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9章 落肚為安

第139章 落肚為安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59

「不好意思,我看不出來。」周軒擺了擺手,步加琢的面相上已經寫得很清楚,有緣無分,肯定找不到了。

「我還有個女兒,是女兒啊!老天待我不薄,兒女雙全,哈哈,傲風,這點我比你強。」步加琢喜極而泣,還是不忘刺激人。

「老步,他們既然都在,你該開心才對。」雲傲風道。

「是啊,我一直以為,她們已經沒了,愧疚到不行。今天遇到周軒,是真得開心,一定要喝幾盅。」步加琢擦乾眼淚,臉上露出了真誠的笑容。

家裡這麼多人吃飯,柳婉君有些慌神,在廚房裡轉了好幾圈不知道做什麼,虞江舟更是個不會做飯的,便去樓下買了些現成的回來。

加上柳婉君準備的兩個小菜,倒也滿滿當當一大桌子菜。

雲傲風拿出一瓶白酒,步加琢立刻抗議,「傲風,你也太小氣了,今天周軒來,不把茅台酒拿出來喝點兒?」

「是你想喝了吧,還打著周軒的旗號。」雲傲風坐著沒動,有些捨不得。

「看在我今天高興的份上,給你個面子,拿出來吧。婉君,你去!」步加琢不把自己當外人,柳婉君看看老頭子,雲傲風點點頭,這才去拿酒。

一個帶有浮雕的深棕色酒瓶被柳婉君放在餐桌上,她還是忍不住提醒:「省著點兒喝。」

「今朝有酒今朝醉,不知明日留給誰,還是落肚為安,打開吧!」步加琢催促道。

「五十三度中華龍茅台,這酒確實不便宜。」虞江舟掃了一眼說道,市場價要在萬元,兩位老人家心疼是正常的。

「哦,江舟到底是見多識廣,一眼就看出這酒值錢。」柳婉君對虞江舟很是喜愛。

「要是雲老喜歡,家中倒是有全套的,下次帶過來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全套的?那更值錢,傲風,你可賺大了。」步加琢笑道。

「不行,不行,太貴重了,我收藏幾瓶也都進到這老傢伙肚子里去。」雲傲風笑著擺手。

「我父親平時更喜歡喝紅酒,沒關係的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虞小姐啊,這酒我替雲老頭收了。這老傢伙賊啊,平時字不送,專等著升值,你走的時候去他書房拿一沓。」步加琢擅作主張。

還一沓!雲傲風哭笑不得,虞江舟卻笑著說:「我對字畫不懂行,平時喜歡彈鋼琴,要是柳老師能指點一二,那就太感激了。」

「這個好說,要是天資夠,我可以收你做徒弟!」柳婉君一口答應下來。

周軒直牙疼,虞江舟真會算計,來時就惦記雲傲風的字,這會兒說不要,卻以鋼琴為切入點,哄得老太太高興了,這字早晚搞到手。

周軒頭一次喝白酒,雖然不算辛辣,還有些甜香,這個度數還是讓他喝上一口便開始飄飄然。所幸使用的是小號酒杯,否則非得睡上一天一夜不可。

「今天,真的高興。」想到走失的妻女,步加琢又是眼眶潮濕,「這個秘密對誰也沒說,居然被周軒小弟看出來了。一則,我心裡懸著的石頭落了地,她能活到現在的歲數,說明日子過得還可以,放心了。另外,我又找到了新的追求領域,要潛心鑽研下相學。」

「活到老學到老,老步,我最佩服的就是你這點。」雲傲風給步加琢添上酒。

「上回還說最佩服我的體格,現在又變了。」步加琢毫不客氣的揭短,雲傲風一愣,撓撓頭,說過嗎?年紀大了,確實容易忘事。

「周軒,不如也加入我們易經協會吧。比不上雲傲風他們是國家正規機構,咱們這個是私人組織,但也吸納了不少國內易經大師,平時可以多交流探討。」步加琢也發出邀請。

多個身份總歸是好的,周軒並不反對,再說這老頭脾氣暴得很,要是不答應,非得把桌子掀翻不可。

「步老,協會還有國際的名頭,國外的人也不少吧?」周軒問。

雲傲風嘿嘿笑,步加琢顯得有些尷尬,搖搖頭:「還是以國內的居多,易學文化國內研究的人都越來越少了,很難讓老外感興趣。當然了,組織也是在國外註冊的,便起了個大點的名號。」

兩酒盅下肚,周軒全身發燙,連忙蓋住酒杯不敢再喝了,怕出洋相。

「江舟平時也喝點酒嗎?」柳婉君問道,她也陪著大家喝了些。

「喝點,不過誰讓我開車呢,喝上一杯,恐怕到晚上都能查出酒精含量來。」虞江舟故作遺憾,在幾位老人家眼中倒也可愛。

步加琢性情直爽,飯桌上哭了笑笑了哭,很快就跟周軒無話不談,舉起空杯子問道:「咦,酒呢?」

「喝了半瓶了,不能再喝了,下次還給你留著。」柳婉君說道。

「自從嫁給雲傲風,你就變得小氣了。」步加琢嘲諷。

和小氣無關,都是上年歲的人,步加琢情緒波動大,真不敢讓他借酒澆愁,雲傲風也支持妻子的做法。

飯局收場,虞江舟給周軒猛使眼色,讓他收拾桌子。周軒剛要動碗筷,便被步加琢制止,「周軒小弟,這都是女人做的事情,咱們喝茶去!」

虞江舟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,只好摘下戒指和手錶,不情願的收拾刷洗,在廚房裡,忍不住問道:「柳老師,以您的身份,家裡怎麼不雇個保姆?」

「兒子也跟我說過好幾次,但這把歲數了,就是給自己找事做,閑著閑著,身體零件就要壞了。」柳婉君說道。

「您這可是彈鋼琴的手,圍著灶台轉,太不值。」虞江舟敲著蘭花指捏起油膩膩的盤子,真心不想觸碰。

「保養再好,也經不住歲月的腐蝕,這雙手啊,早就成了棗樹皮。」

柳婉君看了看自己的雙手,雖然也塗著紅指甲,但已經失去了彈性和光澤,有時自己看著都覺得傷心。

「江舟啊,看你這手又白又長,從小家教又嚴格,鋼琴應該有一定水平,待會彈給我聽聽。」

「好啊!」虞江舟立刻答應道。

直到現在,周軒才熟悉這個家的結構,一百五的四室一廳,一間主卧室,另外一間閑置卧室,應該是兒子兒媳偶爾回家居住的。

一間雲傲風的書房,而最後一間則是柳婉君的琴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