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0章 醉書漢隸情

第110章 醉書漢隸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529

咳咳,閆平川拳頭擋在嘴邊咳嗽幾聲,暗示周軒這個邊跳邊唱的環節可以省略。

「哈哈,周軒一喝醉就像是變了個人。」電視那頭的虞榮拍著腿大笑。

「爸,你也是一樣,好不到哪裡去。」虞江舟翻白眼,也忍不住笑了,周軒這個傻樣子,蠻可愛的。

筋骨畢備,渾然天成,臨海大學四個漢隸大字,躍然於紙上,書法家們還是忍不住上前,帶上花鏡仔細觀看,從他們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出來,這四個字,棒呆了。

無可挑剔!

這可是電視和網路的同步直播,做不了弊,記者們啞口無言,他們不太懂書法,但看上就覺得流暢,而且,和大門口的四個字一模一樣。

「不對。」

雲傲風又提出來質疑,指著這四個字說道:「有句話叫做,臨時抱佛腳,如果說周軒同學日夜苦練這四個字數日,也能寫到大致相同。對不對?」

其餘書法家紛紛點頭,不排除這種可能。

「前輩,嘿嘿,你想讓我怎麼證明,我就是周軒啊?」周軒的臉開始發紅,嬉皮笑臉問。

「隨意寫點其他的字吧。」雲傲風想了想說道。

「好,你說寫什麼,我就寫什麼。」周軒拍著胸脯說道。

「隨便你,只要不是這四個字就好,我們分辨的出來。」

周軒咬住筆桿,搖搖晃晃想了一會兒,嘿嘿一笑,讓同學換上一張宣紙,提筆就寫。所有鏡頭拉近,對準了周軒所寫的字。

中鋒鎖具,天下無賊!

這是什麼意思?大家都愣住了,誰都沒反應過來,尤其幾位書法家還在對比字體,沒在意寫的內容。

聯繫人,周軒。

又是幾個字寫了上去,記者們唏噓不已,這好像是個廣告啊。

聯繫電話,139

「好了,周軒,差不多就行了。」

閆校長連忙叫停,記者們直咧嘴,這是做了個現場廣告!周軒啊周軒,他是真醉還是假醉了?

最為詫異的是虞榮父女,愣了足足一分鐘,然後異口同聲喊道:「趕緊發貨!」

「爸,發多少?」

「至少五百萬的!」

安排妥當之後,虞榮撫著胸口說道:「怎麼跟剛從戰場下來一樣,心口跳得厲害。」

「這個周軒,不按常理出牌,總算是看到商業才華,腦子夠用。」

虞江舟呵呵笑了,眼神格外柔和,虞榮心中也改變了對周旋的看法,開始為女兒默默籌劃。

精明商人的習慣就是佔得先機,該是再約周軒聚會的時候了,借口嘛,你陳阿姨想你了,嘿嘿。

媒體敏感度在這方面比較高,紛紛不甘的調整鏡頭,從那條廣告上挪開。要麼對準閆平川,要麼對準著名書法家,還有的對準同行,就是不能太便宜周軒。

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一位老藝術家扶著老花鏡愣是沒看懂。

「周軒,好好寫一幅完整的。」閆平川皺眉道,這小子的商業反骨開始冒出來了,與他的期待截然相反。

「好,再寫一首我喜歡的。」

啊!

一嗓子到底沒憋住,周軒吼了出來,歌聲高亢激昂,夾雜一些英雄遲暮的悲愴,讓人聽了莫名想要流淚。

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。水何澹澹,山島竦峙

「是曹操的觀滄海。」一位老藝術家喃喃道。

「載歌載舞,筆走游龍,這才是書法家的狀態啊。」另一位老藝術家感慨道。

「幸甚至哉,歌以詠志!」

周軒寫罷,將毛筆扔了出去,恰好落在蘇芳菲臉上,划了一道黑線,用手背一抹,成了小花臉。

「生於太平,長於盛世,太祖亦不如我也!哈哈,幸甚至哉,幸甚至哉!」

周軒大吼兩聲,眼白一翻,身體往下縮,又累又乏又醉酒,仰靠在椅子上睡著了。閆平川頗有幾分尷尬,他所期待的臨海大學青年才俊的風姿,就這麼被播出去了。

「李白斗酒詩百篇,周軒醉書漢隸情!」

有人高聲贊道,老藝術家們喜極而泣,深受周軒感染,居然也都跳了起來,學著周軒的樣子唱著古老的歌謠,還有的當場揮筆,留下墨寶。

閆平川趕緊安排同學把周軒給抬走,自己則留下陪著那些書法家們。

新聞發布會的大廳成了藝術家活動中心,一場酣暢淋漓的直播過後,演變成藝術氣息濃厚的現場筆會,守在電視機和電腦跟前的觀眾大呼過癮。

周軒還在睡,正不知道往哪裡抬,裴勝男走了過來,「送我宿舍里去。」

「能行嗎?」同學們遲疑。

「你們要想抬到男生宿舍就抬吧。」裴勝男聳肩。

不想!

男生宿舍在校園中部,教職工宿舍卻離得很近,周軒死沉死沉的,就近原則,大家七手八腳把他送到了裴勝男的宿舍。

迷糊糊聽到有人喊他,周軒努力睜開眼睛,看到距離自己不足十公分,一張漂亮的臉蛋,

「嘿嘿,小氣鬼,怎麼,是你啊?」

「呸,叫誰呢!」裴勝男惱的打了他一下腦袋,問:「你的學生證還有身份證什麼的在哪裡放著,今天考研報名最後一天了,我替你排隊去。」

「我,我不!」周軒立刻煩了,轉過身繼續睡。

耳朵火辣辣的疼,被裴勝男揪住,「快點告訴我,晚了可就真沒機會了。」

「報名了,已經,報,報了!」周軒含糊答了一句,睡死了,再叫也叫不醒。

真的假的啊?

裴勝男發愣,怎麼沒聽說他報過名?肯定是騙自己的,這個不上進的東西。報考本校,是不是資料可以直接送教導處,省去報名環節?

「不行,我得問問去。」裴勝男急匆匆離開,從外面上了鎖,趕往學校教導處。

備受輿論質疑,又承受第一筆大訂單的大起大落,還有學生會工作以及應對媒體,周軒太累太缺覺了。

從中午睡到晚上,半夜醒過來一次,又接著睡去。

殊不知,外面關於他的各種新聞鋪天蓋地,街頭巷尾人們談論最多的就是他,臨海大學的驕傲,當代大學生的楷模,不折不扣的書法大家。

歐強和喬三,甚至姜靚的手機快被打爆了,大家都在諮詢鎖具的有關事宜,還有一些打聽代理價格等等。臨海大學湧入不少本地其他高校的追星女生,鬧鬧哄哄,都想一睹周軒風姿。

外面開了鍋似的熱鬧,周軒卻得以安安靜靜的睡覺,除了歐強和姜靚忙得顧不上他,還有個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裴勝男把他給忘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