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8章 冤家路窄

第118章 冤家路窄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50

羅雨凝愣了一下,連忙擺手道:「都是同學,幫忙沒什麼,抽成就不要提了,讓我爸知道了,真會發火的。」

看來,準備的紅包送不出去了,來日方長,周軒張羅道:「雨凝,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,所以選了這家自助。」

「嗯,我也挺喜歡吃海鮮的。」

羅雨凝俏臉微微發紅,本還想說點什麼,將歐強在這裡,到底沒說,起身去選食物去了。

周軒實在忍不住,「歐強,雨凝什麼性格的人,你很清楚。上來就說這些,也得含蓄點兒吧?」

「我不是擔心你們死灰復燃嗎?」歐強直言道。

「難怪倩倩總說你,真是個臭脾氣。」

「那又怎樣,回家她還不得叫我聲哥?」

正說著,羅雨凝端著餐盤迴來了,兩人打住談話,各自去盛食物。

提到了沒回家的事情,羅雨凝輕描淡寫,只說是稍微有點感冒,住在學校更方便些,都是些無關緊要的話題。周軒勸她,哪裡也不如家裡溫暖,世上沒有比父母更疼愛自己孩子的。

羅雨凝也不辯解,輕輕點頭。手裡拿著蟹腿談詩詞不太合適,經常冷場,三個人各吃各的,沒找到共同語言。

「歐強,你的臉怎麼紅了?」羅雨凝抬頭的瞬間,突然問道。

周軒這才轉頭看,嚇了一跳,歐強整張臉紅通通的,就像是喝過酒。羅雨凝連忙拿出鏡子,歐強照了照,自己也被嚇著了,拉開袖子,上面也是紅通通一片,還發癢。

「好像呼吸還有點困難。」歐強解開襯衣扣子。

「怎麼搞的,之前不還都好好的嗎?」周軒納悶問。

「像是海鮮過敏吧?以前有過這種癥狀嗎?」羅雨凝擔心問。

「很少吃啊。」歐強懊惱的看著面前兩盤,「不行,我得去醫院看看,下午還約好了客戶。」

歐強匆忙提前離席,倒是出乎意料,只剩下兩人慢慢吃,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訕。

哎呀!

心不在焉的羅雨凝剝蝦皮時,被划了一下,忍不住叫出聲。周軒情急之下,握住她的手,羅雨凝連忙縮回去,「沒事兒,哪有那麼嬌貴。」

「我來替你剝。」周軒將蝦端過來,很快就剝好兩隻,放在蘸料盤裡,「快吃吧,你飯量也太小了。」

羅雨凝別過臉,有淚滴滑落,一口也不動。

「雨凝,怎麼了?」周軒擔心道。

「沒什麼!」羅雨凝沒好氣道。

「可你明明就在生氣。」

「還不是因為你!」

羅雨凝突然提高了聲音,引來旁桌往這邊看,連忙低下頭,眼淚卻掉得更多。周軒嘆口氣,由對面改為坐在她旁邊。

羅雨凝往裡躲了躲,不想和他沾染關係似的。

「雨凝,你要是怕白芮看到,那我再挪回去。」周軒無奈道,又回到原來的座位。

「別拿白芮當借口,你,你就是輕諾寡信之人。」羅雨凝大眼睛裡全是淚水,積滿了便落下兩串,讓人無法對她生氣。

「我怎麼了?」周軒微微皺眉。

「那天在西餐廳說得好聽,原來都是騙人的。周軒,真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。」

這回周軒可有些不高興了,「雨凝,你這是倒打一耙。你跟白芮兩小無猜,還守著那麼多人相擁,讓我怎麼辦?死皮賴臉插到你們中間?我做不到!」

「是啊,我跟白芮是從小長大的,他在外面喊了一上午,我能不出來嗎?我如果答應,還用在教室等你一上午嗎?電話打不通,發簡訊也不回,你心裡在想什麼你自己清楚!」

羅雨凝趴到餐桌上哭泣,極力隱忍哭聲,瘦弱的肩頭不停聳動。

周軒如遭電擊,是啊,扶起來白芮並不代表什麼,羅雨凝並沒有親口答應。而且,自那以後,從沒見過或者聽說二人成雙入對,自己怎麼就那麼混呢!

羅雨凝吃不下去了,起身就往外走,周軒反應過來,連忙追上去,但是在門口卻被服務員攔住,「先生,我們這裡剩菜不允許超過五十克。」

周軒回頭看去,是歐強剩下的那兩盤,烤生蚝和魚子。

哎,周軒連忙坐回去,端起盤子先把魚子吞進去,又一手一個將烤生蚝往嘴裡倒,肚皮都要漲破,勉強吃乾淨。

時間過去五分鐘,周軒胡亂擦下嘴巴,急匆匆追出去,跑到校門口時,終於在前方看到羅雨凝的單薄身影。

「雨凝!」周軒高喊一聲。

羅雨凝回頭看了看,加快步伐,一路小跑,周軒後面直叫苦,肚子溜圓,根本跑不動,「雨凝,等等我,我有話要說。」

就當快要追上時,突然後面響起汽車喇叭聲,緊接著一輛寶馬車快速開了過來。

周軒認識,正是白芮的愛車,真是陰魂不散,吃頓飯也能被他給碰上,距離周軒不足十米,車輛沒有減速。

只聽羅雨凝一聲驚呼,朝著周軒方向跑過來,伸開雙臂擋在他的前面。

寶馬車戛然而止,隔著玻璃就能感受到白芮的怒氣,他一動不動的坐在駕駛座上,雙手死死的握著方向盤,雖然戴著墨鏡,但周軒知道,那後面一定有雙憤怒的眼睛。

「雨凝,快讓開。」周軒心疼的將羅雨凝拉到一旁。

「早就跟你說過,不要競選學生會主席,你偏不聽,非要結仇。」羅雨凝哽咽了。

現在事實很清楚,當周軒跟白芮起衝突時,羅雨凝選擇站在周軒這邊,到底喜歡誰,表露無遺。

白芮冷著臉打開車門下來,走到跟前,強擠出一絲笑容,關切的問:「雨凝,聽羅叔叔說你又感冒了,怎麼那麼不小心?」

「不嚴重,連葯都不用吃的。」羅雨凝低聲道。

「發燒嗎?」

白芮伸手想要摸額頭,卻被她躲開,「雨凝,走,跟我去醫院檢查下。」

「真的不用,每次去都要驗血。」

「知道你怕疼,我陪你一起扎!」

流水有意落花無情,白芮對羅雨凝情深一片,換來的卻是拒絕和沉默。

白芮理所應當的認為,這一切都是周軒造成的,原來他跟羅雨凝關係親密,常在一起說說笑笑,現在卻表現的那麼疏遠,說話也變得客氣,聽起來很刺耳。

「周軒,你真讓我看不起,居然想到利用雨凝翻身致富,哪個老不死的把你教育成這樣?」白芮再也無法抑制胸中的怒火,出言不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