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5章 主動付了錢

第135章 主動付了錢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342

周軒做什麼事都很專註,包括吃飯,身旁發生了什麼,絲毫不知,還在埋頭吃肉,要把游泳損失的能量都補充回來。

看著這個小自己好幾歲的年輕人,虞江舟莫名有了一絲擔憂,再過幾年,周軒正當年,而自己就要三十多歲了,還能一起說笑打鬧嗎?

「不能了!」周軒說道。

「想什麼呢,我又不愁嫁!」虞江舟脫口而出。

周軒一愣,擦擦嘴說道,「我說不能再吃了,可惜還剩下一些,打包吧。」

虞江舟渾身不自在,走神太深了,哼聲起身,「帶著可以,但要放車上就別讓我聞到味兒!」

說完,氣哼哼先出去了。

硬著頭皮又吃了一塊,胃裡的油水往上涌,很不舒服,想了想周軒還是招呼道:「服務員,買單!」

「先生,剛才那位小姐已經付過款了。」服務員微笑道。

「哦,打包袋我要十個,收費嗎?」周軒又問。

啊?服務員一怔,愣愣道:「打包免費,應該不收錢,打包盒兩塊錢一個。」

「那就要十個打包袋吧!」周軒想了想說道。

等他離開,周軒這個舉動迅速在飯店內部傳播開,關於他的勤儉和浪費展開了激烈的爭論。正方認為,這位顧客很節儉,這種檔次的飯店,很多人不好意思帶走,有時食物都沒吃幾口。而那位先生坐著瑪莎拉蒂來的,女友一看就是有錢人,品質難得。

反方認為,節儉過了,那就是摳唆,打包袋不要錢,便一口氣要十個。沒看到他把所有袋子都用來封裝那點剩肉嗎?有些人啊,越有錢越算計,跟這樣的男人生活太可怕。

功過有人評,周軒聽不到,心裡還在得意,這麼多袋子密封剩肉,車上是不會留下什麼味道了。

接下來的行程,自然是要去買望遠鏡,這裡是攝影器材專賣,其中就有兩家望遠鏡的專賣店。

下車後,周軒朝著相對大點的店鋪走過去,卻被虞江舟攔住,非要去小的那家。

「怎麼了,這裡的開著更高檔些。」周軒詫異問。

「上次就是他家買的進口的,老闆對我印象很深刻,我巴不得他忘了我呢。」虞江舟小聲道。

虞江舟時尚漂亮有氣質,應該和這家的老闆有過什麼交流,她不願意去,周軒也不勉強。

虞江舟口中一般的望遠鏡的價格,在這家店也讓人咋舌,從一千到十幾萬不等。

周軒現在的財力還買不起世界上最貴的望遠鏡,但上次被沒收的望遠鏡和他也有直接關係,下定決心,只要是虞江舟看上的,多少錢都給她買一個。

看了一圈,周軒暗自鬆口氣,手持的望遠鏡價格還能承受,虞江舟最終看中一個四千多的,精緻小巧,還能摺疊,很適合她這种放在包里的人。

「就它吧。」

現在天色已經暗下來,店員熱情的邀請虞江舟使用天文望遠鏡觀看夜空,趁她去窗邊的時機,周軒刷卡付款,將她看中的那個望遠鏡買下來。

「小姐,你男朋友已經替你付款了。」當虞江舟打算付款時,店員帶著羨慕口吻告訴她。

哦?

虞江舟有些意外,回頭沖周軒一笑,也沒說什麼。準備離開時,周軒覺得小腹憋脹,去了趟廁所,等回來時,虞江舟讓他幫忙抱著個箱子,兩人開車回到興凱大廈。

來到虞江舟處於三十層的辦公室,打開藍色射燈,兩人品著咖啡,說著心裡話。

「周軒,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很漂亮!」周軒打了個飽嗝隨口就答,說完訕笑:「當然了,也很自尊自強。」

「男人沒一個好東西,對於女性向來都是以相貌為主。」虞江舟鄙夷。

「這是第一印象嘛,不過可能我也有些大男子主義,認為女人就該是持家相夫教子,出來打拚太辛苦了。」周軒如實道,在三國可是很少見到拋頭露面的女子,骨子裡還是有些傳統觀念。

唉,虞江舟放下咖啡杯,來到窗前,望著外面的萬家燈火,幽幽問道:「其實很小的時候,我是個懶惰又笨的傻丫頭,再後來拼了命去學習,然後像個男人一樣的工作。周軒,你可知道為了什麼?」

「我聽阿姨講,你小時候家境不好,或許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吧。」周軒說完替自己捏了把汗,虞江舟最不喜歡提到這些。

不過,虞江舟並沒發火,眼睛依然望著外面,「你錯了,家境不好,但我卻是家中的唯一,得到父母完整的愛和呵護,其實也是幸福的。但是長大後,尤其是家中條件開始好轉,我真的很怕失去這一切。」

「嗯,過慣了富裕日子。」

「不,你還是不懂。我是怕爸媽失去這一切,為了讓媽媽過上好日子,為了我接受最好的教育,爸爸是拿命去拼,就像是個陀螺,一刻不停的旋轉,即使很累,也不捨得停下來。」虞江舟聲音哽咽,微微低頭,有晶瑩的東西落下,周軒心疼無比,攬住她的肩頭,虞江舟順勢將頭輕輕靠在他身上,喃喃道:「爸媽沒有兒子,而我只能嚴格要求自己,要像他們愛我一樣去回報。商機往往都是稍縱即逝,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我真的不敢放鬆。」

「江舟,或許你想多了,作為父母或許更希望你生活幸福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「所以,我好怕結婚生孩子,怕這種情緒再去傳染我的兒女。」

周軒沉默,只是輕輕拍打她的肩頭,富貴可以滿足所有物質需求,但卻讓人失去了原本的快樂。上蒼從來都是這般無情,不會讓一個人得到所有。

高處不勝寒,興凱集團發展至今,面臨更多的挑戰,而每一次錯誤的決定或許就是致命的。即便是平穩階段,也有內部的勾心鬥角,要一個年輕女孩子被動加入進來,也真是委屈她了。

兩人站了許久,虞江舟推開周軒,嗔道:「臭小子,總是揩我油水。」

「冤枉啊,每次都是你好不好。」

「還說!」

虞江舟跺腳,小女兒姿態顯露無疑,周軒怦然心動,連忙晃晃腦袋,想什麼呢,這可是姐姐,而且還是頂頭上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