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3章 過去難以釋懷

第113章 過去難以釋懷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575

裴勝男和周軒都驚呆了。

這個柔弱的連馬路都不敢過的女人,為了女兒,打算要堅強的走出家門。

「媽,你又不會吵架,去了也沒用。」裴勝男強擠一絲笑容,「路上我還考慮呢,實在不行就開個私人輔導班,也挺賺錢的。還有啊,我可以給周軒打工,跑業務,嘿嘿。」

「不,那不一樣。工作不重要,我們也可以去掃大街,媽媽雖然要面子,但賺來的都是乾淨錢。但這件事,必須讓他給我一個解釋。」

「媽」

「別說了,有媽媽在呢,什麼都不怕,乖。」裴亞茹拍拍女兒的臉蛋,淡淡道:「你們都餓了吧,我先去做飯,這可是我的拿手菜。」

裴亞茹所表現的淡定反倒讓裴勝男釋然了,她最怕媽媽想不開,要是這樣的話,哪怕今天就沒工作了也不怕。

周軒有些愣神,一直在思考「他回來了」這幾個字,好像兩個人很熟悉。

一斤前排沒多少肉,裴亞茹胃口顯然不好,一塊也沒吃,都夾給了女兒和周軒。

不急不火的洗完碗筷,裴亞茹這才回到自己卧室,換了一套平時不捨得穿的棕色羊毛大衣,猶豫好久,還是戴上了一條絲巾,嘴唇上有淡淡的口紅。

「媽,你真漂亮。」裴勝男誇讚道。

「老了。」

「人都會老,但是阿姨氣度非凡,尤其今天,格外不同。」周軒連忙也稱讚。

「呵呵,你們兩個啊,就會哄我。」裴亞茹淡淡一笑,恍惚之間,周軒看到了那個時代的校花。

三人走出家門,儘管裴亞茹強作淡定,但拳頭一直握著,有時裴勝男跟她說話,也都聽不到,思緒一定很複雜。

周軒一路陪同,恰好門衛開了小差,不知道去了哪裡,直接便來到校長辦公室跟前。裴亞茹卻停了下來,臉上寫滿了複雜是神情,一隻手就那麼伸著,微微顫抖。

裴勝男心疼道:「媽,實在不行,咱們就回去吧。」

「不。」裴亞茹輕輕道,鼓足勇氣,推門就走了進去。

「媽,得敲門。」

裴勝男直吐舌頭,老媽已經與社會脫節太久,有些禮節都不懂了。

有人不請自來,閆平川習慣性皺眉,抬頭一看,立刻呆住了,不由站起身來,吐出了個親切的稱呼,「亞茹?」

「平川,你還認得我,還以為我老的走了樣呢!」裴亞茹微微一笑。

「你,沒怎麼變,對了,你怎麼來了?」閆平川難掩慌亂,語無倫次道:「周軒,沏茶,哦,你不喝茶,倒水。」

「二十多年不見了吧?」裴亞茹故作平靜的問,手卻一直在抖,眼中也有霧氣。

「是啊。你們兩個,出去吧。」閆平川指著周軒和裴勝男。

「他們是你的學生和職工,我也是為了女兒勝男來的,沒什麼好迴避的。」

「這,好吧。亞茹,你想說什麼?」

「我來這裡,兩件事兒,第一,真心的向你道歉,當初是我對不起你,請原諒。」裴亞茹深深鞠躬,裴勝男連忙扶住她,「媽,你這是幹嘛啊!」

「還提那些做什麼!」閆平川道。

「另外一件事情,我教育出來的女兒,她什麼品行,我最清楚,周軒這孩子我也了解,他們之間是清白的。」裴亞茹深吸一口氣,「平川,希望你不要因為我,遷怒勝男,這不合適。」

「說什麼呢!」閆平川立刻打斷,「我也是為了學校考慮,你的女兒可以在家嬌慣,我作為校長,難道訓斥兩句都不行?」

「再說,我也沒說開除她。」閆平川又強調了一句。

「勝男,快謝謝閆伯伯。」

裴勝男連忙上前,「謝謝閆伯伯,不,閆校長。」

「亞茹,聽勝男說,你過得並不如意?」閆平川問道。

「人得認命,老天給什麼都得吃下去,還不能叫苦。平川,你和嫂子都挺好的吧?」裴亞茹問。

「我挺好,當年攻讀博士學位,後來又申請了博士後,直到三十多歲才結婚。夫人是首陽師範大學的教師,也是他們學校獲得教授職稱最年輕的。兒子也十幾歲了,學習倒是不用操心。」

周軒哭笑不得,裴勝男直翻白眼,這番話不是賭氣就是顯擺,故意讓裴亞茹難堪。

閆平川的夫人,周軒在起名館見過一次,非常文靜,看起來應該比丈夫小不少。閆平川對這個夫人非常寵愛,甚至放下校長的身份去和她逛街,可見感情深厚。

「我知道,像你這樣的人,就該有美滿的家庭。不像我,千挑萬選的丈夫,婚後幾個月就病逝了,剩下我們孤兒寡母。能賣的都賣了,就盼著女兒趕緊長大找到一份好工作。平川啊,但凡我家中還有些基業,也不會舍著老臉來煩你。勝男是我唯一的女兒,千錯萬錯都是我鬼迷心竅」

「你們兩個還不出去?」閆平川打斷裴亞茹的話,沒好氣掃了一眼兩個傻乎乎的年輕人。

周軒猛然驚醒,連忙拉著裴勝男出來了。裴勝男特意將辦公室留了一道縫,將耳朵貼了上去。

砰!

門被關上了,還上了鎖,校長辦公室屋門質量就是好,隔音效果杠杠的,一點動靜都聽不到。

「周軒,他會不會欺負我媽媽啊?」裴勝男問。

「不會,閆校長是謙謙君子,怎麼可能打人呢?」周軒不以為然。

「我是說,那個意思,聽出來了嗎,他們曾經有一腿。」裴勝男保住了飯碗,好了傷疤忘了痛,又開始幻想。

怎麼可能!關門就是涉及到一些重要問題,不想被年輕後生聽去。

每個人都會經歷青春時光,這沒有什麼好丟人的,裴亞茹口口聲聲說對不起閆平川,也是謙虛的說法,至於真實原因,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。

二十多年前的恩怨,在今天重新被翻了出來,屋內的兩個昔日戀人都沉默了,直到閆平川來到裴亞茹身邊坐下,裴亞茹還在捂著臉,難以抑制眼淚從指縫流淌。

「亞茹,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,別想太多。」閆平川嘆口氣。

「我家情況你不是不知道,父母也是希望我能找到更好的歸宿,我跟他們吵,絕食,甚至離家出走,但是在我媽病倒那一刻,我就全線崩潰了,只能回家老老實實聽他們的安排。」裴亞茹一口氣道。

「嫁給我又不是讓你去死,還是你立場不堅定,看中對方的家庭背景。」閆平川哼聲道。

「真沒良心,根本不考慮我的苦衷。你要是立場堅定,那晚我決定把最純真美好的東西給你,你別要啊!」

噗!

閆平川一口水噴了出去,劇烈咳嗽,裴亞茹還是心疼這個男人,連忙替他捶背,閆平川連忙邊咳嗽邊擺手,不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