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71章 面朝執筆山

第171章 面朝執筆山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62

「唉,認了。那時候你大爺爺病的時候,咱家正困難,我覺得他們家不缺錢,這個禮就沒還回去。後來周德厚兒子結婚又添孫子,我也沒隨份子,他記恨也正常。這麼多年了,給就給吧,還清他家人情了。」周德仁擺擺手,認栽的模樣。

「親戚之間還講究禮尚往來?不是誰家困難幫助誰家嗎?再說了,他也不能要這麼多。」裴勝男表示不理解。

「人窮志短,感情也就淡了,混的好的親屬,恨不得繞著你走。這些債,我都在本子上一筆一筆的記著,不還回去,確實會被戳脊梁骨。」

周德仁嘆了口氣,也是提醒周軒,不要再惦記要回來了。

遷墳還得繼續,周軒看著北面那些荒山,問道:「爸,那裡能遷墳吧?」

「能是能,但那片地方太荒涼了。」周德仁摸摸兜,剩下的錢可不多了,想要換家田地也不可能,「實在不行,就那裡吧,不過也得先跟村主任說一聲。」

「先過去看看再說!」周軒說著,帶著周德仁和裴勝男走向了那片低矮的荒山。

水土流失的嚴重,又是沙土結構,長著一些低矮的灌木,風勢也顯得很大,遠非南面那邊山頭可比。

可是,周軒是管輅的高徒,循脈選穴,也不算難題。

在荒山上走了大約一個小時,周軒指著一處道:「爸,就把爺爺的墳地遷到這裡吧!」

向四周看了看,還是感覺很荒涼,周德仁猶豫道:「小軒,這地方能行嗎?你爺爺吃了一輩子苦,身後事兒也不能含糊,否則我想起來心裡就難受。」

「爸,絕對沒有問題。」周軒開始講解,前方一條低洼地帶,雖然不是河水,但在風水學上,也視為水道,呈現環抱的姿態。

向東看,遠處一座高山,青龍盤俯,西側山脈很少,白虎斂勢,北面較遠的地方,一片山脈宛如連脊的房屋,此為文案,最好的風水就是南面,五指托起玉筆。

「周軒,真有你的,說的頭頭是道。」裴勝男聽得半懂不懂,象徵性的誇讚了一句。

「小軒,假如遷移到這裡,以後會出什麼樣的人?」周德仁也聽不懂,問到最為關心的話題。

「爸,相信我,這處龍穴,後有文案座,前有執筆山,這裡出的人物,文曲星下凡,有才華,有財富。」周軒確信道。

周德仁笑了,他沒想那麼遠,只要風水不是太差就好。

不知道這次回家會看風水,周軒也沒帶羅盤,憑藉自己的經驗和目力,大致劃定了一片位置,周德仁站在這裡感受了一下,風勢到了這裡,果然變小了,還有點暖洋洋的感覺。

「爸,墳地遷到這裡後,找時間左右開一條水道,這樣就不會產生水土流失。」周軒道。

「嗯,反正我也閑著,干點活還能活絡筋骨。」周德仁點頭,又不禁皺眉道:「也不知道村主任能不能答應,早知道,那五千就先留一下。」

「先去試試吧,錢的問題,我來想辦法,怎麼也得讓我爺爺安息。」周軒道。

「小軒,好兒子。」

周德仁淚眼婆娑,攬著兒子的肩頭重新回到村裡,已經是中午時分,周德仁帶著周軒二人,來到了村主任羅貴才的家門口,大鐵門緊閉,隱約可見,小樓上有人影晃動。

農村辦個事兒,比城裡還麻煩,周德仁噹噹敲了幾下門環,好半天,才出來一名四十齣頭的男子,身材不高,背著手倒是有些官派。

「德仁啊,怎麼回村裡來了,這兩位是?」羅貴才不冷不熱的問道。

「主任,這是小軒和他的對象。」周德仁賠笑道。

「這麼大快娶媳婦了,看著都有點眼生。你們來得不巧,我正好要出門,下次我去豐和鎮,可是要到你家蹭杯酒喝的。」

羅貴才伸了下懶腰,有送客的意思,周德仁有些著急,周軒上前一步,開口道:「羅主任,家裡有病人就不要隨意外出了。」

「沒有啊。哦,你怎麼知道的?」羅貴才一臉奇怪的神情,說話也是前言不搭後語。

「前面的這條路,狀如剪刀,東南小樓,佔據螣蛇之位,冬歲來臨,玄武當值,土克水,諸多不吉,沒猜錯的話,是你家夫人,得了腎病。而且,噩夢連連,白日見鬼。」周軒一口氣說道。

「你,你。」羅貫才的臉色變了,腦海里把泄露秘密的各種可能過濾一遍,確定沒人知情,鬱悶道:「德仁,我好像記得,你家二弟搞這一套,怎麼小軒也成了風水先生?」

「小軒,在主任這裡,怎麼能亂講話。」周德仁不禁埋怨,上來就說人家媳婦病了,容易讓人誤會是詛咒。

「好吧,就算我亂說話。羅主任,冒犯了。爸,咱們走吧!」周軒拉了一把周德仁,做出要走的架勢。

羅貴才皺了皺眉,突然開口道:「德仁,小軒,先別急著走。」

「主任,問題我已經指出來了,既然你不高興,就當我沒說吧!」周軒道。

「這孩子還是個急脾氣,家裡出了事兒,我能高興得起來嗎?」羅貫才嘆了口氣,「還真讓你說中了,你嬸子兩天前病了,跟你說的癥狀一模一樣,發起病來誰都不認。這不,被我關屋裡了,也沒敢告訴旁人。」

「有病就去醫院,關在家裡怎麼行。」裴勝男不太明白農村人的習慣。

「說胡話,按不住,不是怕別人知道笑話嘛!」作為村主任,羅貴才不得不注重個人形象,村裡人喜歡捕風捉影,一旦傳出去,還不定說成什麼。

最常用的說法是,因為作惡,染上了髒東西。

「今天又降溫了,快都進屋坐著。」羅貴才換上了笑臉,「小軒,你既然能看出來,一定有破解的方法。」

「小軒他」

「爸,進屋吧。」周軒拉著步伐猶豫的周德仁進了屋,又對羅貫才說道:「羅主任請放心,一定給你處理好。」

「說實話,蓋這個房子的時候,也找過風水先生,花了不少錢。住進來前幾年還行,後來就一直出事,看來是遇到冒牌貨。」羅貴才道。

「風水的問題不一會兒再說,先處理一下嬸子的事情吧!」周軒道。

「對,對!」羅貴才連連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