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40章 樂匠和大師

第140章 樂匠和大師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31

琴房應該是面積最小的,細長結構,裝修很簡單,只是牆上貼了淡金色的壁紙,上面是整幅的音樂元素,五線譜、音符、舞者、樂器等等。

靠牆放著一架黑色鋼琴,和虞江舟那架百萬時尚造型的鋼琴相差很遠,因為常年的擦拭,已經顯得有些黯淡和斑駁。

除此之外,室內再無他物,欣賞者需得站立。

「江舟,來,彈一曲你最拿手的吧。」柳婉君鼓勵道。

虞江舟收攏衣裙,款款落座,伸出纖長玉指,時急時緩的划過琴鍵,美妙動聽的樂曲立刻飄蕩在小屋裡。

四人靜靜聆聽,柳婉君微微閉上眼睛,手指跟著打節拍,神情陶醉。

「我就聽不得這玩意兒。」步加琢擺手,回到客廳沙發躺下,午覺要在這裡解決了。

一曲完畢,雲傲風讚許的鼓掌,柳婉君也點點頭,笑道:「這是貝多芬的致愛麗絲。江舟,你知道這首曲子傳達的內涵是什麼嗎?」

「是浪漫喜悅的愛。」虞江舟回答言簡意賅。

柳婉君笑了,「說得很對,說說看,怎樣才算是彈好了鋼琴?」

虞江舟想了想,說道:「應該是再難的曲子都能準確無誤的彈奏出來,比如跨度較大的複雜演奏,對雙和弦的掌握等。當然了,還得經過專家的認可,考取相應的等級,那是硬體要求。」

「不錯,想必你也應該在鋼琴上達到了一定等級。但是江舟,有沒有人提出你彈奏的最大缺陷是什麼?」柳婉君問道。

虞江舟俏臉微紅,還真沒有,在同學朋友還有興凱大廈的內部演出上,她的每一次演出都是驚艷亮相,贏得喝彩不斷。

「請老師指點。」虞江舟謙虛道。

「呵呵,你缺乏一些柔和的線條,在演出時更注重自身的形象和強弱的精準控制,卻忘了把感情融入到樂曲當中,樂匠和大師的差別,只有一個,情字。」柳婉君說道。

虞江舟微微一愣,她所喜愛的曲子當然都融入了情感,怎麼能說是沒有呢?

「來,我也演奏一曲。」柳婉君笑道。

虞江舟連忙起身,恭敬的站在一旁,柳婉君整理了下鬢邊白髮,坐在了鋼琴前,眼神柔和的看著黑白琴鍵,就像是看著滿心喜悅的孩子,足足過了半分鐘,才輕輕落下了手指。

舒緩的旋律自然流淌而出,時起時伏,周軒彷彿被帶到了一方奇異的世界裡,春光明媚,芳草連天,鮮花爭艷,彩蝶飛舞。潺潺流水的小橋之上,一對長久嚮往的男女,正緩緩走向彼此。

整個曲調偏向於古韻,好似有情人在輕聲細語,柳婉君輕輕搖動著一頭長髮,那雙乾枯的手掌在琴鍵上跳躍著,那是在翩翩起舞。

如果閉上眼睛,沒人能想到,曲目出自於一名老人之手,其中飽含的柔情,恰似鄰家有女初長成。

一曲完畢,柳婉君的手輕輕抬起,冰美人虞江舟已經落淚,扶著柳婉君的肩頭抽泣不已,柳婉君輕輕拍打著她的小手。

周軒眼圈也紅紅的,連忙退出琴房,把空間留給她們二人。

「這老傢伙,總是掃興。」

客廳里步加琢已經睡著了,鼾聲如雷,雲傲風無奈的笑了,找來一條薄毯替他蓋上,經常鬥嘴抬杠,卻又不離不棄。

這是六十年的友誼,周軒不禁浮想翩翩,等自己八十多歲時,那幫好兄弟是否也能在身邊。

「周軒,來,喝茶。」雲傲風道。

「雲老,我自己來。」周軒連忙接過茶壺。

「老步說易經文化逐漸蕭條,其實書法也好不到哪裡去。認真寫字的都已經很少了,何況是毛筆字。而且加入書協的條件非常苛刻,有些人並非是為了寫字而加入,只是鍍金,從而去賺取更多的收入。」雲傲風嘆口氣,坦誠說出協會的當前現狀。

「如果是業務愛好,無所謂鍍金或者賺錢,而如果是專業書法家,還得有養家糊口的壓力。」周軒試探道。

「對,這個我們也能理解。周軒,把你吸納進來,是有著多方考慮的。書協需要發展你這樣的年輕人,注入新鮮的活力。有時開會時我也深有感觸,每次活動都是一群老頭老太太,中年人也很少,尤其是你這樣的年輕人。所以,我也能希望藉助你的影響力,掀起一股書法熱來。」

「雲老,別的地方不敢說,但是在臨海大學以及兄弟學校,我會盡全力提供書法興趣愛好培養。」周軒鄭重承諾,一個已經離任的老書法家,時刻不忘為社會發掘人才,令人敬佩。

「很好!」雲傲風激動起來,「人總要有些興趣愛好,退一萬步講,閑暇時有所寄託。學習書法好處多多,尤其是你們年輕人,可以修身養性,也可以提高自身魅力。咳,我年輕的時候,就是靠這個追到老婆的,洋洋洒洒幾封情書,哪個姑娘不喜歡?嘿嘿。」

「哈哈,雲老,您老太逗了。」周軒笑噴了。

「傲風,你不是說被我的才情吸引嗎,怎麼反了個?」

不知何時柳婉君已經從琴房裡走出來,聽到了二人談話,尤其是老伴吹牛,立刻不高興了。

「守著小輩給個面子嘛。」雲傲風立刻賠笑,說完小聲對周軒強調:「我說的真實不虛。」

嗯,周軒憋住笑,步加琢夢裡翻了個身,嗚咽了兩聲,打斷了談話。雲傲風夫婦也該有午睡時間,周軒告辭離去,倒是虞江舟戀戀不捨,拉著柳婉君的手不放。

「江舟啊,以後常來我這裡。」柳婉君也很喜歡這個弟子。

「柳老師,以後我一定為您辦一場鋼琴演奏會。」虞江舟信誓旦旦。

「呵呵,我都八十多歲了,上台都要顫顫巍巍的,還不夠丟人呢。」柳婉君立刻擺手。

「不,柳老師,您今天的琴聲打動了我。您這種永遠追求美的精神感染了我,我也很希望將來能有更多人的一睹您的風姿。」

幾句話把老太太哄得很高興,到底讓雲傲風送了一幅字。雲傲風去書房選了半天,拿出一幅來。

跟步加琢說得差不多,老頭這方面不夠慷慨,只有四個字,天道酬勤,書法家最常寫的內容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