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49章 海灘夜泳

第149章 海灘夜泳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516

計程車司機問了一句,去哪兒?

「城東區服裝廠,不,森林人家。」周軒說道,老家屬院,司機都不一定知道具體地方。

「咦,那不是我家嗎?」裴勝男這才反應過來,錯愕道:「周軒,不會吧?」

「會。」周軒笑著點點頭,正想要說些感謝的話,裴勝男往座位上一仰,「好吧,算是你知恩圖報。」

一口老血被周軒憋了回去,六七千塊不多,但這個時期卻是他大部分存款,而且光明在何方還不知道,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。

周軒估計沒錯,剛回到家沒多久,安裝師傅的電話就到了,空調馬上運下車抬樓上去。

「真闊氣,這麼小的樓房,安兩台空調。」安裝師傅不太會說話,誇讚都像是在損人。

裴勝男立刻叉腰道:「好好乾你們的活,哪裡那麼多廢話。」

安裝師傅嘿嘿一笑,開始在客廳和卧室牆上找合適的位置,嘴裡還嘖嘖讚歎,「還是小房子好,安空調效果好,也不用額外加線。你不知道,那次去了一家,一百八的大房子,一說線不夠還跟我急眼,嚷嚷坑騙客戶。有個詞怎麼說,為富不仁,越有錢越算計。」

安裝師傅絮絮叨叨,三句不離房子大小的問題,裴勝男煩的夠嗆,一把拉過周軒在陽台等著。

晾衣架鞋架,還有些雜物,幾乎連個下腳的地兒都沒有,頭上還有一物在頭髮上掃來掃去,抬頭一看,竟然是女士內褲。

「不會吧,你現在還穿帶洞的?」周軒鄙夷。

「那,那是我媽的!」裴勝男辯解道。

「當我什麼都不知道!」

「主要是,你送的太少了,不是沒有換的嘛!」

裴勝男嘿嘿一笑,周軒暗中使勁掐了自己一把,憋住,千萬不要充大頭,再買一套好內衣就要喝西北風了。

破洞也挺好,透氣!

安裝很順利,一個小時後試機運行,很快室內便是溫暖如春,裴勝男高興壞了,等安裝師傅都離開,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得意道:「只有家中兩個空調才能配得上我高貴的身份。」

「小的給大小姐請安。」周軒垂下雙手,逗得裴勝男哈哈大笑,又感受下室內溫度,這才說句正經話:「周軒,謝謝你了。」

「補課費,應該的。」

「學校給我發課時費呢,每個月也能多出一千多塊錢,我媽也有了收入,家裡不再那麼困難。等我再攢點錢,這些都還給你。」裴勝男認真道。

「什麼還不還的,我沒這個意思。」看著裴勝男的模樣,周軒心頭又暖了,只要有這麼句話,付出也是值得的,何況人家母女對自己照顧有加。

「嚇死我了。」裴勝男突然捂住胸口,「就等你這句話呢,可是你說的,不用還啊。」

周軒直呼上當,女孩子都一個樣,跟她們就賺不到便宜。但是周軒誠心相對,裴勝男嘴裡不說,心頭也非常感動,沒有提出繼續在家補習功課。

「周軒,附近有家麵館,咱們先去吃飯,然後帶你去海邊看看吧?」裴勝男問道。

這個建議讓周軒怦然心動,臨海而望,驚濤拍岸,平時也沒有時間,既然來了,那就去看一看。

和周軒口味很相近,裴勝男對麵食也是情有獨鍾,一進麵館,大聲喊道,「老闆,兩份兒大碗的!」

立刻吸引目光好幾雙,眼神分明在說,這女孩兒真能吃。

裴勝男絲毫不在乎別人的眼光,胃是自己的,吃不飽難受的不是別人。呼哧哧,周軒這碗面剛吃完,裴勝男那邊已經連滴湯都不剩了,拿著紙巾擦著一頭大汗。

「裴老師,你吃飯都是用搶的嗎?」周軒詫異問,這速度比男人還快。

「高興!老闆,買單。」

裴勝男傲氣的付款,又跟店老闆要了兩個塑料袋。

天色漸漸暗了下來,周軒要加快步伐,裴勝男卻總說不急不急,等來到海邊,人跡罕至,想像中的大海給周軒第一感覺,就是,冷!

初冬的涼風夾雜潮濕的水汽打在身上,很快便覺得黏糊糊的。月光灑落海水之上,隨著滾滾的波浪發出幽咽的聲響,夜深人靜之時聽起來有幾分蒼涼。

「再往前走。」裴勝男推著周軒。

「那邊更偏僻了。」周軒有些擔心。

「你答應陪我游泳的,忘了嗎?」

「不是吧!」

周軒驚呼,五度左右的天氣,光是這涼風就夠受的,還要去游泳,有沒有搞錯!

「怕了?不少人還冬泳呢!」裴勝男激將。

說破大天也不下水,何況還沒帶泳褲。周軒抱定主意,不管裴勝男怎麼嘲諷自己,就是不肯。

來到一處,裴勝男命令道:「轉過身去。」

「幹嘛?」

「脫衣服啊!」

你?周軒剛想要制止,裴勝男已經把運動裝外套給脫了,裡面是毛衣,不論不類的搭配。周軒連忙轉過身,心裡佩服死這位好老師。

聽見裴勝男嘩嘩往身上撩水和誇張的尖叫,周軒不敢回頭。

「大海,富裕的我,來了!」

裴勝男興奮的尖叫,朝著大海深處跑去,聽笑聲應該是遠離了岸邊。周軒不得已回過頭,盯緊水中那個上下起伏的小白點兒。

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,空蕩蕩的海灘,如果發生點意外,連救援都沒有。

周軒的游泳課時還沒有完成,算不得會游泳,而且在出現有人溺水的時候,最好要有三個以上的水性較好的人一起施救。

呸呸,怎麼只想不好的。裴勝男海邊長大的,水性一定不得了,否則也不會夜泳。

閉目聆聽大海的聲音,周軒乾脆在沙灘上盤膝坐了下來,配合呼吸,似乎有大海的氣息融入體內,身體輕若無物,寒冷之意也淡去很多。

靜坐是周軒每日必修的功課,來到現代社會被打亂過幾次,其中就有相當部分是因為酒醉,已經好久沒有沉浸在這種物我兩忘的狀態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周軒猛然睜開眼睛,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,裴勝男沒有了動靜!

慌忙站起身,可以吞噬一切的大海,即便是在白天也讓人心生敬畏,何況是夜濤連天。

「裴老師!裴老師!」周軒扯著嗓子大喊,不見迴音,有些急了,「裴勝男,我告訴你,你要敢跟我兒戲,今天就是我揍你的時候!」

還是沒有迴音。

周軒心亂如麻,一方面想到了虞江舟,這是女人慣用的鬼把戲,裴勝男雖然是老師身份,但年齡比虞江舟還玩心更重,周軒有理由猜測她是故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