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63章 誤上旅遊車

第163章 誤上旅遊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92

周軒嘆口氣,拍拍她的肩頭,兩人看著凌晨時分就川流不息的車輛沉默了。

下一步,該怎麼走?

「周軒,你平時回家都是怎麼個回法?」

裴勝男忍不住問,這裡才是周軒的家鄉,怎麼就跟她一樣,好像都是第一次來。

「咱們先去找地方吃飯,再商量回去的事情。城市的變化很大,我都快認不出來了。」周軒含糊道,大踏步向前走去,裝作很有目標,心裡卻很茫然。

「是嗎,青州發展已經快到這種程度了?沒看出來啊,覺得還沒臨海時尚呢!」裴勝男四處打量,甚至覺得作為省會城市有些土氣。

「話不能這麼說,臨海是新興城市,又與國際接軌,但青州卻有著濃厚的文化氣息,這是別人無法比擬的。」周軒解釋道,這不是泛泛而談,而是一種直覺,來到這裡有種莫名的親切感。

這個時間只能去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快餐店吃飯,好在附近就有一個,周軒帶著裴勝男走了進去,環境沒得挑,都是軟座。但是,漢堡可樂雞翅等都貴得離譜。

在裴勝男的大力阻止下,兩人點了個全家桶,內容單一,還花了一百二十八,結果都吃了個半飽。

聽著舒緩的音樂,裴勝男詫異地問:「周軒,我覺得你很古怪,不會是上次挨打,把英語給忘乾淨,現在連回家的路線都不記得了吧?」

這句話倒是提醒了周軒,他連忙點頭:「您猜對了,我沒好意思說,這段記憶還真就很模糊。似是而非,好像來過,但又記不住回家的路。」

「哈哈,太扯了,記得爸媽嗎?」裴勝男憋不住大笑。

「當然記得。」周軒點頭,照片他已經反覆看了好幾遍,應該可以對上號。

兩個人像是情侶一樣,喝著半杯可樂,一直閑聊到八點,這才走出了餐廳。路上的車更多了,兩個人依然是暈頭轉向。

還是買票坐火車,這個比較穩妥,周軒打定主意,正想朝著寫有售票廳字樣大門走去,突然聽到前方傳來了喊聲。

「平原縣,平原縣,包兩餐!」

往那邊一看,是個戴帽子的女孩子,旁邊還有輛大巴車,上面正寫著青州平原!周軒喜出望外,真是及時雨啊,他可不喜歡再去排隊買票。

連忙帶著裴勝男過去,打聽道:「這車什麼時候開?」

「兩位,太巧了,還有五分鐘就發車,快上車吧,就快沒位置了。」女孩笑容滿面的張羅。

周軒剛想要上車,裴勝男卻拉住他,問道:「多少錢一位?」

「每位168!」那人道。

什麼?!

裴勝男的聲音刺破長空,叉腰怒道:「可真黑啊,告訴你們,我這位朋友可是本地人,你們別欺生!」

「怎麼說話呢,咱們這是合法經營。168這個價格,上哪裡找去,偷著樂吧!」女孩也不高興了,叉腰挺起胸脯。

「從臨海到這裡的軟卧也就差不多這個價,你們青州市區到一個縣,至於嗎?」裴勝男堅決不同意。

「神經病啊!」

女孩罵了一句,擺手道:「不上拉倒!平原,平原,還有五分鐘開車啦!」

裴勝男忍著沒動手,惱火道:「看吧,剛才就說是五分鐘!還省會城市呢,素質真差!」

「勝男,回家才是大事,下次咱們從臨海走著來我都依你,快上車吧!」

周軒急急催促,上面沒幾個空位,五分鐘發不了車,十分鐘也妥妥的,因為又有三個人上去了。

被周軒強行拉著上車,裴勝男直罵他敗家子,雖然她沒錢外出,但全國的交通價格她也了解,市到縣也就十幾塊錢,豪華點的大巴車絕對不會超過五十。

周軒今年暴富,忘了根本,可恨!

沒多久,汽車發動,周軒交上兩個人的錢,而早餐也如約發到手裡。每人兩個麵包一盒牛奶還有一根火腿腸。

「喂,168就給吃這個嗎?」裴勝男又站起身大聲質問。

全車人都在看她,那眼神好像都覺得裴勝男大驚小怪,周軒也直拉扯她,這早餐比飛機上的不次啊,真沒見過世面。

女孩撇撇嘴沒理她,裴勝男更生氣了,掏出手機就要報警:「你們宰客,玷污了省會城市的形象,我要投訴你們,等著!」

一聽投訴,開車的男司機著急了,一邊開車一邊無奈的說道:「小姐,講話要憑良心,一車人都沒提出抗議,而且咱們古泉旅行社那也是老字號了,就沒砸過牌子!」

啊?

裴勝男驚呆了,周軒腦袋也懵了,他們居然上了一輛自助旅遊車!

「我們不去旅遊,而是去平原,下車!」裴勝男直嚷嚷。

「小姐,看清楚了,這裡不許停車。」男司機覺得很煩,回頭專心開車。

「前面的站台可以靠邊停,不過嘛,絕不退錢。」女孩幸災樂禍,又拿起座位旁的一面三角形小旗,上面有著古城旅行社五個字。

沒搞清楚,這是一位導遊,大概她和男司機包了一班旅遊車,自負盈虧。不能怪別人,當時太匆忙,沒看清也沒問清楚,慌張張就上了旅遊車。

這,這,裴勝男一時束手無措,周軒恰好也想了解一些當地的情況,將裴勝男拉回座位坐好,「這位女士不好意思,請問旅遊路線是什麼,能否到達平原?」

「上午先去看古泉、城內湖,中午用餐後再去平原,那裡只有一個景點,管輅祠。」

嗡!

周軒腦袋一片空白,管輅祠!師父的祠堂!師父喪期沒過,他就穿越到此,沒有素衣扶棺入葬,每每想到內心無比遺憾。

今天居然陰差陽錯,上了這輛旅遊車。師父,是您老人家冥冥之中的安排嗎?

大家都對最後一個景點十分不感興趣,開始車上抱怨,什麼管輅祠,聽都沒聽說過,分明就是湊數用的。

否則,能這麼便宜?

裴勝男捂著嘴笑了,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不到二百塊錢就能遊覽三處景點,這個價格,真不高。

裴勝男興緻勃勃,但周軒卻心情十分沉重,歷經一千八百年的風風雨雨,祠堂是否修繕如新?看現代人對管輅的態度便知道,當初那個叱吒風雲的大術士,早就淡出了人們的視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