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65章 管輅祠

第165章 管輅祠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02

遊客們相當不滿意,這破爛地方還不如寺廟道觀,那裡還能拜拜神佛保佑平安。

周軒也不開心,一方面,這裡跟師父管輅一點關係都沒有,絕對不是之前的管府另一方面,堂堂相術占卜的鼻祖,後人對他的紀念,居然淪落如斯,可悲可嘆!

走進院內,不過是個二層小樓,同樣破舊不堪,門前的一個石碑上,記載著管輅的生平事迹,當然是史書記載的情況,內容不是全對。

走進屋內,不大的廳堂內,立著一尊雕像,還有香火供奉,而雕像上的那個人,根本不是管輅,比真管輅俊朗多了。

「師父!徒兒來了。」

儘管明知道這人不是師父,但他畢竟象徵著管輅,周軒依然虔誠的上了三炷香,跪倒在地,重重的磕了三個頭。

受到周軒的影響,倒也有不少人磕頭的,埋怨聲卻更多,管輅祠,哪有一點景色可看。

「大家四處看看,一個小時之後門口集合。」女導遊說道。

「小老弟,你來講講管輅吧!」一名戴眼鏡的中年男人建議,大家齊聲附和,這個主意好,總比一無所知的強。

「管輅,少而有奇才,夜觀天文,常常到天明,不知疲倦。有人問他,天上的星辰有何趣味,管輅答,星辰有運行的規律,萬事萬物都是如此,我能夠看得到。」周軒揉了揉濕潤的眼眶,一開口,四周便安靜下來。

「後來,管輅苦讀無數關於卜筮的書籍,家中藏書一度達到五千冊,漸漸地,他的名聲鵲起,占卜從無錯誤,而且,他還能聽懂鳥獸的語言,以此來斷定吉凶。」周軒接著說道。

「嘿,這人可夠邪門的。」有人插口道。

「歷史傳說,不能信。」有人擺手。

「這種人用現代話講就是高級大忽悠,連皇帝都能騙。」

大家輕笑起來,面前這個管輅雕像對此無動於衷,周軒知道以師父的脾氣,如果遇到公然嘲笑他的人,非得臭罵一通不可。

「不,管輅一身正氣,常為貴族家中的尊客,卻從不貪圖錢財,對官員和普通百姓一視同仁。魏帝敬慕其德行,幾次邀請他進宮做官,都被他推辭,後世終成相術、占卜的鼻祖,在歷史上留下了輝煌的一筆。」周軒說到這裡,也為有這樣的師父而驕傲。

「不對啊,他不是做了少府丞嗎?你在車上還說,這是個很大的官兒,能跟在皇帝身邊。」又有人問道。

「紅塵中的無奈,管輅早就算出,他不可以做官,只能做一名淡薄名利的大術士,最終卻不得不接受皇帝的安排,只是做官半年,便故去了,才四十八歲。」周軒道。

「唉,有這官運沒這福氣啊。」大家唏噓不已。

接下來,周軒又繪聲繪色的講解了管輅很多算卦的例子,生動有趣,眾人聽得有滋有味。還有的詢問相學一些知識,周軒耐心解答,遊客們漸漸發覺,這次旅遊,只有管輅祠才最有趣。

不知不覺,過去了一個多小時,眾人意猶未盡,女導遊看了看錶,說道:「不早了,想要返回青州的,跟我上車。」

大部分都上了車,留下的只有寥寥幾人,周軒和裴勝男打聽到客運站的位置,離開了管輅祠,趕往下一個目的地,豐和鎮!

一路上,周軒下定了決心,一定要多賺錢,為師父修建宏偉輝煌的祠堂,一代宗師,決不能就這樣被世人漸漸遺忘。

客車站售票點倒是清靜的很,周軒在窗口遞過錢,「兩張豐和鎮的。」

「最後一班是下午四點,早開走了。」售票員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沒車了?裴勝男鬱悶透頂,直埋怨在管輅祠浪費了時間,周軒卻不以為然,哪怕是因為師父見不到父母的面,也是值得的,畢竟師父才是他最親近的人。

「兩位,去豐和鎮啊?送到家門口,每位二十!」一名瘦小男子湊過來小聲說道。

送到家門口,二十不算貴,但周軒和裴勝男都有些遲疑,裴勝男問道:「喂,你們那不是旅遊車吧?」

「什麼旅遊車?咱就是專門跑短途的運營車啊,二位,走不走,否則下一班就得六點了。」瘦小男人催促道。

走!

周軒和裴勝男跟著瘦小男人來到一輛麵包車前,比喬三賣掉的那個還破舊,而且裡面已經坐滿了人。

「都滿員了怎麼坐啊?」周軒皺眉問道。

「嘿嘿,擠擠就有了。兄弟,你胖坐前面,看,這不就騰出一個人的位兒了嗎?」瘦小男人得意道。

「什麼眼神,我們是兩個人。」裴勝男皺眉。

「兩位是情侶關係,還怕擠嗎,坐在腿上不就行了?到豐和鎮就二十分鐘,快了十七分鐘就到,怎麼不堅持一會兒?」

「不行!」周軒說。

「可以!」裴勝男說。

「那就上車吧。」瘦小男人催促二人上車。

周軒看了眼裴勝男,她跟沒事兒人似的,周軒坐好拍拍自己的膝蓋,裴勝男抿嘴一笑坐在上面,重量不輕。

周軒這才發現,後面還有兩對情侶,也是這種坐姿,嚴重的超載啊。

如果發生交通事故,後果是極其可怕的,周軒暗自捏了把汗,下次堅決定好直達火車票,再不行就找個旅店住下,不能心存僥倖。

車內的氣息實在是太糟糕了,裴勝男將窗戶打開卻是冷風刺骨,很快就凍透,關上窗戶卻又是悶熱的氣息,熏得人不敢呼吸。

「你們這車,洗過嗎?」有人也受不了,忍不住問司機。

「洗車?嘿嘿,這能叫車嗎,還洗,不夠清洗費用。大家忍忍吧,再有一會兒就到了。」

司機猛踩油門,汽車如脫韁的野馬賓士在小道上,車身嘩啦啦響,好像隨時都會散架,遇到顛簸之地也不減速。

陸陸續續從車上下去一多半兒,司機問周軒:「你家住哪兒啊?」

「138號。」周軒隨口道。

「嘿嘿,豐和鎮又不是大城市,什麼號不號的,那是上戶口用的,都不準。」司機笑道。

確實從戶口本上看到的,周軒想了想,說道:「是周德仁家。」

「哦,老周家裡啊,馬上就到!」

小鎮沒有多少人家,司機對此很熟悉,也不打聽,直接將二人送到一個小院跟前,又去送其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