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099章 頑強的女記者

第099章 頑強的女記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64

副校長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,閆平川臉色陰沉,問道:「通知保衛部了嗎?」

「通知了,正在趕來!」

隨著一陣嘈雜的腳步聲,幾十名記者們紛紛湧入辦公室,二話不說,開始拍照,閃光燈爆閃不停,大家都往前擠,話筒伸得長長的。

「諸位記者同志,不經允許進來,沒禮貌吧!」閆平川穩如泰山。

都想得到第一手資料,誰也沒在意這個問題,一名男記者等不及,伸長脖子高聲問:「閆校長,臨海大學作為直屬高校,為何選擇一名學生來題字,是不是太過草率?」

「閆校長,聽說臨海大學近些年來全國排名持續下滑,是否校方感到危機,想用這種方式來炒作?」又一名女記者尖著嗓子提問。

「周軒同學,為何校長對你垂青有加,你們到底什麼關係,是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交易?」還是有人問到了敏感問題。

後面想到前面來,前面的想要更近,寬大的辦公桌愣是被推著向前移動了十公分,已經頂在了閆校長腹部。

「都到外面待著去!」周軒登時惱了,雙掌用力一推,擋住辦公桌前移。

「民眾有知情權,記者有採訪權,你有什麼權力讓我們出去?」一名記者不服氣的嚷嚷。

閆平川終於站起身,冷冷環顧一圈,篤定的目光所產生的強大氣場,使得記者們都閉上了嘴巴。

「沒聽到周軒的話嗎,都出去!」

「閆校長,您只需要回答我們幾個問題就是了。」一名記者不肯善罷甘休。

「無可奉告,有問題你們去教育部詢問,再次聲明,請不要影響我工作,都出去吧!」閆平川面無表情,一字一句的說道。

記者們都愣住了,這校長也太牛了吧?

此時,保安們也都急匆匆趕上來,列成一排,擋在辦公桌前,接著用力推搡,將這些不甘心的記者們,全部趕下樓去,在這一過程中,還有人差點摔壞了昂貴的相機。

「閆校長,請問」

一名帶著大號茶色眼鏡的女記者,頑強的突破保安的阻攔,再度衝進來,還想問問題。那位副校長親自上陣,顧不得避諱男女之嫌,貼身向外擋她,女記者只能退出去,又被幾名保安趕來扯下了樓。

記者的人數太多,而且很頑固,採訪不到校長和周軒,又想要採訪學生。

最後,校職員工全體出動,才把他們都攆了出去,還在正修建的大門前,加強了安保力量,嚴格檢查,只要不是學生,一律不許入校。

記者們又對著大門一通亂拍,依然不肯離去。

閆平川安排那名副校長,給主流媒體打去了電話,不要安排記者前來。再擾亂學校的秩序,就要投訴到宣傳部。

接到了上頭的電話,這些記者們才悻悻的離開,埋怨聲當然少不了,市領導見到他們也都是笑呵呵的。

今天,周軒走得格外晚,天都要黑了,才騎車離開校門,還是沒躲過去,一名女孩伸開手臂,擋在了車子前方。

咔嚓,咔嚓!

女孩拿起相機就拍照,強光讓周軒幾乎睜不開眼睛,接著,小小的錄音筆就舉了過來:「請問周軒同學,書法是你寫的嗎?一百萬的價格是不是過高?什麼原因讓你敢於收下?」

「不好意思,我還有其他事情。」周軒看都不看她,用力拎起自行車掉頭,飛快的在女記者身旁呼嘯而過。

「喂,一個問題都不回答嗎?」女記者惱羞的直跺腳。

心裡正煩著呢,沒工夫搭理你,再說了,閆校長說得很清楚,不接受採訪。周軒頭也不回,炫彩自行車快速消失在華燈初上的街頭。

回到起名館後,周軒立刻從裡面鎖上了門,也沒開燈,倒在了沙發上,這一天,還真夠累的,什麼都沒幹成,毫無意義的瞎忙。

他第一次體會到,被媒體盯上的無窮煩惱。

第二天,學校恢復了秩序,周軒這才鬆了口氣,還是閆校長有本事,這麼快就把事情給擺平了。

今天上午是合堂課,上課時間快到了,同學們陸陸續續走進教室,交頭接耳小聲談論著昨天發生的事情。

一名陌生女孩兒坐在周軒的身邊,二十歲左右,中等個頭,還留著學生頭,長著一張娃娃臉,倒是蠻可愛的。

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,哦,只有眼鏡框。

「你是?」周軒問。

「哦,我也是咱們系的,我叫蘇芳菲!來蹭堂課,這是我的學生證!」蘇芳菲連忙從兜里掏出學生證,上面有她的照片,也是這副眼鏡和這身衣服,現補的學生證嗎?

「哪個班的?」周軒隨口問。

「三班!」蘇芳菲答得很快。

「我就是三班的。」周軒皺眉。

「逗你呢,三班那是不可能滴,我是一班的。」蘇芳菲呲牙一笑,馬上改了口風。

眼神飄忽不定,多半就是在說謊,周軒裝作無心的問道:「你們班的姜靚,打籃球不錯啊。」

「啊?哦,那小子啊,仗著個頭高唄。」

不得不說,蘇芳菲反應很快,但不巧的是,沒搞清狀況,她都撞到了槍口上。周軒一把奪過來學生證,揚在手裡,「造假,還是學生證,我要是報警,會有什麼後果。」

蘇芳菲的臉色唰的一下白了,眨巴著圓圓的大眼睛哀求道:「周軒,其實我是星聞周報的記者,實習記者。我就問些簡單問題,你只要回答我就好了,求你了,拜託。」

「不好意思,這是學校的安排,你趕緊走吧。」周軒沉下臉來,這些記者真是無孔不入,連假扮學生的招數都想得出來。

「要不,就一個問題,題字給你多少錢啊?」蘇芳菲說著舉起錄音筆,周軒想起來了,昨晚在學校大門前攔住自行車好像也是她,當時也沒細看,何況今天她進行了偽裝。

「陳濤,翟剛,課堂上進來一個記者姦細。」周軒呵呵一笑。

學生們立刻轟動了,周軒又補充了一句,「你們兩個,找時間一起吃飯。」

「周軒,你還欠我們一頓火鍋呢!」陳濤道。

「加上這一回,兩頓。」

陳濤和翟剛馬上起身,一邊一個把蘇芳菲給架出了教室,蘇芳菲的表現很誇張,竟然哭了起來,乾哭,就是沒有眼淚,「周軒,你就可憐可憐一個實習生吧!蒼天啊,大地啊,實習記者不容易啊!」

「再鬧事兒,我們可要叫保安了。」陳濤恐嚇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