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57章 人丟了

第157章 人丟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99

辰爺的實力超乎周軒對他的最初估計,喬三追隨他多年,而且也從中受益,不可能不顧及他的臉面。

見周軒不語,喬三拍著他的肩頭笑道:「兄弟,我就是那麼一說。辰爺這人你是沒見過,賞罰分明,心裡透亮著呢!就算他發現是我背後搞鬼,秦富那人品他又不是不清楚,道個歉完事兒。」

「三哥,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。」

周軒接下來一句話沒有說出口,如果是黑白不分的主子,不跟也罷!

但為了喬三不與辰爺撕破臉,周軒還是讓翟剛和陳濤替換下了黃毛和紅毛,密切關注那幾個小子的動向。

翟剛和陳濤對於能夠充當偵探的角色,相當的興奮,周軒不免叮囑他們,必須要注意安全,這夥人可不好惹。

終於一天晚上在歌舞廳,看到其中三個在裡面跳舞,翟剛以群眾舉報的方式通知了警方。警車立即出動,將他們三個全部抓獲。

很快,三人鬆口將另外三個兄弟也給供了出來,警方連夜出動,至此,六個小混混全部落網。

這六人是誰,家住哪裡有何特長是否婚配,周軒絲毫不感興趣,不過是白芮六個棋子,丟棄了還會有另外六個六十個。

又聯繫蘇芳菲寫了一篇文章,民意所向幫凶落網真兇卻逍遙法外!

周軒再度打賞兩千塊錢,等接到銀行資金變動提示簡訊時,才發現自己犯了個嚴重的錯誤,上次打賞根本不是五百,而是多打了一個零,五千!

文章再度發酵,所有矛頭直指富二代白芮,為何警方對他遲遲沒有動靜?

校長辦公室里,閆平川翻看著網上的新聞,眉頭緊鎖。絕不向惡勢力低頭是他的一貫作風,但兩條新聞,閆平川還是發現些特殊現象。

探秘一號沒什麼名氣,新網站,流量也少得可憐,但這兩篇首先關注的卻是官媒,因為他們權威性的首發聲,其餘媒體蜂擁而上。

周軒的底細,閆平川很清楚,在臨海市沒有什麼背景。雖然和興凱集團有些來往,但泱泱大國,興凱也算不上商業巨頭,是誰在暗中支持了周軒?

閆平川拿起電話想要提醒一下周軒,卻又放下了,有些成長比人幫得了一次,卻幫不了永遠,還得讓他練就火眼金睛去辨別是非。

網路的力量很強大也很可怕,國貿大廈有網友自發拉起橫幅,聲討富二代公子哥白芮,嚴重干擾了正常營業秩序。

白雄起幾次報警,但是警察的到來更激發民憤,警察就該是來抓壞人的,怎麼還幫著壞人對付老百姓。

「兄弟,這回白芮也該長個記性了,要不這事兒就算了吧。」喬三一臉寒意的找到周軒,試探性的跟他商量。

「三哥,因為是法治社會,我不能對白芮動手,否則姜靚斷一根肋骨,白芮就得斷兩根。」周軒面沉似水,時至今日,依然恨得牙根直痒痒。

「是這麼個理兒,唉,兄弟不瞞你說。白芮可是白雄起的兒子,真要是捅到辰爺那裡去,我也是吃不了兜著走。依我看,意思下就行了。」喬三說著,鬢邊汗都流了下來。

正說著,喬三電話響了,不知對方說了什麼,喬三猛地站起身,惱道:「丟了什麼意思,他倆比猴兒都精,怎麼會丟了呢?」

放下電話,喬三氣急敗壞,周軒連忙問:「三哥,怎麼了?」

「大黃和瘦虎丟了!」喬三懊惱道。

「好端端的怎麼會丟了?」周軒皺眉道。

「我最擔心的的事兒還是發生了,秦富的事情一曝光,他們肯定猜到是我的兄弟乾的。大黃和瘦虎他們兩個也是,一定是現在手頭分了幾個臭錢,不知道低調,盯梢時被人發現了。」喬三懊惱道。

「是辰爺做的?」周軒問。

「辰爺過問倒是有可能,但這基層矛盾他才不會插手,應該是秦富。」喬三分析,抬腕看看手錶,想了想說道:「兄弟,我得去秦富那邊看看。」

「我跟你一起去!」

「這個?也好!」

喬三顯得有些慌亂,開車帶周軒一起趕往秦富公司地點,也是個破舊小區,只不過是對面兩套房子被打通,面積比喬三的大一些。

來到門口,喬三提醒道:「兄弟,到了裡面你少說話,一看情況不對就跑。」

「明白。」

敲門而入,裡面煙霧繚繞,裡面六七個黑衣打扮的人,秦富正倚在沙發上看錄像,上面是不堪入目的畫面,喬三進來看都沒看。

「呦,秦老闆好雅興啊,這片子不錯,回頭給我一份兒。」一進門,喬三就大笑著噓呼,秦富兀自抽著煙,不理不睬。

周軒往前走了一步,被喬三擋住。

「這煙,真不抗抽,幾口就吸沒了。」秦富彈了彈煙灰。

喬三立刻賠笑上前,從包里掏出香煙替秦富點上,笑道:「秦哥,嘗嘗這煙的味道怎麼樣?」

秦富猛吸一口,朝著喬三臉上吐了一口濃煙,咧嘴露出黑牙,「不錯,聽人說三兄弟現在發大財了,連煙都抽這麼好的。」

「哈哈,啥大財啊,混口飯吃。秦哥要是喜歡,我再給你送幾條來,有什麼難的!」喬三大笑。

「闊氣。」秦富豎起大拇指,翹著腿說:「三兄弟,無事不登三寶殿,你來我這裡幹什麼?」

「這不,倆兄弟不聽話亂跑,我那裡一堆的活沒人干,想叫他們回去。」喬三臉上一直堆著笑。

「你的手下不聽話,怎麼上我這裡來找?」秦富裝迷糊。

「嘿嘿,還不是這倆臭小子瞎狂,我就怕言語不周的得罪一家人,所以先來秦哥這裡看看。」喬三又說。

「沒見過,走吧。狗蛋,再給我放個片兒,外國娘們兒的那個。」

「秦哥,說起來,咱們都是辰爺手下的,咱倆身份相當,平起平坐,我好言好語的來你這裡,今天見不到人,我是不會走的。」

喬三的臉拉了下來,秦富臉上橫肉猛抽幾下,掐斷香煙呸了一口,口水差點沒噴到喬三身上。

秦富打了個響指,立刻兩人趕往陽台,從那裡拖出來兩個身無寸縷的人,五花大綁,手腳都不能動,全身都是傷痕,有氣無力的悶哼。

「大黃!瘦虎!」喬三眼珠立刻就紅了,惱道:「秦富,這是什麼意思?打兩下就是了,這麼冷天擱陽台,你想凍死他們嗎?」

「跟我吼算個屁本事,你找辰爺去啊?實話告訴你喬三兒,你那點心眼兒辰爺看得真真的,他老人家說了,打狗看主人,只要你肯跪下來向我道歉,以前的恩怨一筆勾銷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