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45章 圖書管理員

第145章 圖書管理員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11

以前學習英語是為了考研,現在更不敢放鬆,因為他蹩腳的英語水平已經被閆平川提出了批評。

不用裴勝男督促,周軒都有急迫感,他目前的真實水平是初三,距離真正掌握還非常遙遠。

第二天課後,周軒跟著裴勝男去了辦公室,不巧的是,其他教師都在,鬧哄哄的不是學習好地方。

宿舍成了禁區,無奈之下,裴勝男只好帶著周軒去往圖書館。

「裴老師,以後別打人了,這習慣真的很不好。」周軒試探道。

「嚴師出高徒,古代老師不都用戒尺嗎,我這還是輕的。」裴勝男不以為然。

周軒無語,師父管輅對他也很嚴格,揪耳朵踢屁股類似的體罰也有,所以,以後還得多往圖書館來。

途經學校行政樓,一名臉色鐵青的中年男人,在四五個人的簇擁之下走了出來,緊接著,三輛商務轎車相繼離開。

其中一輛車的車牌很不一般,尾數是東b88888。

「那人好像是白芮他爸爸。」裴勝男伸長脖子。

「確定嗎?」周軒問。

「車百分百是他的,據說當初這個號被一輛麵包車給搖走了,他只花了五萬塊就讓人家賣給了他。人看著像,不過國貿大廈到處都是他的照片,而且地方台每年都有他的直播拜年,應該錯不了。」裴勝男說道。

白芮的父親到學校來幹什麼?看臉色像是洽談不愉快的樣子,原來的校領導大都買他一個面子,周軒估計能讓白芮父親這麼惱羞的,多半就是閆平川。

象牙塔不受資本控制,閆平川用自己堅定的意志和行動來維護,周軒抬頭看看七樓,陷入沉思。

「看什麼呢,趕緊走吧。」裴勝男催促。

「我想去看看校長。」周軒突然說道。

「得了,少管閑事。再說了,閆校長又不是你爹,老往他辦公室跑,背後也有人說你巴結臉。」裴勝男嘲諷道。

周軒不怕風言風語,但想起來上次閆平川嚴肅提醒,涉及到白芮的有關事件,讓他不要再插手處理。

圖書館很大,很多位置都空閑,兩人還得商討,小聲說話難免,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,先是複習,然後學習新內容。

咔咔咔!小高跟鞋的聲音在耳邊傳來,兩人抬頭瞥了一眼,看見一名身穿紅色羊毛衣黑色西褲的中年女人,正在來回擦拭書架,從背影看去,身材並沒有太走樣。

「哪裡來的老妖精,煩死人了。」裴勝男嘟囔道。

「怎麼背後這麼說人家?」周軒小聲道。

「嘿嘿,這把歲數了,不定和哪個校領導有一腿呢,否則能上這裡來?」裴勝男嘿嘿一笑,胡亂猜測。

「無憑無據的別瞎說。」

「我敢跟你打賭!這裡風吹不到雨淋不著,假期一個都不少,多少人擠破頭都想來呢!」

周軒不置可否,想起飛機上劉叔說的話,現代化社會,倉庫都需要電腦管理系統,更何況是一個重點大學。

這裡的書籍無數,分類繁多,就算是有關係,那也得有文化基礎,而且還要工作細心,性情穩重才行。

正想著,咔咔咔的高跟鞋聲朝著他們走近。

兩人連忙識趣的低下頭,裝模作樣的開始學習。沒想到的是,腳步臨近,竟然在他們旁邊停下來了。

「完了,一定是剛才的話被聽去了。」裴勝男小聲嘟囔。

「都是你。」周軒也暗自叫苦。

啪!

一巴掌打在裴勝男腦袋上,裴勝男捂著頭怒道:「你神經」

病字沒喊出口,裴勝男愣住了,周軒也愣了,因為站在面前的是裴亞茹!新衣新褲新鞋子,還有淡淡的妝容,尤其是精氣神好了,看上去年輕了許多。

「阿,阿姨。」周軒連忙站起身。

「周軒你坐下就行。」裴亞茹皺眉道:「跟你說過多少次,不要背後嘀嘀咕咕,要有大家閨秀的模樣,偏不聽。」

「媽,你長了千里耳了,隔那麼遠能聽到我說什麼?」裴勝男不信。

「看你縮頭縮腦的樣子就知道,肯定沒好話。」裴亞茹生氣的坐在對面,為了不影響其他同學閱讀學習,還是忍住了,咬牙道:「回去再收拾你。」

「嘿嘿,媽,你怎麼在這裡啊?」裴勝男問。

「阿姨,她說你跟校領導有一腿。」周軒立刻把裴勝男出賣了,守著裴亞茹諒她也不敢動手。

裴亞茹伸出巴掌,果然咬牙縮了回去。

「還不是你閆伯伯特殊照顧,而我又有工作經驗和學歷,就安排到這裡上班了。事先也沒說,想要給你個驚喜。」裴亞茹嗔道。

哈哈,裴勝男笑了兩聲,又連忙捂住嘴巴,低聲問:「媽,這裡工資多少,也得四五千吧?」

「哪有,剛來也就兩千多,每年都會漲點兒吧。」

裴亞茹故作無所謂,但周軒看得出她很開心,對於低收入家庭而言,每個月多兩千塊,能將生活質量提高一個檔次。

周軒相信,如果這是操場的話,裴勝男敢狂奔五圈,現在就樂成猴子了,臉上撓的一道一道的。

「我還跟你閆伯伯提到你的事情,明年準備考研,邊邊工作,早點轉正。」裴亞茹自豪道。

「謝謝貴婦!」裴勝男拱拱小手,厚臉皮道:「媽,既然我那個伯伯校長對你還有好感,那不如改天一起吃個飯看個電影什麼的,我不在意有個後爹。」

「亂說話!」隔著桌子,裴亞茹的巴掌在女兒額頭晃了晃,到底沒捨得打下去,「你閆伯伯家庭幸福,我這樣成了什麼。做人該知足,他能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