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42章 飛行在天上

第142章 飛行在天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14

時間凝固了,至始至終虞江舟的姿勢就沒有變過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周軒。一個象牙塔中的驕子,生活一帆風順,何來如此深刻的相思情懷?

這付軀體似乎蘊含了無數鮮為人知的故事,還有那雙亮若星辰的眸子里,遮擋不住淡淡的憂傷。

一曲作罷,周軒喟然長嘆,虞江舟也是淚光點點,兩人沉默好久,還是周軒打破沉寂,笑道:「夜觀天象時間到了。」

「你觀你的天象,我看我的人生百態。」

今夜並不是觀看夜空的好天氣,有著一層淡淡的浮雲,周軒試著調整鏡筒,用專業望遠鏡看人生百態,有殺雞用牛刀的感覺。想到明天還要早起,便到躺椅睡下。

「你還挺自覺,怎麼不到外面沙發去睡?」虞江舟好笑又好氣。

「那組白沙發太乾淨了,怕弄髒。」下午游泳的周軒,累得翻個身就睡著了,沒聽到虞江舟嘟囔一句,土老帽,這個躺椅比沙發貴多了。

第二天是被劉叔的電話喊醒,早上四點半,而這個時候虞江舟已經不在小床上了,開車奔赴另外一個城市,真是辛苦。

匆匆洗漱完畢,帶著天文望遠鏡離開興凱大廈,在樓上坐上劉叔的車趕往機場,周軒生平第一次搭乘飛機,心裡充滿了期待。

令他十分感動的是,所謂劉叔相送並不只是送到機場,而是和他一起趕往臨海,然後再坐飛機回來,一猜就是陳曉玲的安排。

「劉叔,實在是太麻煩了。」豪華的候機室內,周軒客氣道。

「呵呵,沒什麼,應該的。」劉叔話不多。

登機後,周軒所在是個靠通道的位置,裡面空間比較狹跟豪華大巴區別不大,不過是一個地上跑,一個天上飛。

稍微遺憾的是,不是靠窗的位置。但也可以想像,從雲端往下看去,城市村莊就像是廣袤土地上的一塊塊被整齊規劃的區域。人們常用高聳入雲來形容高樓和大樹,其實距離雲層還很遙遠。

起飛前,美麗優雅的空姐用柔和的聲音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帶,並演示意外情況下應該如何應對以及氧氣罩的使用等等。

對於大多數乘客,對這些習以為常,更像是形式主義,面無表情的象徵性聽聽。而周軒卻身板挺直,一絲不苟的豎耳傾聽,引來通道對過小夥子的鄙夷。

沒見過世面,看到空姐就挪不開眼神,流氓!

飛機準點起飛,除了起飛時讓人有些緊張,等平穩飛行在天上,和在室內沒有任何區別,杯中液體都不會濺出一滴。

劉叔笑問:「周軒,第一次坐飛機?」

「是的。」周軒呵呵一笑。

「飛機起飛時,許多人耳朵都受不了,看你沒什麼反應,到底是年輕,體格好。」劉叔贊道。

起飛時只是心裡有些擔憂,耳朵也有些許不適,但早就沒感覺了,還是跟平時練武有著莫大關聯。

「小的時候,我就常聽師父說,神仙會在天上飛,現在所有人都能做到這一點。」周軒感嘆。

「是啊,短短几十年,發展很快,這可是我之前沒有想到的。」

這便是科技的力量,而大批量乘客上天,也不過是近幾十年的事情,對於興凱集團投資臨海大學的智能科技項目,周軒越發有信心。

試想,再過幾十年,人們的生活已經發生了質的改變。

等飛行平穩,空姐便開始發早餐,一個麵包一包密封裝小菜還有一杯牛奶,引來不少抱怨聲。

「這個航班服務一般,又趕時間,下飛機後咱們再一起吃點。」劉叔歉意道。

「不,我覺得已經很好了。」

周軒幾口將麵包吃完,沒吃飽,量確實少了點,熱牛奶在手,捨不得一下子喝完,小口小口抿。

突然,飛機發生劇烈抖動,機艙內的人們再也無法淡定,尖叫聲此起彼伏。空姐正站在通道,連忙喊道:「諸位乘客請不要驚慌,也不要擅自離開座位。」

「靠,遇到強氣流了,你們機長會不會開飛機啊!」有人大聲埋怨。

抖動變得嚴重起來,空姐寸步難行,小臉雪白的抓住周軒前面座椅,就連周軒也擔心起來,不會這麼倒霉,遇到什麼意外吧?

嗖!

周軒心頭一空,感覺身體被安全帶拉扯,機身居然在往下墜!而毫無安全措施的空姐更慘,雙腳已經離地,眼看就要衝擊到頂部去。

說時遲那時快,周軒立刻伸出右手,猛地往回一拉,讓她坐在了自己腿上。

「對不起」

「先生,謝謝你!」

周軒剛要道歉,空姐卻回頭感激的說了一句,又是幾下抖動,周軒另外一隻手裡的牛奶不可控的撒在空姐身上。

描述很長,其實過程非常短,很快感覺到飛機上升,又恢復了平穩,乘客們的情緒也都跟著安靜下來。

「可以鬆手了。」過道對過的小子壞笑。

空姐臉一紅,連忙起身,對著周軒一再道謝,這才去換衣服。那小子卻指指空姐的胸部,不懷好意道:「喂,你的奶撒了!」

轟!大家笑出聲,空姐臉上青一塊白一塊,但訓練有素的她們,不能跟乘客隨意發生衝突,咬著嘴唇匆匆離開。

「喂,你尿褲子了!」

周軒看不慣,抖手一拋,剩下的牛奶撒到那小子褲子上,白花花一片,氣的他破口就罵,解開安全帶就要找周軒理論。

正所謂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,危機關頭,周軒抱緊空姐讓她免於受傷,那小子卻嬉皮笑臉看熱鬧,很可惡。

你一言我一語紛紛指責,也有乘務長過來,勸說他回到座位坐好,那小子揮揮拳頭坐回去,手指周軒:「小子,我記住你了!」

周軒想要反駁,卻被劉叔暗中拉扯一把,出門在外還是不要惹事的好。

周軒之舉有目共睹,劉叔對他也很有好感,打開了話匣子,兩人開始閑聊起來。

周軒得知他跟吳姨是兩口子,還是多年前跟著虞榮出來混的第一批兄弟。劉叔自嘲有一膀子力氣,吃苦耐勞不在話下,請不起民工的時候,什麼活都干過,搬運工、瓦匠、木工等等。

說到這裡,劉叔一臉自豪,但臉色很快便暗淡下去。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,他漸漸發現自己的用武之地越來越少,勞力用得少了,公司最需要腦筋活泛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