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41章 比不過認命了

第141章 比不過認命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26

虞江舟一再道謝,小心收了起來,道別後,兩人趕往興凱大廈。

路上,虞江舟顯得很沉默,周軒調侃道:「江舟,這回真入戲了?」

「嗯,柳老師琴好人善,我很慶幸能遇到她。其實,最讓我羨慕的是,他們能白首偕老,到了八十多歲了,還能活得多姿多彩。」虞江舟感嘆道。

「虞叔叔和阿姨不就感情很好嗎?我相信,他們的晚年也一定是幸福的。」周軒理所當然的認為虞江舟想到了母親。

「我也相信,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有這命。」虞江舟欲言又止,想要讓周軒也幫她看看相,卻不知出於何等心理,沒有開口。

在路上,周軒得知柳婉君彈奏的是梁祝鋼琴曲,講述的是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,化蝶是對現實無力的抗爭。

可能是受到曲子的影響,虞江舟有些悶悶不樂,情緒不高,回到辦公室催促著周軒再去游泳,而她則去單獨練琴。

剛入游泳池,周軒把學習的技巧給忘了,還是咕咚咚喝水,身體一直往泳池底下沉。游泳教練卻抱著膀子站在邊上觀看,無動於衷的樣子。

是不是受了虞江舟的暗中提醒?

求生的本能讓周軒鑽出水面,深吸一口氣,按照規範姿勢手腳配合滑動起來。雙臂平伸,夾腿,划水抬頭,配合呼吸。

又經過長達三小時的魔鬼訓練,周軒游泳技能基本掌握,能夠在泳池游個來回。但是教練卻告訴他,以後也要加緊鍛煉,游二十個來回才算勉強學會。

餓的快要虛脫,回到虞江舟辦公室,周軒卻發現她還在彈琴,有些不太順利,眉頭一直微微皺著。

「江舟,我很欣賞你的刻苦精神,但是能不能先去吃飯,回來再繼續刻苦。」周軒弓著腰,餓的實在沒力氣了。

「飯桶,對付你這種人,餓一天就乖乖聽話了。」虞江舟將鋼琴蓋好,帶著周軒去餐廳。

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,周軒穿越來到這裡,能量損失十分嚴重,現在還好些,暑假那些日子,天天都有飢餓感,而每天果腹的只有麵包。

而這一切都是拜姜靚所賜,周軒忍俊不禁,好久沒這傢伙消息了,應該也是跟著歐強賣鎖賣瘋了。

剛在旋轉餐廳坐下,姜靚的電話就到了,讓周軒著實吃了一驚,難道這傢伙還與自己有心電感應?

「軒哥,在哪兒呢?」姜靚懶洋洋的聲音。

「首陽,明天就回去了。」周軒答道,又問:「靚妹,怎麼這麼沒精神,是不是不舒服?」

「心裡不舒服,我天天盼著你電話,哪怕一個簡訊都行啊,結果什麼都沒有。我就想吧,你不聯繫我,我也不聯繫你,結果你比我有定力。唉,等到心裡發癢,就手發賤給你撥通電話了,沒事兒,不願意聽就掛斷。」姜靚不滿道。

「呵呵,我這段時間也沒閑著,回去後,叫上歐強三哥他們,大家一起聚個餐。」周軒張羅。

「沒有特別待遇?」

「最近辛苦,回去給你封個大紅包。」

「嘿嘿,這還差不多。軒哥,你現在和誰在一起呢?」姜靚問道。

「嗯,興凱集團的一位董事。」周軒含糊其辭,說多了姜靚又得嘰嘰歪歪糾纏個沒完,沒想到虞江舟突然把頭湊過來,咯咯笑道:「嗨,是我,虞江舟!」

「江舟,你幹嘛啊?」周軒臉上一囧,姜靚帶著哭腔:「就知道你跟她在一起,沒辦法,比不過,人得認命。軒哥,等你回來啊。」

「當斷不斷,必受其亂。」虞江舟壞笑。

「你想多了,我跟靚妹的關係不是一兩句就能說清楚。我很喜歡她,但是朋友間的喜愛,無關男女之情,靚妹也知曉這一點的。」周軒解釋。

「好吧,未變質純潔高尚的友誼,那天我看到的嫩黃瓜呢?」虞江舟問。

「什麼嫩黃瓜?」周軒一愣。

「就是你和公子哥爭的那個女孩兒啊,嬌嬌滴滴,我見猶憐。」虞江舟笑道。

是羅雨凝?嫩黃瓜這個比喻太不恰當了,比起虞江舟,羅雨凝多了些稚嫩,但恰恰也是周軒最為珍惜的。

周軒沒說話,他承認自己對羅雨凝的喜歡更深沉一些,如果羅吉野能同意將女兒嫁給自己,而雨凝本人又願意的話,他願意用盡一生去呵護她。

「多情種。」虞江舟翻個白眼,推了推面前的餐盤,「沒胃口,吃不下去了。」

「別浪費啊,正好我還不夠。」

周軒不嫌棄的端到自己跟前,大口吃起來,虞江舟心裡卻美滋滋的。

「周軒,已經給你訂好了明早的機票。我還有其他的事情,沒法去送你了,不過已經通知了劉叔,他會準時來接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那麼,晚飯後要不要去跟虞叔叔和阿姨道別?」周軒遲疑道,畢竟虞江舟替自己考慮這麼周全,就這麼走了,不太禮貌。

「不用了,我媽巴不得咱們不回去呢。」

虞江舟小聲嘟囔,給周軒訂機票的事情,就是老媽張羅的,還嫌這趟航班沒有頭等艙。如果周軒是自己的哥哥或者弟弟,虞江舟一定會吃醋的,太偏心了,一個半小時的短途而已。

回到辦公室套間,虞江舟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彈鋼琴,「周軒,你聽聽我這次彈得有沒有進步?」

周軒卻笑著擺擺手:「首先我承認,你的水平很高,但柳老提出的問題,一時半刻也改不了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我改正不了?已經練了好多遍了!」虞江舟不服氣的問。

「說實話你會生氣。」

「我已經生氣了!」

「江舟,你所有的努力,都是為了家和集團,習慣了去獲得好成績,其實都不是發自於內心的喜愛。」

虞江舟沉默不語,半晌才惱道:「這是我跟你說了心裡話,你才總結出來的。」

「呵呵,隨便你怎麼說吧。」周軒不以為然。

「哼,你也彈一首自己拿手的我聽聽。」

現代樂器,周軒當然不會,但虞江舟這裡有一柄古琴,還是她的收藏品。

周軒坐下來,先是凝視窗外片刻,這才撥動了琴弦,正是那首三國時期不知何人所譜曲的長相憶,同時,口中輕聲的哼唱起來。

「一去相思縹緲,長空無限寂寥,枕旁歡顏與夢消,千古愁腸寸斷,長相憶,終難聚,一晌貪歡,傷別離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