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52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

第152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78

周軒心急如焚,姜靚不會跟自己開這種玩笑,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煩。

等回到女人街,起名館前面已經被圍滿了人,還有一輛警車在現場拍照詢問。所有玻璃都被砸碎,一扇門都已經被砸倒,上面布滿了大坑。

更可惡的是,精易起名館的牌子,也被人噴上了紅漆,一道道蚯蚓般的曲線,看起來很像是鬼畫符。

「靚妹!」

撥開人群,室內更是一片狼藉,桌椅全被掀翻,牆上掛著的怪符也被扯了下來,而姜靚趴在一堆書籍上面,滿臉淌血,頭髮都打濕了。

周軒心痛欲裂,連忙上前,顫聲問:「靚妹,我這就送你去醫院。」

「嘿嘿,死,不了的。」姜靚咧嘴一笑,嘴裡也都是血,一隻眼睛烏青,腫的睜不開。

「靚妹,究竟是什麼人?」周軒問。

「六個社會小青年,帶著墨鏡和口罩。呸,就是裝,那小細胳膊還沒我的粗呢!三哥不在這裡,否則弄死他們!」姜靚又哎呦一聲,胸口疼得厲害。

「你怎麼不跑,被人逼到牆角還不是被動挨打?」

「你說過,不讓我外出,聽,聽你的。狗娘養的,他們,想撕你的書,老娘不,不同意!」

姜靚小腦袋一耷拉,失去了意識,而急救車也已經趕到,幾名醫護人員將姜靚抬上了救護擔架,周軒想跟著去,卻被警方攔住,登時惱了。

「你們攔我幹什麼,怎麼不去抓砸店的人?」周軒雙眼通紅。

「注意下你說話的語氣!」

一名警察不客氣的指著周軒,周軒正在氣頭上,拳頭握得很緊,歐強怕他衝動,連忙安慰道:「周軒,我跟著救護車走,你留下來問問什麼情況。」

周軒知道的還沒警方多,警方做好筆錄之後,開車離去。沒有熱鬧看了,人群也很快散開,看著亂糟糟的門面,周軒悵然若失。

惦記姜靚的傷勢,周軒打起精神趕往醫院,病房裡姜靚已經睡下,鼻樑嘴角都有明顯傷痕。歐強說,姜靚有輕微腦震蕩,肋骨也斷了一根,其餘都是皮外傷,但是對一個女孩子下這樣的手,也實在是太狠了點兒。

「周軒,警方那邊有線索嗎?」歐強問。

「他們只是做了筆錄,我問了幾個旁邊店裡的鄰居,和姜靚說法一致。說是上午咱們前腳剛走不久,來了幾個社會小混子模樣的人,二話不說就把店給砸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白芮那小子嫌疑最大!」

「我也是這麼想的,已經把這個情況告訴了警方。」

「要真是白芮那小子,警方的速度可跟不上,到最後也是證據不足!」歐強憤憤。

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出來混,欠下的總要還。」周軒冷冷道。

兩人說話,姜靚睡不踏實,閉著眼睛哎呦喊疼,兩人只好保持沉默。歐強還有事要外出,病房裡只有周軒一人守著。

姜靚與原來那個周軒,有露水夫妻的緣分,也是周軒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個朋友。周軒對這個全新的世界茫然不知,正是姜靚的維護,替他守住了秘密,這是常人不能理解的情誼。

「姜靚家屬?」一名護士推門進來。

「我是!」周軒立刻起身。

「押金用完了,需要再續交下費用。」

「好的,多少?」

「四千。」

周軒老臉一抽,真會要,終於這點糧底給報銷了。在這個時代,排隊是常見現象,銀行、商場、快餐等等,但是醫院開了一排交費口,居然每個前面都排起了長長的隊伍,每個人都是愁容暗淡,卻擔心錢交不上,自然也不會有討價還價。

把所有存款交上去,再摸摸兜里,只有些零錢了。

坐在大廳長吁短嘆,喬三腋窩下夾著個包,得知了消息匆匆趕來,身後還跟著提著水果牛奶的黃毛。

看到周軒,喬三連忙過來,擔心的問:「兄弟,姜靚怎麼了,聽歐強說,讓人給打了?」

「已經睡下了,肋條斷了一根。」周軒招呼喬三坐在身邊。

「大黃,老子讓你在起名館盯著,怎麼就讓人動手打了?」喬三惱道。

黃毛嚇得一哆嗦,擦了一把冷汗,哭喪著臉說道:「都想著周末睡個懶覺,沒想到就讓人鑽了空子。」

「昨天找小娘們弄斷了腰,早上起不來吧!」喬三瞪起眼睛。

「三哥,軒哥,我錯了,我錯了!」

大黃鬢角的汗順著臉頰往下淌,直說醫院裡太熱,悶得慌。

喬三懊惱,周軒也暗中自責,因為舍不下起名館的生意,這才讓姜靚來看店。昨晚上已經看出她會遇到問題,但心存僥倖沒有仔細推敲,對於學生而言,學校才是大本營,離開學校就是外出,而不是讓她留在店裡就安全。

「事情已經發生了,再後悔也沒用。三哥,你有門路,兄弟我開口為難下,不知能不能幫忙找找這幾個小混混。」周軒正色道。

「瞧兄弟說這話,這是分內的事情。」喬三立刻轉頭看黃毛:「大黃,聽到了嗎,查去吧!」

「啊?三哥,這幾個人神出鬼沒的,又都帶著口罩墨鏡,該怎麼查?」大黃犯了難,直撓頭。

「跟我混了這麼久,這都看不出來。這幾個小子,年紀相當,是一批,而且還都是新來的。各個歌舞廳夜店酒吧都給我看好了,那些陌生小弟,出手又闊綽的,盯住。」喬三點撥。

「三哥英明!」黃毛立刻答應下來。

喬三還有話要交代,看了看周軒沒再說。其實不說,周軒也知道,他們關係網雖大,但具有整體性,或許就是哪個認識的兄弟手下乾的。

所以,周軒才說是為難喬三。

姜靚睡了,喬三也沒堅持要去病房看,放下禮品帶著大黃回去。臨走時,想起什麼來,從包里掏出兩萬塊錢遞給周軒:「兄弟,看病得花錢,這些拿著。」

「有錢,剛剛把費用交上了。」周軒晃了晃手中的單據,沒有收。

「店被砸了,也得花錢。周軒兄弟,別跟我客氣,這些也是你的錢。」喬三仗義道。

「花不了多少,有需要一定張嘴。」

周軒斷然沒收,前面剛說不分紅,這就要拿錢,讓別人心裡怎麼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