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69章 老家周家莊

第169章 老家周家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31

自己的房間比裴勝男那間好不到哪裡去,同樣一張小木床一張小木桌,但被子卻是半舊的。牆皮斑駁,上方還有漏雨的痕迹,有海報被撕掉的痕迹,這裡原來應該掛著許多美女明星圖片。

看了一個多小時的書,覺得有些困了,關燈睡覺,剛剛躺下沒多久,就聽外面有輕微的敲門聲。周軒猛然坐起身,拉開門,卻看到裴勝男裹著被子站在外面。

「勝男,怎麼了?」周軒奇怪問。

「你到我屋裡再說。」裴勝男催促。

周軒也裹著被子跟她回去,裴勝男這才說出擔憂,夜裡太安靜了,什麼動靜也沒有。在臨海,夜間樓上總會透出些光來,但是這裡伸手不見五指,夜色濃稠如墨,讓人害怕。

而且,屋裡好像還有老鼠,一靜下來就咯吱咯吱咬桌子腿,太瘮人了。

「那怎麼辦?要不,你去陪我媽睡,讓我爸來這裡。」周軒提出建議。

「不行,你晚上住這裡,一早就回去,別讓他們發現。」裴勝男說道。

周軒怎會輕易答應,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自認為人不知鬼不覺,但這些動靜都瞞不過正屋那位病人。

「瞧吧,你兒子鑽人家勝男屋裡去了。」孔玉慧笑道。

「不像話,我咳嗽幾聲把他叫出來。」周德仁坐起身。

「行了,老古董!」孔玉慧埋怨道:「說不定在學校早就一起了,你去了只會討人嫌。」

唉!周德仁蒙上被子,現在的年輕人,已經不是他這一輩可以理解的了,當然,如果周德仁知道裴勝男還是個老師,一定會驚掉下巴。

然而,周軒和裴勝男的關係遠比他想像的要單純。

商量半天,周軒妥協,不解的問:「既然要我陪著,剛才就在我屋裡不正好?」

「那怎麼行,顯得大半夜我去找你似的。」

「哦,這樣就會變成我半夜來找你?」

周軒哭笑不得,裴勝男的解釋是,你是男的,怕什麼!

平時關係很熟,還曾在海水中赤誠相擁,如今擠在一張小床上,倒也不覺很彆扭,倒是兩具年輕的軀體讓寒意減退很多,各自的被窩都熱氣騰騰。

「喂,周軒,你家祖上還有名人,是不是家裡也藏著點什麼寶貝啊?」睡在裡面的裴勝男翹著二郎腿問。

「你看像是有的樣嗎?別做夢了,還指望我媽塞給你個玉鐲子金簪子?」周軒反問。

裴勝男嘿嘿一笑,「我就是問問,也是想提醒你,父母年紀大了,萬一忘了,那不可惜嗎?」

「他們才四十多歲好不好?」周軒翻個身,不由問:「你老往外面扔什麼東西?」

「腳皮啊,還能留床上?」

裴勝男坦然回答,周軒狂暈,還大家閨秀,居然有撕腳皮的壞習慣,裴亞茹平時都不培養她嗎?

打了個哈欠,裴勝男的呼嚕聲已經起來了,聲音不大,但就響在耳邊格外清晰,讓人睡不著。一個姿勢睡累了,周軒翻個身,卻看到裴勝男一條胳膊放在頭頂,張著嘴大睡的不雅睡姿。

「勝男,小聲點兒。」

周軒推了推,裴勝男換了個睡姿,不打呼嚕了,卻看到她用一隻手搓搓鼻子,不知道那隻手有沒有撕過腳皮。

半夜好幾次,周軒都差點被裴勝男踢下床,最後不得已而為之,和她蓋一條被子,這樣抓住一角,就不至於掉下去。

還是那個念頭,無比懷念虞江舟,虞江舟睡覺可能會一個姿勢不變,而且非常警覺。一個家道中落的千金大小姐,一個堅忍不拔逆襲新貴的女強人,周軒暗自嘆息,每個人的出身確實不太重要,關鍵看當前生活狀態。

早上六點周軒就醒了,剛裹著被子躡手躡腳的打開門,卻看到孔玉慧笑呵呵的站在院中,吃驚不小。

「媽,起那麼早啊。」周軒連忙打招呼。

「我跟你爸多少年的習慣了,五點半就醒,睡不著。小軒,你怎麼不多睡會兒?」

「嗯,去我房間再補個覺。裴,哦,勝男昨天害怕老鼠,讓我陪著她。」

「媽懂,快去睡吧。咱們鎮上九點才有去周家莊的車。」

懂什麼?周軒無奈,灰溜溜回到自己房間躺下,安靜了,沒人吵了,但床鋪冰涼,倒是把睡意消除多半,只好盤膝而坐閉目養神。

八點鐘,孔玉慧才把倆孩子叫醒,已經準備好了香氣噴噴的早餐,饅頭雞蛋黃橙橙的小米粥。

「媽,身體還沒完全康復,就開始忙。」周軒心疼的埋怨,接觸久了,陌生人都會有感情,何況是誠心實意對自己的好的血親長輩。

「做個早飯不算什麼。比不得臨海早飯花樣多,我也不會做。」孔玉慧心滿意足,一直在笑。

飯後休息片刻,周德仁便打算帶著周軒去老家遷墳,裴勝男連忙擦擦嘴:「我也要去!」

「未過門的大姑娘,這不太合適吧?」周德仁一愣,沒想到這點。

裴勝男猛使眼色,周軒哦了一聲,「爸,就帶著勝男吧,萬一爺爺看到高興呢?」

「說什麼呢!」裴勝男捶了周軒一拳,周德仁也忍不住笑了,是啊,帶著未來孫媳婦去,老爺子在天之靈也會欣慰的。

本以為去周家莊是輛麵包車,令人大開眼界的是,是一輛拖拉機,上面還坐著三四個人。

裴勝男直咧嘴,這都什麼年代了,還在使用這種交通工具載客。費用不高,每人只有三塊錢,但沒有凳子,只能鋪張報紙坐下。

「勝男,要不就留在家裡。」周軒小聲說道。

「我不,跟你媽說什麼啊?」裴勝男立刻擺手,「這車也挺好啊,視線廣,美景無邊!哎呦!」

拖拉機發動,嗒嗒嗒的聲響震耳欲聾,出了小鎮便沒有美景可言,路旁全都是光禿禿的農田還有小路兩旁的樹榦。

尤其是行駛在土路上,有時可以把人顛起十公分高,嚇得裴勝男花容失色,很怕被甩出去。

「老周,這是去哪兒啊?」同車一人問。

「去給小軒他爺爺遷墳。」周德仁笑呵呵道。

「兒媳婦也跟著一起去?」

「儘儘小輩的孝心!」周德仁一臉驕傲,把同行人都羨慕壞了。

周軒家距離周家莊也就半小時的路程,在路邊一條小路停下,周德仁還拿出一張手畫的草圖,對比一下,「那裡,就是你爺爺的墳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