了個身。

「晚了就沒有好位置了,快走!」

不由分說,裴勝男將周軒強行拉了起來,迷糊糊跟著人流往前走。留在山上過夜的,絕大多數都是為了看日出,誰都不願意落後,腳步匆匆,爭先恐後。

來到一處岔路口,裴勝男疑惑了,「哪邊去呢?跟著大部隊沒錯吧,周軒?」

回頭一看,周軒不見了,而是趕往了玉皇頂方向,裴勝男直跺腳,後面大喊兩聲不管用,也不管他了,朝著自己認定的方向走去。

泰山頂,觀看日出的方位很多,對於攝影愛好者等特殊群體,自然追求最佳位置。

而周軒卻還在尋找玉皇頂的秘密,他總覺得,夜半前的那個亮光絕對不尋常。

玉皇頂也已經有很多人在等待,照相機也被架好,閑聊的很少,大家都在耐心等待日出的來臨。

「飄落紅塵名利場,錯把他處當故鄉,日出日落終有盡,回望大道路茫茫。」

突然,有人在背後輕輕吟誦了一句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