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58章 決心金盆洗手

第158章 決心金盆洗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20

哈哈哈,一屋子人爆笑,喬三的臉色陰沉要下大暴雨,又冷又餓的黃毛和紅毛嘴裡嗚嗚做聲,腦袋使勁搖晃,讓喬三趕緊走人。

「秦富,別拿什麼辰爺當擋箭牌!你們非法毆打拘留他們兩個,法律是不會輕饒你的!」周軒實在忍不住了,怒指秦富。

秦富不以為然,他對這個周軒毫無好感,冷冷道:「你想報警?那就去報啊!這年頭,誰身上沒個污點,我要進去了,喬三也一樣!」

「無賴!」周軒罵道。

「兄弟!」

喬三把周軒拉到自己後面,看看凍得直哆嗦的黃毛和紅毛,握緊的拳頭鬆開了,哈哈笑了起來。

「秦哥,你說咱哥倆鬧個小彆扭小誤會的,你搬出辰爺嚇唬人,這可就不對了。」

「誰他媽有心逗你,這是辰爺的原話,不信就打電話問問。」秦富提醒道。

喬三肌肉猛抖,到底得罪了老大,狠狠心咬咬牙,笑道:「辰爺說了,我能不聽他老人家的嗎?跪就跪,誰讓你比我那呢!」

腿一彎,喬三真的就要跪下去,周軒一把拉住他,惱道:「三哥,別聽那畜生的,男兒膝下有黃金,跪他不值得!」

喬三看了看大黃他們兩個,到底是一條腿跪了下去,「嘿嘿,得了,兄弟給哥哥磕頭了!」

「一條腿,誠意不夠。」秦富得意道。

明顯可見喬三身軀顫抖一下,大黃和紅毛哇哇大哭,喊著三哥不要!

「好,就聽秦哥的,兩條腿,誠意夠不?」喬三雙手撐在大腿上看著秦富。

秦富大笑不已,換了個姿勢,肥碩的大腳丫子踢掉拖鞋,伸到喬三跟前,「三兒,看在你小子這麼沒骨氣的份兒上,這事兒就過去,放人吧。」

黃毛和紅毛身上的繩索被解開,卻沒有給他們衣服,蹲在地上抹眼淚。

喬三剛要起來,秦富的臭腳丫子擱在他肩膀上,「三兒,磕頭道歉那是辰爺的意思,哥哥我還有兩個要求,你得給我立個字據。」

「好說,好說。」喬三忍住噁心點頭。

「第一,你現在發財了,不能只想著獨吞,每年都得有我的一份兒。」

「嘿嘿,秦哥哪裡話,早就準備好了,這不尋思快過年了,給哥哥送年禮嘛!」喬三含糊道。

「算你懂事兒,第二條呢,你以後的女人,得送到我這裡,讓我先嘗嘗鮮。」

秦富語出驚人,手下鬨笑不已,喬三雙拳握緊,眼中冒出了怒火。

你媽!

大黃忍無可忍,突然斜著沖了過來,一腦袋撞在秦富頭上。喬三早就按捺不住,一手抱住秦富搭在肩頭的粗腿,另一隻拳頭狠狠朝著膝蓋砸去。

咔嚓骨頭碎裂的聲音,粗腿明顯發生變形,秦富疼的哭爹叫娘。一名黑衣人連忙衝過來,周軒抬腿踢在小腿骨,噗通趴地吐出一口血帶出兩顆門牙。

紅毛也衝過來,抓起地上的拖鞋往秦富嘴裡塞,「草,讓你欺負三哥!」

秦富腿疼無比,手下又不能近身,禍不單行,盛怒之下的喬三又抬起他另外一條腿,秦富慌了:「三兄弟,別,別,有話好好說!」

「辰爺真是這麼說的?」喬三逼問。

「哎呦三兄弟,我哪敢編辰爺的謊。這事兒也是上邊安排下來的,其實就是想給周軒一個教訓沒想怎樣,他非揪個沒完沒了。」秦富帶著哭腔解釋。

「我對辰爺向來忠心,今天卻讓我給你磕頭下跪,真是寒透了心!」

喬三悲憤交加,自認瞎了眼,拜錯了山頭,手起拳落,又是咔嚓,秦富白眼一翻,如果處理不好,這輩子都要在輪椅上度過了。

扒了兩個黑衣人的衣服,扔給黃紅毛,喬三吐了口吐沫揚長而去。

「三哥,今天捅婁子了!」大黃帶著哭腔。

「閉嘴,都是因為你們這兩個兔崽子!」喬三憤憤道,「現在只有白芮被抓,辰爺才沒心思注意到我。」

「三哥,你一口一個爺,他卻把你當孫子,何必再跟著他?」周軒問。

「唉,真他媽窩囊,還不是看重那點加盟費用!」喬三懊惱的砸了下方向盤。

「三哥,不如退出來吧。以後這個鎖具,就由你來代理。」周軒承諾道。

「兄弟,這,怕是不合適吧?」

喬三心動了,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,今天秦富的話也讓他很揪心,平時一些小把柄都被這些所謂的兄弟掐著,狗咬狗一嘴毛,都會捅出來。

「三哥,這不是咱們想不想的事兒,安保公司肯定會被辰爺收走。」黃毛忍不住又插了一句嘴。

「讓你再說,讓你再說!」

喬三轉過身,伸長胳膊使勁揍了黃毛幾巴掌,還用他廢話。

「三哥,這條道你還能打算走一輩子?臨海市跟著辰爺混的人不在少數,幾個熬到他的地步?再過幾年,折騰不動了,他還是會把你當棄子,不如今早謀取自己的生路。」周軒繼續勸說。

喬三內心掙扎很劇烈,畢竟是老本生意,捨不得放下這塊肉。

「三哥,前幾天我跟歐強去了一家水產品加工廠,利潤也得有幾萬。」周軒又加了一把火。

賺錢才是硬道理,喬三終於下定決心,從辰爺那裡脫離出來,從此金盆洗手,做一個正經生意人。

「兄弟,是老天爺把你送我身邊的吧?多少年了,就盼著有個正事兒干,現在好像挺正經了。」喬三放下心頭負擔,終於露出笑臉。

「三哥,秦富會不會報警啊?」黃毛擔心問。

「報個屁!他要是敢捅出老子,老子就讓他蹲一輩子監獄!」喬三道。

不是正路上的,拔出蘿卜帶出泥,秦富果真沒有報警,吃了個啞巴虧。秦富向辰爺哭訴喬三的惡行,但辰爺早已經知道秦富得寸進尺羞辱喬三,這才動手。

但是,喬三心思活了,沒用的人辰爺不會留在身邊,把安保公司收回,給喬三帶來不少困擾,因為許多訂單手續都是從這個公司走的賬。

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,江湖安保公司沒了,安全器材銷售公司卻成立了,喬三帶著一夥兄弟專心賣鎖具。

這是講效率的時代,前後不過一個星期的時間。

期間,一個新聞轟動了整個臨海市,國貿大廈老總白雄起獨子白芮,因聚眾尋釁滋事故意傷人罪被依法逮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