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098章 大事不好了

第098章 大事不好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26

第二天早上,周軒正想騎車去上學,虞江舟打來了電話。

「江舟,這麼早,有何指教?」周軒客氣的問。

「早什麼,我每天六點起床跑步。」虞江舟又說道:「說正事兒,剛才在網上的臨海日報上,看到了關於你的一條短訊,青年才俊,題寫校名,恭喜了!」

「你很關心臨海市?」周軒不解的問。

「當然,集團一直策劃在臨海市投資。上次我就是來考察的,還跟你發生了衝突,讓我對臨海市民形象的第一個感覺很差。」虞江舟開玩笑道。

「呵呵,報紙我還沒看,謝謝你的提醒。關於代理的事情,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彙報。」

「不著急,過段時間,我可能要去一趟臨海大學,咱們還有見面的時候。」

「歡迎,最好給學校也投點資金。」

「那要看閆平川對我的態度了。」虞江舟還在記仇,掛斷了電話。

臨海日報的發行量不低,只是一條短訊,不會掀起太大的風浪,周軒也沒買報紙,今天是班主任的課,不能遲到,趕緊騎車趕往學校。

剛來到學校門口,一向晚起的姜靚,出乎意外正在等著他,而且,一臉的焦急。

「靚妹,怎麼了?」周軒停下了自行車。

「軒哥,你可要挺住,麻煩大了。」

「說啊!」

姜靚講述,昨晚學校的內部網路論壇上,突然多了個匿名帖子,題目就叫百萬買來的校名題字,震驚!題字者是校長的私生子。

帖子揭秘,周軒題字,學校給了一百萬酬金。而且,周軒實際上就是閆校長的私生子。

「這是造謠啊!一百萬,我還用騎自行車嗎?再說了,我跟閆校長哪裡像,怎麼就成了私生子。」周軒相當的憤怒。

「你要這麼說,還挺像的,都挺帥。」

「別鬧了!後來怎樣?」

「帖子早就被管理員刪了,但這件事卻被傳開了,我也是剛剛聽說,就在這裡等著告訴你。」

「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還真就不信了,他們能把白的說成黑的。」周軒來了犟脾氣,騎車進入了校園。

氣氛明顯不對勁,學生們都躲著他,臉上的神色古怪,百萬巨款,私生子,這些字眼非常博眼球,學生們都覺得酸溜溜的,只能恨自己沒出生在好人家。

進入班級,昔日熱情的同學也開始變得冷漠,一直坐在周軒身邊的女生,乾脆調換了座位,高攀不起。

周軒也不說話,沒來由的謠言,早晚會被戳破,時間能解決一切問題。

上課了,班主任劉玉芬走上了講台,拉著臉道:「各位同學,你們都是大學生了,應該有是非曲直的判斷力,不信謠、不傳謠是一項基本素質。昨晚校園論壇上關於閆校長的帖子,純屬無稽之談,校方已經報案,誰發布的,趕緊自首,爭取原諒。」

下面鴉雀無聲,周軒卻鬆了一口氣,班主任的話里不難聽出,此事已經引發了校方的高度關注,至少老師們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其它班級的授課教師,也都說了跟劉玉芬差不多的話,學生們對此半信半疑,卻不能不珍惜學籍,倒是很少再有人公開議論此事。

周軒以為閆校長會找他,結果沒有,宰相肚裡能撐船,對於這種傳聞,他是不屑一顧的。倒是裴勝男把他找了過去,必須繼續補課。

「裴老師,你的眼神告訴我,你還有其他目的?」周軒笑問道。

「我的嘴嚴不嚴?」裴勝男笑著反問道。

「當然!你替我保守了不會英語的秘密,至今沒人知道。」周軒點頭。

「嘿嘿,那你告訴我,帖子上說的事情是不是真的?放心,我發誓絕不對外說。」

「你想哪兒去了,我跟閆校長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。」

「可他確實很照顧你。」

「那也說明不了什麼,好姐姐,別亂猜了,要是我真得了一百萬,保管分你一半。」周軒皺眉道。

「我可是聽說,閆校長早先就是臨海市人,有這樣的父親,私生子也沒什麼,前途一片光明啊!」裴勝男又說。

周軒哭笑不得,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裴勝男,竟然也有這種小女子不切實際的幻想。

確認周軒既不是私生子,也沒得一百萬,裴勝男還有些小失望,補習功課依然照常進行,周軒幾次想提考研報名的事情,到底沒敢開口,煩惱已多,再挨幾巴掌就更不值了。

關於閆校長和周軒關係的謠言,被學校給壓下了,然而,幾個有影響力的自媒體,為了吸引關注,轉載了這篇據稱是來自臨海大學內部的帖子。

此事在社會上快速的發酵,掀起了一場浩大的輿論風暴。

不能不讓人懷疑,一個還沒走向社會,前途尚無定論的大學生,有什麼資格為一類大學題寫校名?貓膩,一定有貓膩!

臨海日報對周軒的報道沒什麼轟動,相反,這篇帖子,最終還是引起廣大媒體的格外關注。

校方還是處置不利,讓事態最終失控了,問題當然出現在閆平川的身上,他對此根本沒當回事兒。

兩天後,閆平川將周軒叫到了辦公室,很認真的說道:「周軒,社會上出現了很多流言蜚語,不要太介意,總有一些人,唯恐天下不亂。」

「我懂,一定不會受干擾,繼續專心於學業。」周軒點頭。

「還有,不要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,言多有失,這些人可都是雞蛋裡挑骨頭的高手。」

「嗯,起名館的生意我都暫停了,絕不給您添麻煩。」

兩人正說著話,辦公桌上的座機響了,閆平川接起來一聽,臉色變得非常難看,惱怒道:「亂彈琴,這裡是什麼地方,怎麼放他們隨便進來,不接受採訪,安排他們趕緊離開。」

接著,閆平川就重重的放下了電話,對周軒道:「先別走了,外面來了幾十家媒體,這些人喪失了基本的判斷力,連這種事情也會輕信。」

看周軒有些神色緊張,閆平川笑了笑,給他沏了杯茶,又安慰道:「周軒,才高遭妒忌,自古有之,但是,我們不能因為這些,就放棄了努力。」

肺腑之言,周軒感動的點頭,剛喝了一口茶,屋門就被撞開了,進來一位滿臉淌汗的副校長。

「閆校長,不好了,沒攔住,那些記者強行跑到樓上來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