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50章 八爪魚

第150章 八爪魚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72

「裴勝男,如果你在耍我,馬上出來!否則這麼大的海,哪天能被衝上岸就是幸運。」周軒大喊。

終於,一個白點出現在水面上,隨著波浪向著岸邊湧來。周軒大驚,不會是裴勝男暈倒了吧。

四下荒涼,找不到施救者,時間不等人,周軒立刻脫掉衣服僅剩一條內褲,撲到了海水裡。

咸腥的味道更令人不安,慌亂之中,周軒連教練教的游泳姿勢都忘了,等到腳不沾地,便不自主的往下沉。

絕對不能慌亂,死在這裡太冤了。

周軒穩住神,想起教練教授的急救姿勢,身體放鬆,四肢下垂呈現水母泳姿勢,總算是飄在水面上。

猛地抬頭深吸一口氣,卻是一個浪頭打來,喝了大口海水,嗆得直咳嗽,這裡可是大海,不像泳游池平靜無波。

抽筋咳嗽在泳池都十分危險,更何況是在大海之中。

師父,徒弟要去見你了,還帶著個英語老師,您老人家要是看得上,徒弟當媒人,讓她給您老人家做個妾。

周軒心中無比凄涼,卻感覺有一個浪里白條朝著自己游來,不用說,是裴勝男。女人這套試探把戲什麼時候才會玩夠?

一雙小手將周軒從水裡托起,還有溫暖的光溜溜身體,周軒痛快咳嗽夠,怒視嬉皮笑臉的裴勝男。

「我在潛水呢,你幹什麼?」裴勝男嘿嘿笑。

「下海摸魚。」周軒沒好氣道。

「摸到了嗎?」

「嗯,八爪魚!」

周軒突然伸出兩隻手,揪住了裴勝男的臉蛋,疼的她吱哇亂叫,「周軒,你給我鬆手!」

「偏不,裴勝男,我是個講信用的人,說揍你就揍你!」周軒瞪著眼睛。

「我淹死你!」裴勝男鬆開手臂。

「一起死!」

周軒毫不客氣,雙臂抱住裴勝男,兩個人一起沉下去,裴勝男手腳並推,力氣不但也掙脫不開周軒。

最終,裴勝男消停下來,雙臂姿勢改為環抱,周軒這才單臂划水,很快腳下踩到了沙灘。

「抱夠了嗎?」水中站起身,周軒低頭問。

「夠了,但不能鬆開,否則被你看光了!」裴勝男嗔道。

赤誠相對,還用看嗎,光是感知就讓人血脈噴張,不受控的膨脹,裴勝男當然感覺得到,掐了周軒不知多少下,來到岸邊各自背過臉穿好衣服。

「周軒,你膽敢稱呼我名字?」裴勝男質問。

「夜泳裝死,你還有點師德嗎?」周軒不高興道。

這種玩笑很危險,危險來臨只是瞬間,夜間視線差,廣闊的海岸線上哪裡鎖定沉入水中的人?

濕漉漉的衣服總不能拿著回去,裴勝男一人分了個塑料袋各自裝好,原來在麵館就想到了這點。

走到馬路邊打了個車,將裴勝男送回家,周軒回到了起名館,歐強正在等著他。

「你可算回來了。」歐強急匆匆迎了上來。

「看把你急的,怎麼了?」周軒笑問。

「還能怎樣,有生意上門,咱們市有個水產品加工廠,相當夠規模,我去和他們談了談,對咱們的安全鎖很感興趣。」

「感興趣好啊,價格可以壓低一些,把銷量先搞上去。」

「不是這個意思,嘿嘿,我是說女老闆對你很感興趣,說是在新聞上看到了,提出讓你親自過去談。」歐強嘿嘿笑。

周軒無奈一笑,這才多久,歐強就學壞了。

「周軒,那女的也就三十齣頭,可惜我不是你,否則幹什麼都行。」

「這可不是歐社長該說的話。」

「彼一時,此一時,那時候的我,其實活得很虛偽。」歐強並不在意。

周軒想了想,很猶豫,明天是休息日,店裡沒人看著,萬一來個生意,收點小錢,解決自己的生存大計。

歐強想不到周軒也有捉襟見肘的時候,當然很想促成這筆訂單,嘮叨個不停。

「那我給姜靚打個電話,讓她明天上午過來看著店。」周軒最終同意。

「這點錢也看眼裡,真不知道你是小氣還是大方。」歐強開玩笑。

唉,打落了牙齒往肚裡吞,周軒還真就看重這似乎微不足道的取名看相錢,現在周圍的朋友,歐強、喬三甚至包括姜靚,都比他富有。

「周軒,這筆訂單要成了,你不說話我也得跟三哥提,利潤全算你身上。」歐強拍著胸脯道。

「覆水難收,說過的話就要算數。」周軒傲然拒絕。

在歐強感動和敬佩的眼睛裡,周軒看到了自己的落寞,真恨自己的大嘴巴,怎麼就不服個軟呢!

再說了,收點錢又有什麼,自己怎麼說也是總代理。唉,真是應了那句俗話,誰要面子最後都要沒面子。

給姜靚打電話後半小時,這傢伙就笑嘻嘻的趕到了,把周軒和歐強都嚇一跳,還以為她會明早敲門。

「我怕明天早上起不來,今天就住這裡。」姜靚一臉笑嘻嘻道,難得周軒還記得她有用處,已經等不及明天。

「那好吧,今晚你就睡樓上,我跟歐強在沙發上擠一擠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兩個大男人怎麼睡得開,還是跟軒哥擠一擠!」姜靚厚臉皮道。

歐強揉揉眼睛,一直盯著姜靚看,把她給看毛了,「強哥,怎麼了?」

怎麼說,姜靚也是周軒的,女人,雖然沒有那層意思,歐強解釋道:「我怎麼看你腦門好像沒洗乾淨。」

聽歐強這麼一說,周軒也用心看了看,不是沒洗乾淨,是氣色不佳,籠罩著一層淺淺的黯淡的氣息。

「靚妹,今天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嗎?」周軒問。

「軒哥就是好眼力,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,我正在躺在上鋪看書,手機放在下鋪,伸手去夠,一不小心,就在上面掉了下來。」姜靚道。

「怎麼樣,摔傷沒有?」周軒擔心的問。

「嘿嘿,下鋪是我的,被子早掉在地上,有驚無險,一根毛都沒掉。」姜靚得意於自己的身手利落。

「靚妹,周末這兩天都住在起名館吧,別出去跑業務了。」周軒提醒道,這樣一件小事兒,不該影響到氣色。

姜靚傻呵呵聽不出話里的意思,一口答應下來。有歐強在,姜靚也不好總跟周軒胡鬧,跑樓上打遊戲經營網店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周軒和歐強隨便吃了點早餐,立刻坐車趕往臨海水產加工廠,說來,距離周軒和裴勝男夜泳的地方並不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