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093章 嚴師出高徒

第093章 嚴師出高徒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4-27 07:12  字數:2495

蒸蘿卜半個,菊花茶一杯,每日晒太陽半小時,勻速行走一個小時。

蒸蘿卜可以疏胸順氣,菊花茶能夠敗火,而走出家門在陽光下散步,則可以掃去心頭霧霾,讓人增添活力。

「越說還越邪乎了,還會開藥方。」裴勝男苦笑,無所不能,快成全才了。

「都很簡單,這些東西吃了也沒什麼壞處,我試試看。」裴亞茹卻表現的很有興趣。

「阿姨,心病才是最可怕的,如果心裡總是揣著塊大石頭,身體怎麼會好?過去的已經過去,雖然曾經深深傷害過你,但卻只有一次,現在翻來覆去傷害你的,恰恰是你自己。」周軒勸說。

裴亞茹不斷點頭,跟年輕人說說話,也感覺好了很多,又給周軒倒了一杯白開水。

每天裴亞茹都有午睡的習慣,今天等著周軒也沒睡,神色有些疲憊,她睡覺很輕,一旦被打擾就再也睡不著。

裴勝男乾脆帶著周軒去自然森林公園去溜達。隔一條馬路便是,公園對外免費開放,環境清幽,在城市中實在是很難得。

然而,周軒卻沒有心思欣賞美景。中午還沒吃飯,騎了兩個多小時的自行車,又聊了好大一會兒天,一杯接一杯的喝白開水,周軒餓的是前心貼後心,忍不住問:「裴老師,有什麼吃的嗎?」

「我買菜了,等媽媽睡夠了,回去做給你吃,今天你有口福了。」裴勝男在一塊石頭上嘿嘿吼哈做伸展運動,好像永遠不知道疲憊為何物。

午睡怎麼得一個小時,做飯也需要時間,周軒建議道:「我看路邊也有幾家餐館,要不先去簡單吃點墊墊?」

「就這一會兒就堅持不住了嗎?」裴勝男豎起眼睛,但她的肚子也不爭氣的響了起來,「我媽不喜歡我在外面吃,算了,你等著,我去小超市給你買點吃的。」

「謝謝裴老師!」

周軒感激不盡,連忙掏錢,裴勝男卻擺手不要,說花不了多少,學生沒工資,自己留著吧。

真是好老師,不愧是裴亞茹一直強調的名門之秀。

很快,裴勝男回來了,手裡只有一包薯條,還是小包的那種。嘩啦撕開,一邊招呼周軒一起坐下,自己卻先吃了起來,「吃吧!」

「就這點兒啊?」周軒失望道。

「簡單墊墊,要不吃不了飯了。」裴勝男說著又往嘴裡塞了一根,再不吃就要被她吃光了,周軒無奈的也伸手取了一根。

「這東西,高熱量的垃圾食品,得少吃。」

裴勝男嘴裡這麼說,下手速度很快,一根接一根,周軒沒吃多少,袋子已經空了,最後一點渣也被她倒嘴巴里。

「裴老師,也沒買瓶礦泉水?」周軒又問。

「跟自來水什麼區別,一瓶就要兩塊錢,忍忍吧,回去有你喝的。」裴勝男又開始做旋轉運動,一刻都不閑著。

小氣!

特別小氣!

周軒暗自嘆息,不過轉念一想,母女倆相依為命,收入也不高,可支配的金額少,手頭就會緊一些。

何況人家裴勝男如此的坦然,或許還認為自己很大方。

但是,作為老師,裴勝男真的很負責任,這個時候還在提問周軒功課,回答不上來就是一巴掌要落下來。

周軒立刻跳開,在這一刻,他愛上了這個公園,地方寬敞啊,老師打人時可以躲開。

「臭小子,你給我站住,讓我打一下!」裴勝男惱道。

「體罰學生不可取。」周軒才不傻,撒腿就跑。

「讓你先跑百米!」裴勝男自信的叉腰站立,隨後一陣旋風似的在後面追了過來。

周軒用盡全力奔跑,但裴勝男速度更快,在這個體育特招生的身體里,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能量,很快就被追上。

腦袋後背還有屁股都挨了巴掌,噼啪作響。

「裴老師,以後能不能改改動手的壞毛病?」周軒表示抗議。

「嚴師出高徒!」

裴勝男又揚起巴掌,周軒實在是忍受不了,轉身握住她的兩個手腕,高高舉起,惱道:「你力氣大,打人很疼的,要是女生肯定會被打哭。」

裴勝男高舉著雙手,還不認錯,雙腿開始行動,把周軒的褲子都給踢髒了,「所以,我從來不打嬌氣的女生。」

打不著周軒更激發裴勝男鬥志,居然使出了最狠戾的一招,抬膝蓋頂向他的襠部。周軒大吃一驚,這麼做會把人踢廢的,雙腿猛然一夾。

裴勝男乾脆趁勢將另外一條腿盤上去,靠近用自己的頭去撞周軒的腦袋。

瘋丫頭,假小子!

裴勝男一定是平頭哥蜜獾托生的,不是在打架,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。周軒忍無可忍,將她往旁邊草叢一扔,裴勝男終於嚇得尖叫起來,卻拉住周軒不放。

兩人倒在草叢上,男上女下,裴勝男的雙手還被周軒壓在頭頂。

「以後還打不打人了?」周軒質問,卻看到裴勝男臉紅了,這才發現兩人姿勢太過曖昧,翻身坐起來,一臉尷尬。

「那個,我媽要醒了,回去吧。」

裴勝男紅著臉站起來,打掉衣服上沾著的草土,頭也不回的在前面快速走,周軒得用小跑才能跟得上。

「都沒吃午飯啊,勝男,你也不跟我說一聲,會餓出胃病來的。」裴亞茹的疑病症又犯了。

「馬上去做!」

裴勝男立刻鑽進廚房,叮叮噹噹開始做飯,接連有鋁盆筷子掉在地上的聲音傳來。裴亞茹苦笑搖頭:「這孩子,毛躁。」

「有點兒。」周軒順著話說。

「周軒,罰你今天增加一百個單詞量。」裴勝男舉著大菜刀恐嚇。

「還不去做你的飯。」

裴亞茹嗔道,又小聲問周軒:「勝男今年也二十四歲了,你看她什麼時候能嫁人?」

這是每個母親關心的事情,周軒都要豎起耳朵傾聽,不知怎的,已經被裴勝男聽去了,一邊嚼著切下來的西紅柿,一邊嘟囔:「媽,追我的人多了去了,我不是想找個有錢的嘛。有車有房有存款還有愛心,把你當親媽供著。」

唉,沒想到裴亞茹一聲長嘆,眼圈紅紅的,「只要你過得好,媽不給你們添負擔。媽也想你找個有錢有權的,但誰能保證一輩子富貴?還得找個真心對你好的,哪怕是吃窩頭也願意讓你吃第一口的。」

「現在窩頭比饅頭貴,媽,你這是口是心非,我要找個窮的,你又得說我玷污高貴的家族榮耀。」裴勝男反駁。

「周軒,你今年多大了?」裴亞茹突然問。