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5章 虛假的酒局

第105章 虛假的酒局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84

雖然有局長簽字,但羅吉野的態度很明確,定金沒有拿到,其餘的都是一紙空文。

「都怪我!」歐強還在自責,到底是年輕大學生,這樣的打擊讓他很難接受,沮喪的坐在路邊,居然落淚了,「周軒,這事兒怨我,窮瘋了,做夢都想賺錢。」

「唉,別說這些了,就當沒有這回事。」周軒有氣無力道,也跟著他坐了下來。

「哪怕是晚兩天來也行啊,只要他不與咱們碰面,就什麼矛盾都沒有。」

這是幻想,周軒擺擺手,安慰道:「只要他對我的名字起疑心,拿到全款之前任何一個時間段都有可能叫停。得往好處看,幸虧沒押這麼多貨,要是剛運來,他們就反悔了,更虧。」

「是啊,那麼多貨壓著,看著也鬧心。」

周軒和歐強互相安慰,最後實在沒詞了,就這麼蜷縮著身子,獃獃坐在路邊看來往車輛,一動也不動。

「媽媽,他們倆真可憐。」一個三四歲的女孩兒牽著媽媽手路過時說道。

「別瞎說,大哥哥們等人呢。對不起啊!」

孩子媽媽抱起女孩兒匆匆走了,歐強苦笑,「周軒,咱們看起來像是要飯的嗎?」

「衣著不像,但神態應該是。」周軒拍拍歐強的肩膀,鼓勵道:「山不轉水轉,以後周末有時間我也跟著你轉小區寫字樓,就不信這筆錢賺不回來!」

好!歐強終於露出笑模樣,多說無益,暫且慢慢消化這段哀傷。

學生會幹部們忙得熱火朝天,事關學校榮譽,誰都不敢閑著。周軒之所以還能有時間來這裡做生意,其實是捎帶的,正事是對付蘇芳菲。

在鐵杆好友面前,周軒不隱瞞的告訴歐強事情經過,還說出內心打算,想在中午時分套出幕後黑手來。

「歐強,中午跟我一起去,有什麼疏漏的你也好幫襯著點兒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,這個太簡單了,一個丫頭片子而已,我看她才是想出名想瘋了,什麼文章都敢接。」歐強嘲諷道。

「也不要小瞧她,你是沒見過蘇芳菲,那就是一塊滾刀肉,最擅長鬍攪蠻纏。」周軒提醒。

「再難的山頭也要攻下,其實閆校長的意思就是要你,不擇一切手段搞定她,哪怕是使用美男計。」

「這個不行,我寧願被她打一頓。」

周軒斷然拒絕,其實內心真實想法也動過這個念頭,無論用什麼法子,他都願意。但誰讓歐強是個正人君子呢,說出來會被他鄙視。

「別自作多情了,誰說美男就是你,我也行啊!」歐強道。

啊?哈哈哈,周軒笑出了眼淚,「哥們,你是被羅吉野氣瘋了吧,這種話也說得出來。」

「對,憋了一肚子邪火,正好找人去去火。」歐強豪言壯語,又一次讓周軒對他刮目相看,下巴都要笑掉。

中午還是在群英燴火鍋店,一打電話問蘇芳菲,她居然已經在二樓包間等了十幾分鐘了。這才十一點半,還真是迫不及待。

「嗨,周軒!」打開房間門,蘇芳菲沖著他揮手,屋裡只有她自己,哥倆互視一笑,傻大姐一個,也沒帶個朋友過來,正好。

「芳菲,這是我的好朋友,歐強。」周軒笑著過去打招呼,還用了個親昵的稱呼。

「你好!」蘇芳菲隔著桌子伸出小手,歐強握住不放,笑道:「請原諒我的不請自來,只怪周軒一直誇你少有的才女,心裡太好奇了。」

「哈哈,跟你想像的一樣嗎?」蘇芳菲推推大框眼睛。

「不一樣。」歐強一本正經的搖搖頭,認真說道:「比我想像的還要文靜漂亮。」

哈哈哈,蘇芳菲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,不知矜持為何物,就這麼由著歐強握著小手。咳咳,周軒在桌子底下踢了歐強一腳,適可而止,慢慢來。

錄音筆又被拿出來,蘇芳菲興沖沖問,「周軒,你一夜暴富成了百萬富翁,請問這麼多錢,你會怎麼花呢?」

「吃飯時間不談工作,蘇記者,咱們邊喝邊聊。」歐強打斷對話,替周軒解圍。

蘇芳菲連忙擺手,皺眉道:「不行,我的酒量很差的,喝一點點兒就臉紅,要是醉了,可怎麼採訪啊?」

哥倆又是神秘一笑,太好了。

「明天就是新聞發布會,憑咱倆的關係,我可以讓你問五個問題,急什麼,留點懸念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五個?」蘇芳菲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。

「對,少了嗎,那就十個!」周軒大方道。

「周軒,你是我的偶像!」蘇芳菲激動的大喊。

唉,歐強微微嘆氣,傻大姐一個,智商偏低,對付這種人,毫無壓力啊,缺乏成就感。

肉片菜等很快上桌,每人面前四瓶啤酒,蘇芳菲嚇得捂住小嘴,「啊,這麼多啊,我可喝不了。」

「喝多少,算多少,隨意就好。」周軒和氣道。

「好吧,那你們可不許灌我酒啊。」蘇芳菲崛起小嘴巴。

當然!

「蘇記者,看你聰明漂亮又勤奮,在單位應該很多人嫉妒吧?」歐強問。

「嘿嘿,怎麼說呢,都是同事,我也不是特別在意。」蘇芳菲呲牙一笑,算是默許了。

「真是大度,來,我敬你一杯!」歐強舉起酒杯。

「我可喝不完。」

「剛誇你這人爽快,怎麼喝個酒磨磨唧唧的,來,來,幹了!」

「好吧。」

蘇芳菲皺著小眉頭,品茶似的滋溜滋溜的喝,倒也喝完了一杯。

「芳菲,不打不相識,為了我們的友誼,咱們干一杯。」周軒也舉起酒杯。

這話說的太虛了,就連周軒自己都不相信,更何況面前的蘇芳菲,她之所以過來,就是認為周軒害怕了,也想得到更爆炸的新聞。

「不能再喝了!」蘇芳菲連連擺手。

「怎麼,跟歐強能喝,我就不行了?」

「好吧。」

滋溜滋溜,又是一杯下肚,真跟她說的一樣,臉紅了,眼神也有點迷離。

呵呵,好酒量,周軒和歐強一起豎起大拇指。

「為了我們三個的一見如故,來,再干一杯!」歐強舉杯。

「真的不能喝了。」

「不給我面子!」

「好吧。」

蘇芳菲越來越勉強,腦袋越來越暈,咳咳,腦袋暈的是周軒和歐強。蘇芳菲面前四瓶啤酒都空了,只是臉紅了眼迷離,但一點醉的意思都沒有!

這也叫不能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