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2章 找校長去

第112章 找校長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87

周軒冷汗狂流,閆校長對他好不假,但拉下臉時就讓人害怕,這就是不怒而威。

閆平川轉身又回到宿舍,背手問裴勝男:「看你很年輕,哪年來的?」

「前年,簽的聘任合同。」裴勝男拘謹回答,看慣了她大大咧咧的樣子,現在嚇成小兔子一般,讓人心疼。

「周軒現在一舉一動,都牽扯學校榮譽,我可不希望再有難聽的話傳出來。」閆平川冷臉訓斥。

「我也沒幹什麼啊。」裴勝男委屈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轉。

「現在的教師都是合同制,如果品德有問題,考核不過關,照樣會被清退。」

閆平川的話讓周軒吃了一驚,裴勝男臉上毫無血色,哇的一聲哭了,抹著眼淚說道:「對不起,閆校長,我錯了,以後一定注意。」

「閆校長,這件事都怪我,和裴老師無關。」周軒也慌了。

裴勝男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但是周軒不說什麼還好,這句話讓閆平川聽起來很不舒服,「周軒,你該知道學校為了你付出的心血,怎麼能為了一些無謂的障礙自討苦吃?」

裴勝男哭的更凶了,好像她就成了所謂的障礙,閆平川要清理她,「閆校長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我還沒生下來爸爸就死了,媽媽下崗後家裡全靠我這點工資支撐。我媽媽是個很要強的人,為了供我讀大學,偷偷做我們家屬樓的清潔工,一個月才一千多塊錢,直到快畢業我才知道。我不想失去工作,也不能失去工作。」

「我沒說馬上開除你吧?」閆平川皺眉,一個老師守著學生哭成淚人,還真沒志氣。

「好了,裴老師,閆校長不是這個意思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裴勝男卻懵了,眼淚斷了線的珠子,哭個不停,「我得到一份工作不容易,還想著攢點錢帶我媽媽去旅遊。閆校長,我媽媽是我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,對了,她曾經也是臨海大學的學生,說不定和您還是同學呢!」

這都什麼呀,裴勝男完全崩潰了,周軒很無奈。世上不缺悲情故事,閆平川聽得也很無聊,隨口問:「你媽媽叫什麼名字?」

「裴亞茹,也是當時的校花呢!」

裴亞茹?

閆平川身體微微一顫,眼睛眯成一條縫,臉色陰沉得可怕,連周軒看到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「自作孽,不可活!」

閆校長扭頭向外走去,甚至還撞到了一把椅子,走得很快,轉眼就下了樓梯。周軒還掛著哭個不停的裴勝男,最終決定來陪她。

「裴老師,你反應也太激烈了,說那麼多幹什麼呀?」周軒著急道。

「我不知道說什麼!」

裴勝男蹲在地上痛哭,周軒心疼不已,將她扶起來,裴勝男趴在桌子上繼續哭,眼淚打濕了袖子,真的是害怕了。

「裴老師,我會跟閆校長說明補課的真實原因,絕不連累你。」周軒保證道。

「說了也沒用,你現在是學校的香餑餑,我算什麼啊,最多干到合同到期。」裴勝男嗚咽道。

仔細回味閆平川最後一句話,前後分析,像是針對裴勝男的媽媽裴亞茹說的,就算是認識也不該相互仇視。

但是,用到裴勝男身上就太過了,畢竟,無大錯。

裴勝男哭累了,像個孩子似的低著頭一句話不說,想到傷心處還會掉幾滴眼淚,默默躺在床上,不管周軒說什麼都不說話。

教職工宿舍分區很簡單,樓道口便是,左邊是女寢,右邊是男寢。閆平川雖然因為生氣離開,但周軒在宿管處說明來意,還是拿到了宿舍鑰匙,是個單人間。

返回到到裴勝男的宿舍,門半開著,她還在睡,姿勢一直沒變。

周軒很心酸,走過來安慰道:「裴老師,我會對這件事負全部責任。真的,如果學校開除你,我也退學。」

唉,裴勝男擺擺手坐起來,搖搖頭,發了半天呆,又是兩行清淚流淌下來,說了一句話,讓周軒也鼻頭髮酸。

「周軒,我想媽媽了。」

「好,那我陪你一起回去。」周軒承諾道。

閆校長叮囑周軒少露頭,但裴勝男現在的狀況在外容易出事,周軒不放心。

找到裴勝男一頂運動帽和口罩,周軒照照鏡子,自我感覺不會有人認出來,這才扶起裴勝男。

自行車不能騎了,太惹眼,兩人朝著離他們最近的西門走去,沿途還是很多同學認了出來。

「嗨,周軒!」

「周軒!」

好在路程不遠,出門便打上了計程車,朝著裴勝男家裡飛快行駛。

一路上,裴勝男一言不發,精神非常萎靡,周軒偶爾跟她說話,也是輕輕點點頭,無神的看著窗外。

就業難,尤其是家境困難的職工,更怕失業,裴勝男本該是全世界旅遊的性格,卻被一份三千多塊的工作掣肘,不舍也不敢放棄。

計程車一直開到裴勝男家前面的早市街,不能再往前了,這幾棟家屬樓前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。

「周軒,是不是不該跟媽媽說?」來到樓下,裴勝男又遲疑了。

「你都不會偽裝,讓阿姨猜測,她會更擔心的。別怕,有我呢。」周軒嘆氣。

嗯,裴勝男應了一聲,用手背擦乾眼淚,打起精神來到家門口,剛掏出鑰匙,門開了,裴勝男一愣,「媽,怎麼沒睡午覺啊?」

「呵呵,睡著了,可是夢裡聽到你喊媽媽,又醒了。忍不住開門看看,還真看到你了。」裴亞茹呵呵笑。

母女連心,裴勝男使勁咬著嘴唇,不讓眼淚流下來,低頭就往屋裡鑽,她的舉動怎會瞞過裴亞茹,一把拉住她,急急問:「勝男,怎麼了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不對,是不是又丟錢了?」

「媽!」

裴勝男哭出聲,撲進那隻屬於她的溫暖懷抱,任由眼淚流淌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看到女兒這幅樣子,裴亞茹也哭成了淚人,輕輕用手撫摸她的後背,「寶貝兒,別怕,媽媽在這裡,媽媽在。」

周軒將事情經過簡單描述一遍,一再道歉,並向她們保證,自己會找校長說明問題。

裴亞茹愣了,喃喃道:「他回來了,真的這麼說?」

「媽,我要被開除了,對不起,對不起。」裴勝男哭泣道。

「阿姨,是我對不起你們。」周軒難過道。

裴亞茹怔怔拍打著女兒的後背,良久,擦乾眼淚,「不,這件事跟你們都沒有關係。這人太過分了,勝男,走,帶媽媽去找你們校長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