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47章 替白芮求情

第147章 替白芮求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58

白芮像是瘋了一樣,好幾次堵在周軒教室門口,被同學們攔住,揚言要弄死他。

而國貿大廈的商務車也被攔在校門外,不得入內。

白雄起放低身段步行到學校行政樓,但校方的態度很強硬,一切都按校規來,板上釘釘的事情多說無用。校長很忙,不會見你的!

白雄起拂袖而去,再也沒來過,但是白芮卻不肯善罷甘休,在學校外面拉起條幅,校規忽視人情,校園地獄害人不留情!

還有些小報記者對此事跟蹤報道,都沒用,無一不是怏怏而歸。

白芮窟窿太大,任誰也給他圓不了,此事在社會上的影響越來越而對在校生卻是敲響了警鐘,都好好上課吧,學校真要跟你較真,下一個白芮就是你。

校園內的議論雖多,但白芮跟周軒沒法比,有道是人走茶涼,支持周軒的聲音更多一些。

「周軒,最近避避風頭,在學校里住吧。你不是還有個單間嗎?」班主任劉玉芬把周軒叫到辦公室,不無擔心的勸說。

「白芮咎由自取,怨不了別人。劉老師,你放心吧,我還有朋友每天接送,而且歐強也跟我住在店裡。」周軒解釋。

「那就好,但是一定要小心。唉,說實話,學校的處罰確實有點重了,不說了。」劉玉芬欲言又止,作為女性教師,看到學生熬到大四卻拿不到畢業證,不免心生同情。

這是校方的處罰,一定有更為深層的原因,不便公開罷了。

周軒也知道白芮成了無業游民,肯定帶著一幫小弟四處遊盪,找機會就要對他下手。但他也有難言之隱,囊中羞澀,還得指著起名賺點生活費。

每天喬三都會親自來接周軒回起名館,實在忙不開就讓黃毛來,也跟范警官進行了溝通,近期在起名館附近加強了巡查。

白芮應該是受到了家中警告,不敢輕易露頭,但周軒知道,他這種平時被捧上天突然被摔破臉的人,一定在暗中等待最佳時機,讓周軒一擊致命,而且還不留痕迹。

「我在涼亭等你。」手機收到一條簡訊,是羅雨凝發來的。

收到她主動發來的簡訊,周軒本該欣喜,此時卻是心頭沉重,知道她約自己,一定是和白芮有關係。

想了很久,周軒才朝著涼亭趕去,羅雨凝正依靠著柱子等在那裡。

「雨凝。」周軒走過去坐在她的身邊。

嗯,羅雨凝點點頭,兩人卻是干坐了五分鐘都沒開口說話。周軒嘆口氣,「雨凝,你約我來,是為了白芮吧。」

「是的,周軒,我想讓你替他找閆校長說情。」羅雨凝鼓足勇氣說道,太緊張,小手都在顫抖,眼淚也嚇得流了出來。

周軒又心疼又生氣,不悅道:「走到哪裡白芮也不佔理,而且這件事是學校做出的處理,不是閆校長個人行為,我作為一名學生也干擾不到他。」

「可是,所有人都知道,閆校長很喜歡你!」羅雨凝提高嗓門。

「那是師生情,我只知道你很喜歡白芮!」周軒毫不客氣。

你?!

羅雨凝氣得語噎,抖動著有些蒼白的嘴唇說不出話來,好久才落淚道:「你想聽聽我說心裡話嗎?」

「我都知道,你跟白芮一起長大,他對你好,跟品質無關,不關乎婚姻大事,也得替他求情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但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。」羅雨凝幽幽道:「我不喜歡白芮的公子哥行為,但又說不了他,現在他被開除了,白芮被白叔叔打了好幾次,連阿姨都跟著挨罵,家裡的天都快塌了。」

「沒那麼誇張,他家的財產夠吃好幾輩子的。」周軒哼聲道。

「如果說以前雙方家長還有什麼心思,現在白芮落到現在的地步,我爸爸也不會同意的。」

羅雨凝聲音小的像是蚊子哼哼,這句話卻是真心話,身為工商局長的羅吉野心高氣傲,對獨生女兒期待很高,怎麼會讓她嫁給一個大學裡就有污點的人。

長輩看到的都是嘴巴甜長相帥的白芮,現在許多白芮的惡劣行為被揪出,羅吉野當然也要重新審視。

更為重要的的一點,羅家也不缺錢,不會因為白芮家的富有,就讓女兒嫁過去的。

「我就覺得白芮很可憐,而且這個教訓也夠他記一輩子。周軒,我知道你很善良,難道你就不覺得處罰有些重嗎?」羅雨凝含淚問。

「可是,校長那裡,我也說不上話。」周軒為難道。

「周軒,就算為了我,好不好?」

羅雨凝將小手覆在周軒手背上,冰涼,周軒嘆口氣,連忙將它握在溫暖的掌心,愛憐道:「身體不好就不要坐在這麼冷的地方,還有情緒也不要太過波動,平時可以喝一些薑糖水,看你下眼瞼有暗灰之色,其中少許赤紅,經常有小腹脹痛,痛經以及量少的毛病吧,這可不能耽擱」

哎呀!

羅雨凝的臉瞬間變得通紅,連忙縮回小手,嗔了一句討厭,落荒而逃,像極了一隻失魂落魄的小兔子。

嘿嘿,周軒看著背影傻樂,等人不見了才猛地拍下腦門,剛才沒答應幫白芮,但也沒拒絕,該怎麼答覆才好?

想了很久,周軒最終決定去見見閆校長,就以科研基地為切入點,探探口風之類的,也算給羅雨凝一個交代。

「周軒來了啊,什麼事兒?」

閆平川從老花鏡後面抬起一雙眼,讓周軒不由打了個寒顫,這種犀利的眼神自帶威嚴,能把膽小的給嚇著。

周軒想起來了,在一個黑漆漆的樓道里也見過這樣一雙眼神,頗有幾分相似。

「相面呢,怎麼了?」閆平川沉下臉。

「閆校長,有句話,不知該講不該講。」周軒愣愣問。

「你要是為了白芮的事情來,那就免開尊口!」閆平川生氣了,將手中鋼筆重重放在桌子上。

周軒猛然回過神來,他剛才想說的還真不是這件事兒,算了,既然如此,那就不提了。

「你以為學校是我一個人的,看誰不順眼就處罰誰嗎?看看這些吧!」

閆平川丟過來一個檔案袋,剛要接著訓,他的手機響了,看到號碼臉色更加不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