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62章 半夜的硬卧

第162章 半夜的硬卧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55

無比懷念虞江舟,跟著她出門,不會錯一分一毫,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。裴勝男是個馬大哈,這方面還不如姜靚心細。

回頭一看,裴勝男不見了!

連忙四處張望,卻發現她在另外一條隊伍里得意的比劃剪刀手,跟沾了多大便宜似的。

事實勝於雄辯,還是周軒這邊速度快,裴勝男立刻來到他身邊,「兩張臨海到青州的。」

售票員噼里啪啦在鍵盤上幾下操作,「要硬座硬卧還是軟卧?」

「都什麼價格?」裴勝男問。

售票員很不耐煩,「48、110、168!」

「差這麼多!」

裴勝男很吃驚,周軒也有些意外,同一列火車卻有三個價格。但是,一分錢一分貨,價格差別必定是待遇不同,周軒不含糊,「兩張軟卧!」

「有沒有搞錯,短途也軟卧!」裴勝男抗議。

「到底買不買啊?」售票員催問。

「不買!」

「那你還問!」

「我說的不買軟卧!」

裴勝男和售票員你一句我一句,都是趕時間的人,這種場合連周軒都很焦慮,「小姐,買兩張軟卧。」

周軒說著,把錢遞了過去,裴勝男卻把錢又奪了下來,「不行,硬座就行!」

「裴老師,時間就是金錢,要不就得等明天了。」周軒小聲道,因為後面排隊的已經強烈不滿,紛紛指責。

「同一列火車,四五個小時,太虧了,就硬座。」裴勝男堅持。

「硬卧,不同意,我自己去!」周軒做出退步,語氣也很強硬。

裴勝男瞪瞪眼睛,哼了一聲表示同意,售票員立刻出票,幾乎是扔出來的,煩透了這兩個人。

左右也不過是一百塊錢,裴勝男這個小氣毛病令人無語,也讓周軒很沒有面子。不過眼下不是生氣的時候,票拿到手裡,下一步該怎麼辦?

好在這方面裴勝男還強些,對比車次找到檢票口,卻發現檢票已經開始了。

「提前這麼久就檢票?」這是裴勝男和周軒共同的疑惑。

對於不熟悉流程的人來說,提前一小時到是遠遠不夠的,周軒和裴勝男走錯了候車口,在工作人員的協助之下,才在火車開動前三分鐘上去,驚出兩身汗來。

「裴老師,你要是出門不懂行,那就別瞎指揮,差點誤了點。」周軒惱道。

「這才說明你大不孝,很久不回家了吧,連火車都不會坐了。」裴勝男振振有詞,跟她說話總也占不到上風。

「吵什麼,讓不讓人睡覺了?!」一名男人不滿的從被窩裡探出頭,裴勝男和周軒互等一眼,找到各自的床鋪。

對於火車的硬卧條件,周軒不敢恭維,桌上一堆雜物,果皮飯盒各種食品包裝袋。超大號的行李箱佔據多半個走道。

鼾聲此起彼伏,鼻尖還有各種難聞的氣息,隔壁還有小孩子哭鬧。

可想而知,硬座該是怎樣的擁擠混亂,幸虧沒聽裴勝男的。

兩人都是中鋪,裴勝男沾沾自喜,因為她的上鋪沒人。周軒卻很納悶,怎麼自己的上鋪有兩個腦袋。

開車後,列車乘務員將票換走,周軒放下心來,這樣可以呼呼大睡,到時候會有人喊醒自己。

剛要睡著,火車劇烈的晃動起來,確切說是床在晃動。

是上鋪傳來的動靜,還有被窩裡壓抑的喘息聲,周軒探出半截身子,卻正好看到被子被掀起一角,露出白花花一片。

沒看清是什麼部位,鬱悶的連忙低頭,卻發現下鋪一名年輕人無比哀怨的看著他,還伸出一隻手。

難兄難弟,周軒也伸手握了握,與下鋪會心一笑又躺在枕頭上。

上車時嘟囔兩句被好幾個人埋怨,怎麼現在都不反對了?車廂溫度很高,周軒熱得蓋不住被子,也難為上鋪這兩個人了,別捂出一身痱子。

無意間往對面裴勝男的中鋪看了一眼,卻發現她從頭到腳捂著被子,但卻從一條縫裡偷偷往上看,眼神中寫滿了興奮。

都什麼毛病!

周軒氣憤不已,把外套扔過去堵住,裴勝男動也不動,明顯就是裝睡,還心虛的故意發出呼嚕聲。

上鋪兩人非常有毅力,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才安靜下來,而周軒過了困點,輾轉反側又一個多小時才睡著。

剛剛進入夢鄉,騰的一下,上鋪跳下來一個女孩子,二十齣頭,微胖,五官普通沒有什麼特點,讓人記不住。

「喂,留個聯繫方式啊。」上鋪一個小夥子的聲音。

女孩嘻嘻一笑,兩人嘁嘁喳喳互相留了電話號碼,開心吻別,女孩兒便拎著行李箱走了。周軒震驚無比,居然是素昧平生的兩個人,這也行?

下鋪的人也看不下去了,嘲諷道:「上鋪的哥們兒,你這膽兒夠肥啊!」

沒想到上鋪小夥子還挺冤枉,「我沒怎麼她,熄燈後,她老哼曲兒,那時候你們都沒上來,就問她一句話,妹子,能讓哥睡一會兒不?然後,她就主動過來了。」

哈哈,下鋪小夥子笑翻了,周軒看見對面中鋪被子下的裴勝男也在抖個不停,害人不淺的上鋪,搞得大家都沒睡好覺。

頭一次坐火車的經歷,在別人的愉悅和自己的不愉快當中過去,裴勝男直嘟囔沒睡夠,腦袋發脹,周軒卻抬下巴指指前方一個女人,「那才叫不容易呢!」

一個衣著樸素的女人,看年紀三十歲左右,孩子用帶子綁在胸前,一手拎著個大編織袋,匆匆向前走去。

唉,裴勝男嘆了口氣,追過去幾步,「大姐,我幫你送到門口吧!」

「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