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1章 真是豬腦子

第111章 真是豬腦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534

睡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左右,周軒才睜開眼睛,卻發現自己在裴勝男的宿舍里,第一反應就是摸摸衣服。

還好,穿戴整齊。

陸陸續續想起一些新聞發布會的事情,周軒很懊惱,當眾出醜了,也不知道外面反響怎樣。

洗把臉拉門要出去,卻發現門從外面被鎖上!

「小氣鬼還是個迷糊蟲!」周軒使勁拍了幾下門,卻停住了。

這裡可是裴勝男的宿舍,不明不白的睡在這裡,對裴勝男影響也不好。周軒只好坐下,給裴勝男打電話,讓她來開門。

「裴老師,你在哪裡呢?」

「在家裡啊,哦,我給你問了,這一周內把報名表格送到學校教導處就行。」裴勝男上來就說了一通沒聽懂的話,那時候周軒醉得一塌糊塗,什麼也沒放心上。

「回家了?那我怎麼辦?」周軒愣愣問。

「當然是應對各種採訪,名譽滿天飛。嘿嘿,我在看重播,你太逗了,哈哈。」

「我問,現在該怎麼辦?」

對方沉默,突然大喊一聲,壞了!「周軒,昨天我回家拿點東西就沒回去,對不起啊,你等著,我這就走,很快就到。」

半個小時後問到了哪裡,就快了,一個半小時了,還是那句話,就快了。

對於這三個字,周軒忍無可忍,吃虧上當可不是頭一次,又打電話問:「裴老師,你到底在哪裡?」

「真的就快了,還是五六站吧。」

「你坐公交來的?」

「我也沒自行車啊。」

暈死,就不能花十幾塊錢打個車嗎?周軒無奈放下電話,等吧,總會來的。

一天一夜沒吃飯,周軒在宿舍里試探尋找吃的。裴勝男室友不常住,想要翻出裴勝男的零食,沒可能。

出去後,一定要飽飽吃上一頓。

正想著,手機響了,一個渾厚的男音,「周軒,你在哪裡?」

聽著耳熟,周軒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,是閆平川,直接找到自己的手機號碼了。

「閆校長,我還在學校里。」周軒連忙說道。

「那就好,這幾天不要隨意走動,另外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告訴你,再來一趟辦公室吧!」閆平川說道。

「閆校長,我下午過去。」周軒含糊道。

「哦,你不是在學校嗎?」

「對,不過,現在,走不開。」

「上課嗎,跟老師說一聲吧,先到我這裡來。」

「那個閆校長,我,我真的走不開。」周軒支支吾吾,在閆平川的一再逼問之下,只好說出實情,「昨天喝多了,被同學抬到教職工宿舍,結果門被反鎖了。」

「怎麼會有這種事情?誰的宿舍?」閆平川很意外。

瞞不住,而且睡一晚沒什麼,裴勝男回家去了,不會有不好影響,便如實相告。閆平川電話那頭不吭聲了,周軒心裡發毛,好大一會兒,閆平川才不悅道:「我找人給你打開。」

不用了,周軒還沒說完,閆平川已經掛了電話,聽的出來,他很不高興。

沒幾分鐘,門外就有叮叮噹噹的聲音,最後咔嘣一聲悶響,有銅鎖落地的聲音,門終於被打開了。

周軒伸伸懶腰,終於可以去吃飯了,看向門口卻驚呆了。

一人手裡拿著把大鉗子,剛才的鎖應該就是他夾斷的,而他的身邊背手站立一人,面色很不好看,正是閆平川。

閆校長怎麼親自過來了?

周軒正疑惑,閆平川走了進來,眉頭皺得更緊了,真是女教師宿舍,亂彈琴!

連忙搬凳子給閆平川坐下,又倒了杯開水,閆平川卻沒動,女老師的東西,不能隨便觸碰。

「昨天你提前退場,中午和藝術家以及媒體簡單說了一下,把這件事給壓了下去。」閆平川大致說明經過,又說道:「這一周,你哪裡也不要去了,就留在學校里,不要回家,課也別上了。我在教職工宿舍單獨給你開一間,有什麼需求聯繫後勤工作人員。」

「聽閆校長安排。」周軒明白,這是等新聞轟動效應減弱以後再讓他出去。

正當兩人想要出去,外面傳來跑步聲,從強度和頻次不難分析出,裴勝男回來了。周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,他跟裴勝男關係很熟,說話也比較隨意,千萬別冒失失說出什麼過格的話來。

咦?

門口果然出現裴勝男的身影,不過看到門開著,就愣住了,周軒鬆了口氣,知道發生了異常,就該謹慎了。

「靠,哪個混蛋把我的鎖給弄斷了,這是我自己買的!」沒想到的是,裴勝男站在門口叉腰就罵。

噗通!

周軒連人帶椅子向後倒去,重重摔在地上,心裡太苦,覺不到疼了。裴勝男啊,敢把教職工宿舍鎖弄開的,能是普通人嗎?

你個豬腦子!

裴勝男罵咧咧進屋,看到還有個陌生男人,問道:「周軒,這老頭誰啊,你爸?」

差點沒噴出一口老血,閆平川新任校長,裴勝男平時沒有私底下見過,只是遠遠看著,臉盲可以理解。

但是,沒問清,上來就隨口說,學校可是剛剛壓下私生子風波。

「閆校長,這位便是我的英語老師裴勝男。」周軒連忙介紹。

「閆校長?嘿,別說,挺像的。」裴勝男突然身體僵住了,瞬間鬢角冒出豆大的汗珠,「真,真是。閆校長好!」

「語無倫次,哪裡像個大學老師的樣子?」閆平川毫無憐香惜玉之情,上來就是一通責備,「周軒正處在輿論風波里,你還讓他在女教師宿舍過夜,成何體統?」

「閆校長,我,我昨天回家了。」裴勝男快哭了,嚇得夠嗆。

「注意教師形象,不要搞出師生緋聞來。」閆平川直言道。

嗯,裴勝男的臉刷的一下紅了,卻不敢辯解,周軒連忙解釋:「閆校長,裴老師對我很好,經常給我無償補課,很感激她。」

「你英語成績不是一向都很好嗎?」閆平川問,他對周軒的情況非常了解,更覺得裴勝男跟周軒關係曖昧。

這個?周軒無言以對,裴勝男也沒出賣他,陪笑道:「閆校長,我跟您一樣,也愛才。」

呵,閆平川輕笑一聲,「以後補課就免了吧,周軒已經不需要了。」

閆平川大踏步離開宿舍,周軒連忙跟了出去,裴勝男心亂如麻,拉住周軒想要問問情況,閆平川恰好回頭看到這一幕,嚇得她連忙縮回手。

當然,腦袋也縮回去了。

有嘴解釋不清,周軒臉色也變白了,守著校長拉拉扯扯,閆平川表情更加嚴肅,停下了腳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